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资讯

桃花深处有人家小说免费试读 桃花深处有人家小说全文章节列表

时间:2020-11-14 14:58:58分类:都市异能

桃花深处有人家由网络作家茶茶所著的都市异能小说,您可以在生活阅读网免费试读第9章 冤家路窄。

桃花深处有人家这本书没有白莲花,没有恶毒女配,也没有恶毒的家人,朋友都特别好,很可爱,很仗义,主角也不是特别小白兔,也不特别拽,给人一种风轻云淡的感觉,放心,只要不是喜欢虐文的,相信你一定会喜欢茶茶哒!

桃花深处有人家冤家路窄章节试看

迟小小见秦子洛一个人呆坐着,怕她闷坏了,便拉着她来到集市上逛一逛,心情或许会好许多。

两人简单地捯饬了一番,便去了集市。

两人在集市上慢慢地巡视了一圈,迟小小发现市面上卖胭脂的还是挺多的,不过商品都大同小异,相比较之下,自己的口脂倒是犹胜一些,而面脂的话,市面上也都是那些常见的,并无稀奇。

想要把生意做得红火多赚些银两,那就必须要有比别人出色的产品或更好地销售渠道,否则这生意是断然做不起来的。

自家的口脂确实比市面上的好许多,这一点迟小小还是有信心的,那剩下的就是扩宽销售渠道了,可是要怎么才能拓宽销售渠道呢?

平日里的买的都是一些零散顾客,就算是卖得再多也不够还债,还得找到一些固定的顾客,最好还是订购一大批的,可是这样的顾客哪里有呢?

这口脂拓宽渠道便可,只是这面脂该如何才能做到博人眼球呢?市面上的的面脂都差不多,那自己卖的好,那就必须得在市面那些面脂的基础上加以创新才行,可是该往哪一方面改进呢?

迟小小倒是有些想不通了,心不禁有些烦闷了起来,便和秦子洛搭起话来,

“子洛,你平日里用的面脂是什么样的呀?”

秦子洛眼神里透露出失落和遗憾,缓缓地说道,

“嫂子,我哪里用得起这些东西,我们家那个情况能吃饱穿暖就不错了,你又不是不知,谁还敢想着这些啊,你可曾见过我用那些?”

迟小小平日里倒是没有注意到,原来秦子洛从来没有用过女孩子家该用的东西,口脂面脂这些最为寻常的东西上尚不能用。

花一样的年纪却只能看着别人花枝招展,而自己却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还真是可怜,心里不由得怜惜她起来。

还记得第一次把口脂做好之后,秦子洛欢欢喜喜地便用手沾上口脂往嘴上抹,还问她好不好看,现在想来那估计是她第一次用上口脂吧,难怪当时高兴得像个孩子似的。

迟小小突然有点难过,这个家确实欠秦子洛一个无忧无虑的少女时代,这个年纪的姑娘最容易忧愁了,今日早时便见她一个人坐着发呆。

迟小小拿起秦子洛的双手握在手心,看着她,认真地说道,

“子洛,等嫂子赚到银两,一定会给你置办几身衣裳,把你打扮成人见人爱的姑娘,保证很多男子瞧上你。”

秦子洛一脸娇羞,耳根子都红了,笑道,“嫂子,你胡说些什么呢?”

迟小小终于看到秦子洛绽开笑颜,果然是未经事的小姑娘,心里不禁也松快了许多。

其实秦子洛长得还算不错,纤细的腰肢,鹅蛋脸,就是皮肤保养得不是很好,晒得有些黑。

但是没有得意的衣服和首饰,看起来终究是寡淡了许多,咋一看,确实不如大家闺秀,但是如果仔细打扮起来的话,也未必会输给那些大户人家的小姐。

迟小小心里打定主意,她不仅要改善这个家的经济情况,她还要改变秦子洛,让她找到这个年纪该有的自尊和骄傲,找到自己的幸福。

所以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把生意做好,如此这一切便有了本钱。

迟小小正想得入神,一不留神便被人狠狠地撞了一下,手臂生疼,偏偏那人也不道歉,搂着一个女子便直直往前走去。

迟小小火气立马就撺了起来,便几步上前去抓住那人的手,一抬头,嘿,这不是白轩吗?还真是冤家路窄啊。

好了,谁叫你今日你落到老娘的手里来了,我定要你抬不起头来,狡黠一笑,便张口大声嚷道,

“哟,这不是白轩白大公子吗?方才你撞了我一下,怎的一句道歉都没有就跑了,我这手臂到现在还疼着呢。”

