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资讯

娇妻难宠最新更章节 大结局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0-11-15 09:51:22分类:现代言情

生活阅读网提供了蜉蝣创作的小说《娇妻难宠》干净清爽无错字的文字章节:《第17章 金清又来?》在线阅读。

娇妻难宠

推荐指数:8分

《娇妻难宠》在线看

娇妻难宠文里主角很可爱也很傻(真傻),娇妻难宠整篇文都很甜,甜到发腻的那种。没有大阴谋没有大反派,蜉蝣从头到尾都是甜甜甜:

娇妻难宠金清又来?章节试看

三儿还是有点变化的,比如她不怎么怕冷清凌了,这要得益于冷清凌那个每天都不会放弃的早安吻跟晚安吻,习惯成自然,三儿已经对这个两个吻没什么太大的想法了,按通俗一点的说法就是三儿的吻技有所提升,但是三儿没主动过,冷清凌也对这一点没什么确定的感觉。

这样子的生活冷清凌满意了很多,脸上的笑容自然也逐渐增多了起来,张芳打的事情在三儿旁敲侧击几次之后,冷清凌叫人事给张芳打了电话,直接就变成了空降的人事部长,还是总公司的。

冷清凌不怀疑三儿的认人能力,但是手下的人才也是多,不在意少了一个还是多了一个,张芳得了这个工作自然是眉飞色舞,两个人的关系也迅速的变成了好闺蜜,按照罗杰的话说就是,要是三儿跟他一起掉进水里,自己这个老婆一定二话不说先去救三儿。

当然说这话的罗杰被张芳一顿猛锤:“你都会上天还下不了海了?”

罗杰无从反驳,只能哀怨的看着三儿,三儿自然是不会理会这对儿活宝的,罗杰也依旧当着他的司机,三儿倒是提过让他直接做冷清凌的保镖之类的,但是被罗杰拒绝了,罗杰的身份实在是不适合出现在任何一个层面,一个出租车司机就挺不错的。

冷清凌今天有一个十分重要的会议,本来三儿是可以去旁听的,但是三儿这几天跟着冷清凌开会,现在一想到要开会就觉得整个人都十分的牙疼,于是就拒绝了冷清凌,说是要自己去逛街,等他开完会在回来找他。

冷清凌自然是同意了,三儿难得提出了什么特别的意见,于是冷清凌十分顺利的就同意了,还直接把自己的信用卡直接塞到了三儿的手里。

两个人是包养的关系,所以三儿也没有拒绝,不花白不花的事情嘛,冷清凌进了会议室,三儿坐着电梯直接就下了楼,一出门就看到了苦大仇深的金清坐在门口之前三儿坐过的茶几旁边。

看起来是被前台拦住了,不能进去找冷清凌了。

金清的眼神当然是十分好使的啊,三儿刚出电梯就被金清直接惦记上了,三儿看她盯着自己,往下一扫,恰好就看到了冷清凌塞到三儿手里的那张信用卡。

“金灿!”金清站起身来,指甲狠狠地刮着自己的手包,昂贵的鳄鱼皮包被她抓出了几道口子,三儿心疼的砸了咂嘴。

虽然她不喜欢拿着这种包,但是谁不知道这种包就算是二手的都贵的很,况且金清的这个好像是限量款啊

“金清小姐,我不叫金灿哦,我可不配姓金这种高大上的姓氏。”三儿一步一步的走出来,由于没有化妆,这几天又是担惊受怕什么的,三儿的面容怎么看怎么憔悴。

跟浓妆艳抹的涂成了一个化妆品展示栏的金清一比,还真的不像是一个档次的人,但是这样的憔悴在金清的眼里就是另一番景象了。

在金清眼里这就是三儿跟凌庆玲睡过了啊,还是夜夜笙歌的那种,你看得多凶残才能把女的累成这样,不是说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田吗?心里不健康的思想太多,并且这么多年都没爬上冷清凌的床的金清觉得自己的心里十分的不爽。

三儿当然也不爽啊,自己这两天都快变成冷清凌的连体婴儿了,这好不容易得了个空出去逛街,怎么就来了个搅局的呢?并且这个事情也是挺奇怪啊,自己上次不是把金清都给踢晕过去了吗?怎么金家连点反应都没有呢?都没人来质问一下冷清凌什么的吗?

并且也没人来质问她,这就有点奇怪了啊,冷清凌就算了,人家好歹是大总裁呢,G市第一人嘛,但是自己可不算是一个有背景的人啊?

