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资讯

《强婚圣女:王爷狠狠爱》白云依小说免费试读,全文章节目录精彩章节

时间:2020-11-14 14:49:15分类:穿越重生

强婚圣女:王爷狠狠爱由网络作家零岚所著的穿越重生小说,您可以在生活阅读网免费试读第13章 误会大了。

我觉得我看了强婚圣女:王爷狠狠爱之后,老夫的少女心都萌翻了,零岚这书写得太好了。好羡慕主角白云依他们之间的感情啊!推荐给大家看看:

强婚圣女:王爷狠狠爱误会大了免费试读

乌斯玛德终于不再犹豫,上前抓住白云依正要解开肚兜的柔若无骨的双手。

“夫君……”她樱唇微启,以邀吻的姿态娇羞逢迎。

乌斯玛德搂住她的纤腰,将她抱起来放在床上,鬼上身的白云依还来不及发出一声惊呼,就发现自己的双手被一条腰带绑住了。

“放开我,你想干什么?”白云依问道。

“你老实点,明天我就叫冯天师来处置你。”

“你……”白云依的脸上变幻着愤怒与怨毒的神色,她扭动身体,却不能把束缚挣脱。

“为什么,为什么夫君要这样对我,我哪里不好了……”她喃喃自语,突然就垂下了头,整个人仿佛被抽干了力气一样瘫软了下去。

“你没事吧?”乌斯玛德推了推她,没有反应。

于是,他扒光衣服到外头冲了个冷水澡,回到房间的时候,床上的白云依突然动了动,醒了过来。

一瞬间,空气里凝滞得仿佛被下了定身咒。

白云依看着光溜溜的乌斯玛德,他身上挂着一条湿漉漉的毛巾,该挡住的地方全部曝光,古铜色的肌肤上还留着几滴水珠,全身都是轮廓分明的结实肌肉,毛发发达,尤其是曲骨穴以下的部位,画风夸张得好像下流漫画,整个人看起来颇像一只充满威胁的原始野兽。

白云依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自己衣不蔽体,肚兜都是歪歪扭扭的,根本遮不住什么,床单上还留着几个可疑的红色斑点。

“……”两个人都完全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过了大约一分钟,白云依才尖叫一声,把被子扯过来盖上。

“老婆,老婆你听我解释!”乌斯玛德有些慌了。

“你个死变态色X狂!不要过来!!!!!!”白云依简直要哭出来了,她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没个前因后果的,她明明记得自己等了好久乌斯玛德都没有回家,结果家里似乎闹鬼了,接下去的事情,完全想不起来。

过了半个钟,穿戴整齐的乌斯玛德和白云依才冷静地坐在桌子的两头,彼此都有些尴尬地不敢直视对方。

“事情就是这样,我发誓我没有对你怎么样。”乌斯玛德说道。

白云依眯了眯眼睛,眼里射出两道严厉的光芒:“也就是说,那个女鬼用我的身体色诱你,还给你洗脚……”她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

“嗯,我坚决地拒绝了她,她恼羞成怒就走了。”

白云依“嘭”地拍了一下桌子:“你一早就知道不对劲了,还纵容她继续用我的身体做奇怪的事情!你是何居心?”

乌斯玛德摸了摸鼻子,别开了脸:“没有没有,我也是懵了,我没什么居心。”

“哼!”白云依就知道这个家伙完全靠不住,嫁给他简直倒了八辈子霉了。

“明天去找那个冯天师驱鬼!”白云依站起来走了两步,回头瞪了乌斯玛德一眼:“你还愣着干什么?”

乌斯玛德一脸迷茫。

白云依咬牙切齿:“还不过来一起睡,还要让女鬼上我身吗?”

乌斯玛德这才恍然大悟。

第二天天一亮,两个人就一起到了冯天师的摊子前,那冯天师看到二人,马上撇了撇嘴:“唷,你们两个啊,找我有何贵干啊?”

“是这样的,恐怕还是要劳烦您上门驱鬼了,那鬼上了我的身。”白云依只能拉下面子说道。

冯天师一下子严肃了起来:“鬼上身?那就不是小事情了,轻则损阳寿,重则殒命当场,女子本属阴,容易被这些阴暗之物盯上,如今看来,圣女本身也是通灵体质,更容易被鬼怪附身,要驱这个鬼,难了!”