白轩回头看到迟小小,心里居然有些恐慌,急忙甩开迟小小的手,一脸嫌恶,躲得远远的,说道“你这女人,又想来讹我?”

迟小小以前和白轩相处了许久,也算是了解他,即刻便领会到白轩对自己的忌惮,便加大嗓门说道,

“哟,白公子,你不道歉也就罢了,如今却来推我,还说我讹你,有没有天理的?哟,疼死我了。”

迟小小说着便故意揉着手臂,夸张地做出龇牙咧嘴的表情,眼神里透出一丝痛苦,还大声***了起来,以示自己痛彻心扉,博取路人的同情。

秦子听见迟小小的叫声,便急忙走上来扶住迟小小,一脸的担忧,迟小小立马示意她自己是在做戏,秦子洛才放下心来,抬头便瞥见了白轩。

街上那些喜欢看热闹的人便凑了上来,有些对白轩指指点点,有些则在窃窃私语,生怕事情不够大,现场不够热闹似的。

白轩虽气急败坏,却不敢轻举妄动,上次就是她搞得自己一身狼狈,没想到这女人还没完没了了,这次可不能再栽她手里,需小心谨慎方可。

他知道这女人无非是想把事情闹大,让自己在众目睽睽下出丑,果真是最毒妇人心。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桥梯。

白轩麻溜地从怀里掏出银两来,二话不说,便把银子塞到迟小小手里,“这是我赔给你的。”便拉上身边的女子,急忙转身就想走。

迟小小岂会让他轻易走了,慢悠悠把银两塞放到袖口里,便上前去拦住白轩,“白公子,你以为区区十两银子就能平复的身上和内心的伤痛了吗?”

白轩莫名其妙,“秦家娘子,你不要太过分了。”

迟小小走近白轩,听到白轩身边的女子哼哼唧唧道,“白公子,你要是再不摆平这女的,我可就走了。”

迟小小转头看了一眼旁边那女子,白轩的女人可是从不间断啊,这女的长的倒也不错,咦,这不是桃花馆里的如花吗?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哟,这不是桃花馆的如花姑娘吗?”

如花面带诧异地看着迟小小,后退了一步,“这位夫人,你怎么认识我的?”

如花神情有些尴尬和心虚,毕竟正经人家女子是最仇视青楼女子,若有正经人家女子认识自己,那便是你招了她的夫君,所以被认出来可不是什么好事儿,能躲远些便躲远些。

迟小小笑了笑,“没想到啊,白轩公子的品味一直没变啊,还是桃花馆的女子深得白公子喜爱啊。”

迟小小顺势看了一眼白轩,只见白轩面露怯意,略有些尴尬,便转过头去对如花说道,

“如花,你不是说你喜欢英勇粗犷的男子,最不喜欢白轩了吗?如今怎么和他混在一起了?”

“你怎么知道?”

如花捂住了自己的嘴,糟糕,把心里话说出来了,支支吾吾道,“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如花上去拉住白轩的袖子,白轩一手甩点,没有正眼看如花。

迟小小看着白轩苍白的脸色,笑得花枝招展,嘿哟,这回你的脸可是丢大发了吧,白轩,我看你怎么和我迟小小斗下去,总有一天,我要为我的冤魂报仇雪恨。

白轩拂袖而去,如花瞪了迟小小一眼,便紧跟着上去了。

“狐狸精,就知道勾引男人。”

迟小小一听,转头便看到秦子洛看着如花和白轩远去的背影,眼里的愤怒清晰可见,便笑道,“子洛,你这是骂谁呢?”