“鬼才知道你现在叫什么!”金清尖叫了一声,手中的包直接对着三儿的脸就扔了过去,三儿急急忙忙的躲开了。

这么多年了,金清还是像之前那样没什么脑子,怪不得一直都爬不上冷清凌的床,三儿皱着眉心想。

“你这个贱人,快离开我凌哥哥!”金清的声音真的是一如既往的尖锐啊。

三儿摸了摸自己的耳朵,她真的跟这个金清斗不下去啊,这也太笨了些,就算吵架吵赢了都没什么成就感啊,打架就更不用说了,金清算什么,三儿好歹是学过几天女子格斗术的人啊。

“你叫他凌哥哥?”三儿狐疑的问了一句。“那个啥,你凌哥哥在楼上开会呢,你可以在这里等他下来,我现在就离开你的凌哥哥,你别跟我闹啊。”三儿笑眯眯的说了一句。

张良在刚才就已经得了冷清凌的消息在楼下等着三儿出来了,作为冷清凌十分私人的助理,张良可以说是万能的了,自然也包括去接送三儿去逛街买衣服,亦或者去些什么奇怪的地方。

“老板娘,咱们出发吧。”张良进了门对着三儿恭敬的说了一句,对着像是泼妇骂街一样的金清熟视无睹。

虽然被老板娘这样的称呼雷了一下,但是三儿也乐得让金清吃瘪,顺手把金清的包捡起来丢到垃圾桶,就趾高气昂的走了出去。

把那个包丢了纯粹是想恶心一下金清的,三儿就不信金清会让她赔,就算让三儿赔,三儿也会直接叫冷清凌出钱的,反正咋的自己爽了就行,金清不过是一个没有段位的小绿茶,装个白莲花也装不出来。

他们这种人哪一个不是人精?所以一定程度上来说,金清也是一个十分奇葩的存在了。

“三儿,你丢东西那一手真的是帅气啊。”张良打开副驾驶的门,向三儿投去了赞许的目光。“要不是亲眼看到,我还以为你到现在都放不下之前跟他们金家的仇恨呢。”

“那都是小事情。”三儿不在意的摆了摆手。“你看冷清凌是真心悔过的吧,当年的事情也不怪我。”

娇妻难宠金清又来?章节试看

“但是金家可是G市的第二大商业家族啊。你怎么确定总裁一定会偏向你这边?”张良的眼睛微微的眯了一下,他本身就长了一双狐狸眼,这么一笑,简直就是一个十分心机的家伙。

不过张良提出的这个问题还真的是让三儿思考了一下。

“我不是很在意他是不是帮我,你也知道当年也是没人帮我的。”三儿靠在车内的座椅靠背上,整个人舒适慵懒的像是一只加菲猫,当然如果忽略掉她脸上的疲态的话,她就是真的慵懒加菲猫了。

“你都不问问我为什么现在跟在总裁身边做事吗?”张良微微的动了动手指,这是他一向老谋深算之下的一个紧张体现。

张良紧张了都不会表现在脸上的,只有他的手指会微微的动一下,来彰显他现在是有点紧张的。

三儿自然没盯着张良看,就算盯了也看不到这点微小的小动作了啊。

三儿还真的有点好奇,但是这点好奇也不是倒了非要知道的地步,于是三儿摇了摇头说:“没什么好问的,你又不是我的谁,况且觉得自己跟他关系不好,然后跟自己关系好的不能跟他好,就觉得不开心,那是小孩子的做法,唔......这样说还挺拗口的。”

张良没继续解释什么,显然三儿不太想听,于是张良重新恢复成了司机的身份,笑眯眯的狐狸眼装的像是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

“老板娘,咱们去哪儿?”

“你随便吧,我刚回来也不知道哪里可以逛。”三儿抽搐了一下嘴角,但还是放弃了纠正张良的这个称呼,毕竟自己刚才在屋里还答应了这个问题呢。

“那就去随便逛逛吧。”张良回答了一句。

堂堂的一个总裁助理,就这样成了一个私人的司机,还是随叫随到,帮着看衣服合不合适,拎包付款等等多项全能的拎包侠。

索性三儿对购物的兴趣其实并不大,反而在张良带她去的夹娃娃的机器那里驻足良久,最后还是咬了咬牙买了十几个的游戏币,开始了夹娃娃的艰苦卓绝的路途。

一百块钱的币下去了,依旧不见那个就在边上的那个娃娃掉出来,三儿有些炸毛,比炸毛更加深入的情绪是失望。

三儿对那个娃娃喜欢的紧,但是夹出来的跟在外面买的自然是不一样的,那是一只带着圆眼镜的哈士奇,做了一个拟人的动作,用爪子推了推眼镜,穿着的还是十分考究的小西服。

三儿怎么看怎么喜欢,但是令人愤懑的就是三儿夹娃娃的技术,无论夹多少次都是差的不行的那种,夹到最后,三儿已经趴在那个玻璃窗那里眼泪汪汪的跟那只狗道别了。

冷清凌来到这里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幅画面了,张良拿着几小包东西站在一边,肩膀上挎着的那个女款的小包就是三儿的那个了,而三儿则是一脸悲愤的盯着娃娃机里的那个娃娃。

冷清凌不难猜到,张良为什么没有帮三儿夹出来,大概张良在短信里说的那句“速来”就是这个意思了?张良的意思是自己帮着三儿把这个娃娃夹出来就能好感度加倍?