乌斯玛德眉头一皱:“驱不了也得驱,不能让女鬼害了我老婆。”

他把全副身家装在一个袋子里,朝冯天师扔过去。

冯天师眼前一亮,打开一看,是几锭实实在在的银两。

不过,他脸上的喜色稍褪,还是摇了摇头:“不是我不帮你,我只是没有十全的把握,那女鬼盘亘多年未去,又能上身,想必怨气很大,普通的驱鬼方法,会引起她的愤怒和反弹,到时候,恐怕会伤到圣女的魂魄。”

白云依原本以为冯天师是故作姿态,想骗多点钱花,现在看来,似乎真的很棘手:“伤到魂魄会怎么样?”

“会变成痴呆,或者半身瘫痪,或者失明,要看伤到魂魄的什么部分了。附形之灵为魄,附气之神为魂也。附形之灵者,谓初生之时,耳目心识、手足运动、啼呼为声,此则魄之灵也;附所气之神者,谓精神性识渐有所知,此则附气之神也。”冯天师说得头头是道,倒也不像是没有真才实学。

“莫非真的没办法?”乌斯玛德低头沉默片刻,把腰间的宝刀解下来,扔给了冯天师:“你帮我找一个比你厉害的天师给我老婆驱鬼,这把刀就是你的了。”

白云依看着那把刀,突然心中一震。

她有些不可置信地看了一眼乌斯玛德,心想,我又不是他的女神,为何他会为我付出一切,连伴随身边的宝刀都解下来送人。

“没有这把刀,你以后恐怕会多有不便。”白云依提醒了他一句。如果安然度过金阙皇朝的生活,等到即位的时候,乌斯玛德回到草原,平日里打猎争斗,肯定是要带着这把趁手的宝刀,才能服众,而作为西蛮国的下一任汗王,丢失自己从小拥有的宝刀,是非常耻辱的,所以这把刀对他意义非凡。

“没事,什么刀到了我手里,就是好刀。”在武力值这一点上,乌斯玛德自信心十足。

冯天师拿起宝刀,啧啧欣赏了片刻。

“好刀,好刀,虽未擦拭,却难掩锋芒,这把刀,乃玄铁所制,若没猜错,应该是上古时期尚武帝用过的宝刀‘朗日’,当年留落民间,不知怎的居然落到了蛮子的手里,这把刀当真是无价之宝,没想到西蛮王爷随身带着这么一件宝物,一直没被发现。”冯天师眼睛精得很,当即看出了门道。

“你很识货。”乌斯玛德也高看他一眼。

他只身来到金阙皇朝多年,一直受金阙人打压欺负,众人都以为他们西蛮人愚蠢落后,一无是处,却不知道,他们也有着这样的稀世珍宝。当年金阙皇朝要求西蛮国将未来汗王送来当人质,乌斯玛德自然不肯答应,哥哥只能以宝刀“朗日”相赠,作为条件,乌斯玛德才心甘情愿来到金阙皇朝。

西蛮汉子都爱刀,“朗日”就是刀中之王,连乌斯玛德都不例外,不能抗拒获得“朗日”的诱惑。

白云依更加震惊了,她的书中确实提起过一把宝刀“朗日”,那是后来女主骆菲儿送给太子的生日礼物。

想来,她是把乌斯玛德的遗物送给了太子。

她知道自己这本书写得有些三观不正,但是一旦自己深入其中,才发现,有那么多不公平的事。

“不行,刀拿回来。”白云依说道。

“为什么?”乌斯玛德很疑惑:“你不想驱鬼了吗?”

“那是你珍贵的东西,我不能承你这个情。”白云依非常坚决。

“你是我老婆,我有责任保护你。”乌斯玛德也很坚决。

“我们之间根本就没有感情,我也完全不想嫁给你,所以你根本不需要为我做这些,我受不起!”白云依冷声说道。

乌斯玛德闻言,脸色也不大好看了。

“我知道你不想嫁给我,但是你已经是我的老婆了,感情,我们可以慢慢培养起来。”乌斯玛德强迫自己不要急躁起来。

“别开玩笑了,我真的一点都不喜欢你,你也没有那么喜欢我,我们何必浪费时间装模作样,拿着你的刀滚远一点,我明天就搬家,我不相信那女鬼会跟过来。”

“你搬去哪里?”