秦子洛收回目光,有些生气地说道,

“我是说那个青楼的女子,整天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就知道出来勾引那些男子,真是不要脸,也不看看自己多大的岁数了,脸上的脂粉一层一层的,说话时直往下掉,真是不知羞耻。”

迟小小脸一阵红一阵白的,秦子洛那几句话就像在她脸上扇的几巴掌似的,毕竟她曾是青楼最妖艳的女子,勾引男人最多的就是她了,不过她以前好像还挺得意的,倒是没有不知羞耻,等等。

“子洛,你刚刚说了啥?”

秦子洛眼里的怒火尚未燃尽,“我是说,那些个青楼女子不知羞耻,就知道勾引男人。”

迟小小突然抓住秦子洛的胳膊,着急地说,

“不是这句,上一句。”

秦子洛莫名其妙,想了想,疑惑地说道,“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脸上的脂粉一层一层?”

迟小小拍手叫起来,兴奋地叫起来,“没错,就是这句,脸上的脂粉一层一层的。”

迟小小终于想到了胭脂最好的销售渠道了,那便是青楼。

平日里那些良家女子并不怎么爱化妆,也没有那个闲工夫,好多都是素面朝天,就算是买了脂粉回家也不怎么常用,如此回头客便少之又少。

但是这些青楼的女子就不同了,她们都是靠脸蛋吃饭的,每日描眉化妆是必不可少的功课,特别是那些年纪稍有点大的姑娘更是花费更多的时间在妆容上面了。

记得她以前在青楼的时候,每日早晨总是要花费两个时辰的功夫来描眉点唇。然后才能迈着轻巧的步履出门,胭脂也是用的极快。

这下好了,她终于找到门道了,没错,就是青楼,沉浸在喜悦中的迟小小没有发现秦子洛不见了踪影。

桃花深处有人家冤家路窄章节试看

当秦子洛第一眼看见白轩的时候便爱上他了。

她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好看的男子,一袭白衣,深邃的眸子和好看的轮廓,纤长的手指摇晃着那把精致的扇子,直直摇到她心里去。

他的一举一动都是那么迷人,那么优美。

她甚至觉得白轩和嫂子吵架的时候也是那么帅气逼人,不同凡响。

那日起,他便在她的心里深深地扎下了根。

她时时刻刻想着他,念着他,心里既酸有甜。

心酸的是他们差距那么大,他那么优秀,家境有那么好,根本不可能会看上自己。

心甘的是原来我喜欢的人是这么英俊,只要是能想着他,她就觉得很幸福。

她不断地提醒自己,她们之间是不会有任何希望的,因为大哥和白芷便是最好的例子。

可是心里还是忍不住想他。

今日再次见到他,还是那么让她心动,他被嫂子奚落后狼狈的样子让她的心狠狠地疼。

当她看到他身边那个穿得花枝招展的女人,心里的嫉妒就像是熊熊的烈火,快要把自己化为灰烬,于是便口不择言言地骂道,

“狐狸精,就知道勾引男人。”

当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终于明白,我这辈子是逃不掉了。

看到嫂子沉浸在莫名其妙的快乐里,她偷偷地溜掉了。

秦子洛拼命地跑,才追上白轩和那个叫如花的女人。

远远的,她看见如花的前胸正贴着白轩的手臂,两人亲昵地并肩往前走着。

不知哪里来的怒火和勇气,秦子洛跑上去硬生生地掰开白轩和那女子,狠狠地扇了那女人一巴掌。

那女人一脸惊恐地望着秦子洛,而白轩一时反应不过来,呆住了。

本来只是想跑上来远远地看一眼白轩,即便自己和他没有可能,就算是远远地看着也好,可是秦子洛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动手打了那个女人。

秦子洛也被自己吓住了,从来不知道自己还有这么可怕的一面,便转身逃似的逃离了现场,身后传来那个女人嘶吼和咒骂的声音。

秦子洛回到家把自己锁在屋子里,直到迟小小喊了好多次才开门。

一见到迟小小子,秦子洛便大声地哭了起来,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眼泪就是不住地往下流。

迟小小拉着秦子洛坐在床上,不断的抚着她的后背,小心地问道,

“子洛,今日你是怎么了,刚才在集市上一眨眼便不见了你的踪影?怎么现在又一个人躲在屋子里哭呢?是出了什么事儿吗?可以跟嫂子说说吗?”

