首页 小说资讯

桃花深处有人家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小说大结局

时间:2020-11-15 10:27:11分类:都市异能

生活阅读网最新更新《桃花深处有人家》,本章内容为第10章 秦子洛的恐慌和第11章全文阅读页,桃花深处有人家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尽在生活阅读网。

开始试读《桃花深处有人家》by茶茶:

桃花深处有人家秦子洛的恐慌免费试读

当秦子洛第一眼看见白轩的时候便爱上他了。

她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好看的男子,一袭白衣,深邃的眸子和好看的轮廓,纤长的手指摇晃着那把精致的扇子,直直摇到她心里去。

他的一举一动都是那么迷人,那么优美。

她甚至觉得白轩和嫂子吵架的时候也是那么帅气逼人,不同凡响。

那日起,他便在她的心里深深地扎下了根。

她时时刻刻想着他,念着他,心里既酸有甜。

心酸的是他们差距那么大,他那么优秀,家境有那么好,根本不可能会看上自己。

心甘的是原来我喜欢的人是这么英俊,只要是能想着他,她就觉得很幸福。

她不断地提醒自己,她们之间是不会有任何希望的,因为大哥和白芷便是最好的例子。

可是心里还是忍不住想他。

今日再次见到他,还是那么让她心动,他被嫂子奚落后狼狈的样子让她的心狠狠地疼。

当她看到他身边那个穿得花枝招展的女人,心里的嫉妒就像是熊熊的烈火,快要把自己化为灰烬,于是便口不择言言地骂道,

“狐狸精,就知道勾引男人。”

当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终于明白,我这辈子是逃不掉了。

看到嫂子沉浸在莫名其妙的快乐里,她偷偷地溜掉了。

秦子洛拼命地跑,才追上白轩和那个叫如花的女人。

远远的,她看见如花的前胸正贴着白轩的手臂,两人亲昵地并肩往前走着。

不知哪里来的怒火和勇气,秦子洛跑上去硬生生地掰开白轩和那女子,狠狠地扇了那女人一巴掌。

那女人一脸惊恐地望着秦子洛,而白轩一时反应不过来,呆住了。

本来只是想跑上来远远地看一眼白轩,即便自己和他没有可能,就算是远远地看着也好,可是秦子洛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动手打了那个女人。

秦子洛也被自己吓住了,从来不知道自己还有这么可怕的一面,便转身逃似的逃离了现场,身后传来那个女人嘶吼和咒骂的声音。

秦子洛回到家把自己锁在屋子里,直到迟小小喊了好多次才开门。

一见到迟小小子,秦子洛便大声地哭了起来,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眼泪就是不住地往下流。

迟小小拉着秦子洛坐在床上,不断的抚着她的后背,小心地问道,

“子洛,今日你是怎么了,刚才在集市上一眨眼便不见了你的踪影?怎么现在又一个人躲在屋子里哭呢?是出了什么事儿吗?可以跟嫂子说说吗?”

秦子洛摇摇头,她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只知道,她现在很害怕,害怕这个陌生的自己,不受控制。

“嫂子,我真的好害怕,特别害怕。”

秦子洛破碎的声音有些颤抖,迟小小耐心地抚上我的脸,“子洛,你害怕什么,你跟嫂子说。”

秦子洛不能说,也不想说,白家就是我们秦家的敌人,迟小小那么恨白轩,她绝对不能告诉她我爱上了白轩。

秦子洛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渐渐地止住了哭声,直至迟小小离开了屋子。

秦子洛一个人躺在床上,静静地想着今日所发生的一切,觉得恍如梦中,平日里自己顶多也就是和二嫂顶嘴,从未想过,自己既然会变成那个样子。

这一天下来竟恍恍惚惚的,不真实的感觉。

迟小小不知道秦子洛遇见了什么事情,问她也不说,只是止不住地哭,她心里焦急得很,只能尽可能地安慰她。

本来迟小小的赚钱大计需要秦子洛的打下手的,可是现在看来,也只能靠她自己了。

接下来这几日里,她首先得制作出一批质量好的口脂,拿去青楼给姐妹们看过,尽力争取能得到她们的肯定和信任,然后在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劝她们批量订购,日后就不愁自己的口脂卖不出去了,哈哈哈。