“我去找你女神求助,她是我干姐姐,现在被太子看上了,即将大富大贵,跟着她,总比跟着你受苦的好。”

乌斯玛德的胸口耸动,压抑着巨大的怒气。

他忍不住伸手一捶,就把冯天师的摊子捶了个稀巴烂。

“金阙女人都是这个样子,看不起我,觉得我穷。”乌斯玛德说道。

“没错,我就是觉得你很穷,嫁给你太委屈了,我要跟你离婚!”白云依转身就走。

冯天师捂着胸口,庆幸自己刚才躲得快,没有受到波及。

乌斯玛德还愣愣地看着白云依的背影,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算了算了,刀还给你啦。”冯天师把刀拿起来,又有些舍不得:“给我把玩几天就行了,我去做一把仿品,放在家里欣赏。”

乌斯玛德很颓丧,叹了口气。

“你在烦恼圣女嫌贫爱富,抛弃你了?”冯天师问道。

“不是,她跟别的女人不一样,她不嫌我穷,也不嫌我笨,虽然她嘴上这么说。”

冯天师对他刮目相看:“你不傻嘛!那还不追上去?”

乌斯玛德露出一个苦笑:“她很好,但是,她不喜欢我,这句是真话。”

冯天师唏嘘不已:“你还是找个喜欢你的吧。”

“但是她也不讨厌我。”乌斯玛德的眼里突然有了一点星光。“我们西蛮的汉子,不怕失去财产,不怕失去武器,也不怕失去生命,就怕失去勇气。”

他的老婆,他会负责保护她,也会负责将她捉摸不定的心追到手。

强婚圣女:王爷狠狠爱误会大了免费试读

白云依走在大街上,想想自己真的是无处可去了,跟乌斯玛德闹翻,不是她的本意,可是她真的觉得乌斯玛德对她的付出,超过了她能接受的极限。

“到底去哪里好呢?”白云依忧愁地自言自语着。

这个时候,街上突然一阵骚动,不远处传来马蹄的声音,白云依抬头张望,只见领头一个华服男子骑着一匹通体雪白的宝马带着一队人马疾驰而来。

白云依眼尖地发现,那就是金阙皇朝的太子殿下。

她心生一计,挤开避让的人群冲到马队的前面。

“吁——”太子殿下眼明手快,立刻拉住了缰绳。

“大胆狂徒,竟敢挡住我们太子殿下的去路!”一旁有侍卫冲了上来将她抓住。

“太子殿下,我有事求你。”白云依赶紧大叫。

“放开她,你有何事?”太子殿下漫不经心地问道。

“我想进宫见一见菲儿公主。”白云依说道。

太子轩辕睿眼神微动,点了点头:“带她去见菲儿公主。”

白云依忍不住窃喜,她押对了,太子轩辕睿对女主角骆菲儿一开始就心生好感,所以她要求见骆菲儿的成功率还是很高的。

传闻皇宫是有天子龙气庇佑的地方,鬼怪不侵,白云依心想,如果能留在皇宫里,或许也就不会被附身的女鬼收拾了。

轩辕睿本身长得英俊无比,连带着他身边的侍从也个个器宇不凡,带领白云依去见骆菲儿的侍从便是这样一个人,高大俊秀,约莫二十出头,表情严肃,穿着绣银色丝线的黑色侍从服,看起来格外亮眼。一路上不少女人看到他都两眼冒红心,白云依不得不稍微留意他一下,看多了几眼,那年轻侍从忍不住轻咳了一声。

到了宫门口,侍从拿出腰牌一亮,又给白云依做了登记,才带着她进宫。

再次来到金阙皇朝的皇宫,白云依还是觉得很新奇,整个皇都最高的建筑,高耸入云的围墙和城楼,让人窥不透里面的金碧辉煌。

“别四处乱看。”帅哥侍从提醒了她一句。

“噢。”白云依只好低下头,皇宫里头规矩还是挺多的,太过与众不同的人通常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菲儿公主住在哪里?”白云依问道。

“在冷宫边上的小楼。”帅哥侍从说道。

白云依黑线了一下,她的小说里为了省事,就直接把冷宫命名为冷宫了,如今看来,骆菲儿确实是跟随剧情住进冷宫边上的小楼,在那里,她看到了冷宫的荒芜与清冷,也发现了一些秘密。

终于到了小楼边上,帅哥侍从提醒了她一句:“你的出宫时间是酉时之前,酉时之后宫门就闭了。”

“好,我知道了,谢谢你带我进宫,还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白云依笑着问道。

那帅哥侍从急忙倒退了一步,拱手道:“在下不过是一名普通侍从,名字不足挂齿。”

白云依有些无语,这是她第一次对书里头的男人有好脸色,没想到得到的是这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待遇。