秦子洛摇摇头,她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只知道,她现在很害怕,害怕这个陌生的自己,不受控制。

“嫂子,我真的好害怕,特别害怕。”

秦子洛破碎的声音有些颤抖,迟小小耐心地抚上我的脸,“子洛,你害怕什么,你跟嫂子说。”

秦子洛不能说,也不想说,白家就是我们秦家的敌人,迟小小那么恨白轩,她绝对不能告诉她我爱上了白轩。

秦子洛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渐渐地止住了哭声,直至迟小小离开了屋子。

秦子洛一个人躺在床上,静静地想着今日所发生的一切,觉得恍如梦中,平日里自己顶多也就是和二嫂顶嘴,从未想过,自己既然会变成那个样子。

这一天下来竟恍恍惚惚的,不真实的感觉。

迟小小不知道秦子洛遇见了什么事情,问她也不说,只是止不住地哭,她心里焦急得很,只能尽可能地安慰她。

本来迟小小的赚钱大计需要秦子洛的打下手的,可是现在看来,也只能靠她自己了。

接下来这几日里,她首先得制作出一批质量好的口脂,拿去青楼给姐妹们看过,尽力争取能得到她们的肯定和信任,然后在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劝她们批量订购,日后就不愁自己的口脂卖不出去了,哈哈哈。

迟小小高兴得笑出声来。

秦子洛这个样子,迟小小便只能自己一个人上山采了许多桃花,拿回来做了碾碎了,做成口脂。

因为担心秦子洛,迟小小又去看了她几会,秦子洛都是看着窗外发呆,也不知道再想什么,叫了也不爱搭理人。

迟小小便不再喊她,任由着她去了。

这一天下来迟小小真的是累到发慌,终于回到屋子里坐下来,沉沉地透出一口气。

拿出今日做的口脂,往唇上抹上一些,抿嘴,晕开来。

迟小小盯着镜子,貌似这次做的口脂比上次好了许多,不单是成色上,上唇之后感觉比以前滋润了许多,心里不由得高兴了起来。

这样的口脂简直就是上品中的上品啊,迟小小相信青楼的姑娘们绝对会爱不释手,不禁又得意了几分。

想起今日秦子洛的样子,心里又担忧了起来,便对秦子修说道,

“夫君,今日我和子洛去了一趟集市,子洛从集市上回来,便自己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哭个不停,也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儿了。”

秦子修听了,笑了笑,“子洛她平日里和你是最亲的,我一个大男人,她哪能和我说真心话呢?俗话说,长嫂如母,你去和她说比我去的好。”

秦子修朝迟小小招手,示意她坐过来,迟小小急忙擦去唇上的口脂,走过去坐在了床上,

“我今日也想和她聊,可是她不想说,我便不问了。”

秦子修望着迟小小,温柔地说道,“那就由她去吧,有些事情她也该自己去面对了。”

迟小小帮秦子修把被子拿出来,整理好,盖在他的身上,不禁笑了。

她发现秦子修最近对自己温柔了许多,不似以前那样忽冷忽热的,叫人怪害怕的,有时候倒还挺讨人喜欢的。

这个偷来的相公真是越来越讨人喜欢了,心里不禁有点小窃喜,做事的手也快了起来。

突然,秦子修伸手搂住了迟小小,眼睛直直地望着迟小小的嘴唇,就像要吻上来一般,手轻轻地抚上迟小小的唇,暧昧的揉搓着。

秦子修冰凉的指尖碰到迟小小的唇的那一瞬间,迟小小的心不由得颤了一下,猝不及防的有点慌乱。

迟小小极力控制住内心的慌乱,安静地坐着,等待着秦子修更进一步的动作。

秦子修貌似有些着急了,研究般地看着迟小小的唇,那眼神就像如临大敌似的,手里的动作也加重了些许。

迟小小被秦子修撩得心里痒痒的,头也晕晕的,只见他还是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便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迟小小一个抬手,一个俯身,便轻易地把秦子修推倒在床上,灼热的气息扑在他的脸上。