迟小小高兴得笑出声来。

秦子洛这个样子,迟小小便只能自己一个人上山采了许多桃花,拿回来做了碾碎了,做成口脂。

因为担心秦子洛,迟小小又去看了她几会,秦子洛都是看着窗外发呆,也不知道再想什么,叫了也不爱搭理人。

迟小小便不再喊她,任由着她去了。

这一天下来迟小小真的是累到发慌,终于回到屋子里坐下来,沉沉地透出一口气。

拿出今日做的口脂,往唇上抹上一些,抿嘴,晕开来。

迟小小盯着镜子,貌似这次做的口脂比上次好了许多,不单是成色上,上唇之后感觉比以前滋润了许多,心里不由得高兴了起来。

这样的口脂简直就是上品中的上品啊,迟小小相信青楼的姑娘们绝对会爱不释手,不禁又得意了几分。

想起今日秦子洛的样子,心里又担忧了起来,便对秦子修说道,

“夫君,今日我和子洛去了一趟集市,子洛从集市上回来,便自己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哭个不停,也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儿了。”

秦子修听了,笑了笑,“子洛她平日里和你是最亲的,我一个大男人,她哪能和我说真心话呢?俗话说,长嫂如母,你去和她说比我去的好。”

秦子修朝迟小小招手,示意她坐过来,迟小小急忙擦去唇上的口脂,走过去坐在了床上,

“我今日也想和她聊,可是她不想说,我便不问了。”

秦子修望着迟小小,温柔地说道,“那就由她去吧,有些事情她也该自己去面对了。”

迟小小帮秦子修把被子拿出来,整理好,盖在他的身上,不禁笑了。

她发现秦子修最近对自己温柔了许多,不似以前那样忽冷忽热的,叫人怪害怕的,有时候倒还挺讨人喜欢的。

这个偷来的相公真是越来越讨人喜欢了,心里不禁有点小窃喜,做事的手也快了起来。

突然,秦子修伸手搂住了迟小小,眼睛直直地望着迟小小的嘴唇,就像要吻上来一般,手轻轻地抚上迟小小的唇,暧昧的揉搓着。

秦子修冰凉的指尖碰到迟小小的唇的那一瞬间,迟小小的心不由得颤了一下,猝不及防的有点慌乱。

迟小小极力控制住内心的慌乱,安静地坐着,等待着秦子修更进一步的动作。

秦子修貌似有些着急了,研究般地看着迟小小的唇,那眼神就像如临大敌似的,手里的动作也加重了些许。

迟小小被秦子修撩得心里痒痒的,头也晕晕的,只见他还是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便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迟小小一个抬手,一个俯身,便轻易地把秦子修推倒在床上,灼热的气息扑在他的脸上。

秦子修似乎和迟小小的唇有仇似的,狠狠地摸了几下,也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被这个女人压在身下了。

秦子修用力擦了擦迟小小的唇,有些急躁地说道,“娘子,你这唇上的口脂怎么擦不掉?”

迟小小就像被人浇了一盆冷水,从头冷到脚,不解风情。

迟小小有些生气,一把推开秦子修,起身侧过去,掩盖了红的像猴屁股的脸,原来是自己想太多了,人家根本没有那个意思,便有些气呼呼的说道,

“这证明我心做的口脂多好,上唇不轻易褪色,绝对的上品。”

秦子修噗嗤一声笑了,不知道迟小小怎么突然语气就变了,也不知道她是哪里不如意了,便说道,

“小小,你这是怎么啦?刚才还好好的呢。”

便要去拉她的手,迟小小打掉他的手,气嘟嘟地喊道,“没事,我要去休息了,明日一大早还要去桃花馆呢。”

秦子修惊讶道,“桃花馆?那个不是青楼吗?你去那种地方干什么啊?”