虽然冷清凌觉得这种娃娃花钱的话要多少买多少,可是看三儿的表情好像娃娃机里的这个更重要一点?不然旁边橱窗里那个跟娃娃机里面的那个一模一样的怎么就没被三儿多看几眼呢?

冷清凌觉得自己理解的好像是对了,于是不动声色的在一边换了二十几个币,十分稳重的走过去,一个爪下去,那个始终都没夹出来的哈士奇博士就十分顺利的顺着那个爪子,在三儿盯紧的目光中被夹了出来。

冷清凌自己也是松了一口气,没想到会这么顺利啊。但是表面上还是一副这也不是什么大事的样子,拿出那只狗,直接递到了三儿的怀里,然后拿着剩下的几个币观察了一圈,看到了一个棉花糖一样的云朵抱枕。

没想到又是几个币下去就到手了,冷清凌拿着到手的东西,一股脑的都塞到三儿怀里,三儿跟在身后,亦步亦趋的像是个小尾巴,眼睛里还带上了冷清凌久违的那种期待的小眼神。

最后的一个币,冷清凌夹上来一只浅黄色的可达鸭,贱贱的可达鸭皱着眉头,摸着自己的脑壳,怎么看怎么喜感,冷清凌拿在手里,跟在他身后的三儿十分自动的就准备接下来,全都抱在怀里。

冷清凌缩了缩手。

“是不是,得有点好处啊?”冷清凌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是手中的动作十分的明显,还直接递上了自己的脸,意思是“亲我一口,这些都是你的。”

在节操跟可达鸭之间,显然那只可达鸭更让三儿心动,她眼冒小星星一样亲了一口上去,然后直接把可达鸭也一起抱在了怀里。

报了满怀的娃娃显然让三儿无比的骄傲,在周遭的情侣走过的时候都不自觉的抬高了步子,昂起了头颅,活像冷清凌真的是她男朋友一样。

“对了,你未婚妻金清有找你,你下楼的时候看到她了吗?”三儿放慢了几步,走在了冷清凌的旁边。

冷清凌看着三儿跟自己的近距离,暗暗的对张良竖起了大拇指,三儿这边的话题还提到了金清?自己该怎么回答比较好呢?

“看到了,赶走了。”冷清凌决定还是照实说。“还有她已经不是我未婚妻了,早就没婚约了。”

三儿“哦”了一声,继续摆弄手里的娃娃,暗暗的压下了心里的小窃喜。

其实三儿现在变得也是自己都有些不懂了,她其实不是为了报复回来的,但是看到金清吃瘪她还是觉得十分舒爽的,这样的情绪其实有点不对,因为怎么说人家都是养了她十几年的人。

虽然最初的目的,跟最后的时候都没有怀着什么好意。

可是自己回来明明不是要跟冷清凌有太多牵扯的,可是现在这样算是怎么回事呢?滚床单之前的必要情感交流吗?

三儿觉得大概是这样的,毕竟自己现在好像还真的没办法跟冷清凌睡到一起去,第一自己害怕,第二冷清凌在三儿“原谅”自己之前是不会碰她的。

孩子哪有那么好怀的。

不多睡几次,万一中不了怎么办,三儿脑海里掠过了无数的想法,十分自然的就将自己那一点小窃喜冲散了。

阅读全文
娇妻难宠

娇妻难宠

金灿在自己十六岁情窦初开的时候喜欢上了冷清凌,在冷清凌被绑架的时候,自己跑出去引开了那帮刀口舔血的绑匪。幸运的是,她逃掉了,留下的是自己背后的一道刀疤,可惜冷清凌不知道。金灿不小心遗落在冷清凌身边的那块金家价值不菲的项链吊坠成了冷清凌寻找救他的那个女孩儿的线索。他找到了金家,但却认错了人,他与金灿的妹妹金清订了婚,两家都是G市有头有脸的人物,订婚这件事也不是什么难题,门当户对,恰恰好好。。

现代言情|蜉蝣

小说详情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