秦子修似乎和迟小小的唇有仇似的,狠狠地摸了几下,也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被这个女人压在身下了。

秦子修用力擦了擦迟小小的唇,有些急躁地说道,“娘子,你这唇上的口脂怎么擦不掉?”

迟小小就像被人浇了一盆冷水,从头冷到脚,不解风情。

迟小小有些生气,一把推开秦子修,起身侧过去,掩盖了红的像猴屁股的脸,原来是自己想太多了,人家根本没有那个意思,便有些气呼呼的说道,

“这证明我心做的口脂多好,上唇不轻易褪色,绝对的上品。”

秦子修噗嗤一声笑了,不知道迟小小怎么突然语气就变了,也不知道她是哪里不如意了,便说道,

“小小,你这是怎么啦?刚才还好好的呢。”

便要去拉她的手,迟小小打掉他的手,气嘟嘟地喊道,“没事,我要去休息了,明日一大早还要去桃花馆呢。”

秦子修惊讶道,“桃花馆?那个不是青楼吗?你去那种地方干什么啊?”

“我今天做了许多口脂,想拿去桃花馆给那些姑娘看,这样我们就可以多赚一些银两了。”

秦子修神情有些难看,“那种地方你一个妇道人家如何去得?况且口脂为什么非要卖给那些青楼女子呢?”

迟小小听到秦子修说那些青楼女子,心里便有些不大爽快,毕竟那些女子都是她曾经的姐妹,自己也曾是青楼女子里面的一员,你瞧不起她们就是瞧不起我,

“相公,难道你也跟其他人一样,看不起青楼女子吗?你以为她们自己喜欢那种地方吗?他们为什么这样?还不是被这个世道,被生活所压迫,但凡她们有得选择,怎么会留在那种地方?”

迟小小说着便激动了起来,秦子修倒是一头雾水了,他并没有说青楼女子怎么样啊,她如何这么大的反应,好像在维护什么一样,倒也是怪了,

“我没有看不起那些女子,只是觉得你一个妇道人家去那里终归是不好,我是怕外面的人会嚼舌根子,传到爹娘耳中。”

迟小小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的坐着。

秦子修见迟小小不动作,也不言语,罢了罢了,“你想去也行,不过自己一个人要小心一些,遇事儿也别冲动。”

迟小小终于笑了,高兴地去搂住了秦子修的脖子,亲了一口,便跑回自己的地铺上去。

迟小小觉得她最近和秦子修的相处越来越像夫妻了,秦子修也一概以往的态度,那离真正的夫妻就不远了吧,心里不禁有些小

阅读全文
桃花深处有人家

桃花深处有人家

桃花本是花魁牡丹的贴身侍女,用尽了各种手段挤掉牡丹当上花魁,刚被选为桃花馆的花魁还未满两个月,正享受着功成名就带来的喜悦,眼看就要麻雀变凤凰,不料却在逼婚富二代的时候不慎摔下阁楼死了,再次醒来,成了又丑又无脑的肥婆迟小小,真的是气得抓狂,家里有一个帅气的瘸子丈夫,粗鄙的叔叔婶婶、年少的妹妹与年老的父母,叔叔婶婶欺压嫌弃迟小小夫妇,妹妹又和叔叔婶婶抬杠,家里可谓是乱七八糟和一贫如洗。无奈,丈夫是个不中用的,想要生活过得去的话就只能靠她自己了,

都市异能|茶茶

小说详情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