“我今天做了许多口脂,想拿去桃花馆给那些姑娘看,这样我们就可以多赚一些银两了。”

秦子修神情有些难看,“那种地方你一个妇道人家如何去得?况且口脂为什么非要卖给那些青楼女子呢?”

迟小小听到秦子修说那些青楼女子,心里便有些不大爽快,毕竟那些女子都是她曾经的姐妹,自己也曾是青楼女子里面的一员,你瞧不起她们就是瞧不起我,

“相公,难道你也跟其他人一样,看不起青楼女子吗?你以为她们自己喜欢那种地方吗?他们为什么这样?还不是被这个世道,被生活所压迫,但凡她们有得选择,怎么会留在那种地方?”

迟小小说着便激动了起来,秦子修倒是一头雾水了,他并没有说青楼女子怎么样啊,她如何这么大的反应,好像在维护什么一样,倒也是怪了,

“我没有看不起那些女子,只是觉得你一个妇道人家去那里终归是不好,我是怕外面的人会嚼舌根子,传到爹娘耳中。”

迟小小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的坐着。

秦子修见迟小小不动作,也不言语,罢了罢了,“你想去也行,不过自己一个人要小心一些,遇事儿也别冲动。”

迟小小终于笑了,高兴地去搂住了秦子修的脖子,亲了一口,便跑回自己的地铺上去。

迟小小觉得她最近和秦子修的相处越来越像夫妻了,秦子修也一概以往的态度,那离真正的夫妻就不远了吧,心里不禁有些小

桃花深处有人家秦子洛的恐慌免费试读

迟小小备好所有的东西,打算去桃花馆的时候,不料秦子修却说他要陪迟小小一起去桃花馆,迟小小一脸疑惑,

“可是你的腿不方便,这样你会很辛苦的,你还是呆在家吧,我一个人去就好了。”

秦子修指着床边的拄杖说道,“前几天我叫二弟帮我做了一个拄杖,刚好今天可以和你出去试试,总不能一辈子都呆在家里吧。”

秦子修说着便要自己撑起身子下床来,迟小小赶紧过去扶住了他,帮秦子修拿来拄杖,但是心里还是很担心他,

“可是,你过去都不喜欢出门的,今日怎么突然就想出门了呢?”

迟小小还是不太想他陪自己出门,平日里他最不愿意出门,肯定是因为不喜欢路人同情和不屑的眼光,如今却要出门,去面对他最不愿意面对的事情,心里便有些不舒服。

秦子修的眼神看不出任何端倪,神情自若地说道,

“在家里闷了那么久,今日就是想出去走走,刚好我也没有去过青楼,今天就陪你去一趟,顺便看看那里有没有什么美丽的姑娘。”

迟小小噗嗤一声笑了,这个人,还有心思开玩笑呢。

迟小小不禁鼻子有点发酸,他肯定是担心自己一个人去青楼会遭人非议,才提出要和自己去桃花馆的。

可是他不知道自己就是从青楼里出来的,熟门熟路的,没有啥可怕的,那里的每一个人她都无比熟悉,便配合秦子修笑着说道,

“好啊,相公,你这是寂寞难耐了吗,那你今日去了之后可要睁大眼睛了,青楼里的姑娘美着呢,小心被勾了魂儿。”

秦子修一听,却也笑了,打趣道,“你怎么知道青楼里的姑娘美?说的好像你去过似得。不过,我倒是听人说青楼的女子也就是平常女子的姿色,不过是浓妆艳抹后看起来顺眼了些许而已,有些姑娘卸了妆还比不上寻常家的姑娘呢。”

迟小小笑得花枝乱颤,没想到秦子修对青楼的认识是这般,相公,那是你没有看到牡丹姐姐和我。

我们两人可是青楼里的台柱子,可以说是方圆十里都没有一个姑娘是能比得上我们的,心里不由得有些小自豪。

迟小小对着秦子修笑着说道,“那是你没见过美的。”