“卫庭!”一个小宫女从小楼里出来,招了招手:“太好了,你终于来了,菲儿公主说宫里闷得慌,正想找你聊聊天呢。”

卫庭的脸上突然浮现可疑的红色,有些手足无措:“在下还有些事要办,恐怕要让公主失望了。”

“墨迹什么呢,快进来啊!”那小宫女跑过来一把拉住他就走,他还有些扭捏,被无视的白云依只能翻了个白眼,跟着他们走了进去。

“诶,你是……”小宫女突然发现了白云依。

“你好,我是白云依。”白云依淡淡地说道,她发现冷酷面瘫女才是自己的设定角色。

“噢!我知道了,您是前神宫圣女!”

白云依不知道这个神宫圣女的名号还是挺响亮的嘛。

紧接着,就听那宫女说道:“就是嫁给了西蛮国野人王爷的那个女人啊!您居然还健在!”

白云依忍不住给了她一个白眼:“没错,我还健在。”

“听说西蛮国的人都长得好可怕,又凶力气又大,稍微不小心,就把人打死了。”那小宫女眼中露出惊恐的神情:“您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啊?”

白云依信口开河道:“我在神宫学了护体神功,西蛮国的野人一靠近我,我就发功,然后他就会得一种一看见我就腿软下跪的病,如果我不收功,他会从白天跪到黑夜。”

“哇……好厉害!”小宫女被骗得团团转,卫庭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

一见到骆菲儿,骆菲儿的眼睛就一亮:“妹妹!你怎么过来了!”

“这不是……跟乌斯玛德过不下去了,投奔你来了么。”白云依说起来还是有些尴尬的,特别是还有别人在围观的时候。

“怎么回事?乌斯玛德欺负你了?”骆菲儿撸了撸袖子,露出她纤细光滑的手臂:“我帮你教训他!”

白云依摆了摆手:“不是这样的,他太穷了,嫁给他饭都吃不饱。”

所有人都无语了,空气里寂静无声,直到骆菲儿轻笑了一声,将她的手拉过来:“妹妹这么聪明的人,怎么可能饭都吃不饱,你肯定是跟他闹别扭了。”

“菲儿公主,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告辞了。”卫庭说着,拱了拱手。

“等一下,这个玉雕,是我闲着没事雕刻的,你拿着把玩吧。”骆菲儿拿出一个小小的白玉兔子。

“哇,好可爱!”旁边的小宫女忍不住赞叹道。

“这个……在下不敢收。”卫庭推拒了一下。

“没事的,不值钱,我用花园里散落的白玉石料雕刻的。”骆菲儿柔声说道。

卫庭点了点头,郑重地收入怀中。

白云依脑海中一转,骆菲儿在拉拢轩辕睿身边的人,这个卫庭是轩辕睿的侍从统领,说起来,也是未来的侍卫总管,前途无量啊!

送走了卫庭,骆菲儿这才拉着白云依到内间坐下。

小楼里的陈设都还算崭新,就是花色有些沉闷,宫廷里不能随意走动,像骆菲儿这样身份未定的人更是哪里都不能去,只能待在小楼里。

但是,即使是处在如此简陋的环境里,骆菲儿身为女主角的光芒依旧让人无法移开眼睛,她如同小说中描述的那样,是一个浑身散发出妖娆魅力的女子,身段娇小婀娜,一张巴掌大的小脸,尖下巴,小酒窝,剪水双瞳透出一股子娇滴滴的妩媚劲儿,估计没有男人能够拒绝她那含情脉脉的凝视,更何况,她的真实身份,令她在绝美妖娆的外表下,多了几分惊心动魄的魅惑之力,连身为女子的白云依,都觉得看着她久了,会有一种想要对她百般好的怦然心动。

阅读全文
强婚圣女:王爷狠狠爱

强婚圣女:王爷狠狠爱

白云依穿越进了自己写的小说里,成为了混吃等死的神宫圣女,是玛丽苏女主的头号闺蜜,本该注定孤独一生的命运却突然遭遇了变故,小说里的炮灰王爷居然看上了她,要娶她为妻。乌斯玛德满脸通红,强壮的身体上布满了汗水和冷水,整个人都湿哒哒的,最糟糕的是他的裤子,被水浸透了之后,简直就是透视装!“你你”白云依语不成调,指着他的手不住颤抖。“老婆,我快憋不住了。”笨狗熊苦巴巴地说道。

穿越重生|零岚

小说详情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