两人就边说边准备了起来,一切事物备好之后便一起出了门。

迟小小心里高兴得很,第一次和秦子修出门,仿佛有一种向全世界宣告她有男人了一样。

好像以前她没有丈夫似的,出门的时候不由得胸都比以往挺得直了,精神都比以往好了许多。

她可是一个有夫君的女子了,再不是那个流浪的桃花了,她再也不会孤孤单单了。

秦子修长得清秀白皙,穿着一起白衣,气质绝佳,而迟小小经过这几个月的锤炼,倒是消瘦了不少,身形也有了很大的变化。

再加上知道和秦子修一起出门后,她还特意去打扮了一番,看起来倒是别有一番风情。

迟小小左手挎着篮子,右手挽着秦子修,两人并肩走在一起,咋一看倒像是刚刚新婚的小夫妇一般,如漆似胶,叫人羡慕得紧呢。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秦子修身旁的那根拄杖,看上去倒是有些刺眼。

街上的行人都盯着迟小小和秦子修两人看,似乎从来没有见到,好奇得很。

也是了,秦子修平日里不爱出门,而迟小小也改变了许多,有许多人倒是认不出来他两来了。

迟小小隐约听到人群里有人说,“你看,那男子长得真好看,白皙细嫩的,那娘子长得也挺别致的,倒是郎才女貌,就是男的是个瘸子,可惜了。”

听到瘸子这两个字的时候,迟小小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秦子修,只见秦子修眼神稍有一些变化,瞬间又恢复如常,心里便有些不舒服。

她知道秦子修还是在意别人的眼光的,便拉住秦子修停下来,对秦子修说道,

“夫君,我们还是回去吧,不去桃花馆了。”

秦子修摇摇头,笑了笑,开口说道,“娘子,既然说好了要陪你去,那我就不会半途而废,若你懂,就应该继续往前走。”

迟小小有些难过,又有些心疼,不过秦子修说得确实在理,他是一个男子汉,不可能一辈子都待在家里靠女人养着。

那样他不开心,她也不会快乐。

既然如此,何不勇敢地面对所有的质疑,即便是会发生无法预料的苦难,他们也一起承担。

终于,迟小小驱散掉心里的不安和难过,挺直了胸脯,挽着秦子修的手,坚定地往桃花馆的方向走去,不再回头。

他们终于来到桃花馆,看着桃花馆的匾牌的时候,迟小小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兜兜转转,她还是和桃花馆脱不了干系。

心里却没有多大的惆怅。

当王妈妈迎上来的时候,迟小小竟有一种出嫁的女儿带着夫君归宁的感觉,心里不禁有些高兴,脸上的笑意也浓了。

王妈妈还是一如既往的,那么美,虽是半老徐娘,看上去却别有一番韵味,只是相对比其他的姑娘就逊色了些许。

王妈妈堆着笑脸走上起来,伸手拦住迟小小和秦子修,说道,

“哟,两位客官,且留步,这里可是青楼,你们夫妻可不能一起进去,要不,小娘子,你就在外头等着,让你相公可以进来?”

死鬼王妈妈,还是那么爱开玩笑,一点儿也没变。

迟小小感觉到秦子修的身体紧绷着,丝纹不动,便转头瞧了一眼秦子修,只见秦子修神情严肃,好似遇见了莫大的敌人一般,眼神犀利的很。

不由得噗嗤笑出了声,想不到这个男人竟有这么可爱的时候,感觉到很是意外,便用手握住秦子修的手,示意他不要太过紧张了。

他们是来做生意的,又不是来嫖娼的,紧张什么呢?

“王妈妈,我们夫妻并不是来这儿玩的,我们是来和你谈一笔买卖的。”

王妈妈倒是疑惑了,“你如何知道我是王妈妈?”

迟小小笑容有些僵硬,糟糕,一来就说漏嘴,该死,便谄媚地笑着说道,“哟,大名鼎鼎的王妈妈,您可是我们这一带有名的,谁还不知道呢。”

王妈妈听到迟小小夸自己,便稍稍有些得意了起来,

“那是,那你且说你们夫妻想和我谈什么生意?我这青楼除了那种生意,还能有哪一种可以谈的?”

王妈妈说着便狡黠一笑,看着秦子修,“若是官人你什么时候想来我们这谈谈那种生意,我倒是能给你介绍一个模样好的。”

秦子修一听,耳根子一下子便红了,别过头去,不愿意搭理王妈妈。

王妈妈倒是有些不得趣儿了,也不言语了。

迟小小一看气氛有些僵硬,便立马上前拉住王妈妈的手,

“哎呦,王妈妈真的是太爱开玩笑了,我们今日来和您谈别的生意的,保证您会喜欢的,我们能否进去谈呢?”

王妈妈把脸拉下来,故意大声说道,鼻子一哼,“你进去倒是没有问题,只是我怕有些人是不愿意进去呢,心底在嫌弃我们呢。”

迟小小赶紧拉了一下秦子修的袖子,让他别表现得太明目张胆了,稍微笑一下,就算是假笑也好啊,又笑着和王妈妈说道,

“哪有,我们夫妻都是诚心诚意来和您谈生意的,您且带路吧。”

王妈妈朝秦子修一哼,便扭着腰肢走进去了。

迟小小见王妈妈走进去,便急忙扶着秦子修,边走边说道,

“相公,你别拉着个脸。你这样,谁还愿意和我们做生意的。你若是心里过不去,只要这么想,我们是来做生意的,又不是来嫖娼的,心里便会舒坦许多。”

迟小小扶着秦子修急忙追上王妈妈,迟小小看着桃花馆里的一切,竟然一点儿也没有改变,还是原来的样子。

迟小小仔细的看着桃花馆里忙忙碌碌的人,大家都也是原来的样子。

芍药还是那么天真可爱,如花还是那么妖艳,樱桃还是那么高冷,看到小厮小宋正在忙碌地给个人斟茶的背影,不禁有些感概。

想当初,自己是很满意小宋的外貌的,只是他太穷了,所以她才没有看上他,只是如今和秦子修对比起来,小宋也就是一般的货色啦。

迟小小想当初没有答应小宋果然是明智的选择,否则她就不会死在白轩手里,也就不会有秦子修这么帅气的夫君,不禁得意地笑了起来。

身侧的秦子修看着迟小小诡异的笑容,越笑越大声,是在不明白迟小小为什么这么喜欢青楼,能笑得这么开心,便忍不住问道,“娘子,你笑什么?”

迟小小的灵魂终于感应到秦子修的呼唤,回过神来,咬咬牙忍住笑意,用力地摇了摇头,便继续往前走。

迟小小东张西望,怎么回事,牡丹姐姐呢?怎么没有见到她呢?难道说她从良了?

以前她老是跟自己说要嫁一个平凡的人家,了此一生,难道她真的嫁出去了?

那自己怎么和她道歉,还有去哪里报答她?

阅读全文
桃花深处有人家

桃花深处有人家

桃花本是花魁牡丹的贴身侍女,用尽了各种手段挤掉牡丹当上花魁,刚被选为桃花馆的花魁还未满两个月,正享受着功成名就带来的喜悦,眼看就要麻雀变凤凰,不料却在逼婚富二代的时候不慎摔下阁楼死了,再次醒来,成了又丑又无脑的肥婆迟小小,真的是气得抓狂,家里有一个帅气的瘸子丈夫,粗鄙的叔叔婶婶、年少的妹妹与年老的父母,叔叔婶婶欺压嫌弃迟小小夫妇,妹妹又和叔叔婶婶抬杠,家里可谓是乱七八糟和一贫如洗。无奈,丈夫是个不中用的,想要生活过得去的话就只能靠她自己了,

都市异能|茶茶

小说详情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