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资讯

《帝王盛宠:皇后很倾城》大结局精彩试读 《帝王盛宠:皇后很倾城》最新章节目录

时间:2020-11-14 11:21:09分类:古代言情

帝王盛宠:皇后很倾城由网络作家墨韵兰香所著的古代言情小说,您可以在生活阅读网免费试读第14章 映月挑衅。

慢热型的古代言情小说,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个觉得很甜!特别喜欢帝王盛宠:皇后很倾城这种纯真有爱的甜文,没有恶毒女二和痴情男三,超级喜欢芷君华烨:

帝王盛宠:皇后很倾城映月挑衅章节试看

“娘娘果然是天赋异禀,让奴婢望尘莫及了!”芷君赞道。

“你休要再夸我了,我什么时候才能织成你这模样的织品来呢?”丽妃捧起了那方丝帕,斜睨了芷君一眼道。

观之丽妃的眼神和语气,芷君立刻心领神会,道:“娘娘,奴婢倒是糊涂了,这方丝帕不就是娘娘您亲手织绣的吗?”

到了此刻,芷君心中大那块大石头才终于落了地。

“呵呵呵,知我者,芷君也,我看你这丫头才是冰雪聪明呢!好了,今日我也乏了,从明日起,你每日辰时往我这里传授我这手织丝线之功吧。”丽妃打了个哈欠说道。

“奴婢明白,娘娘歇着吧!”

“等一等,你知道该怎么说吗?”

“奴婢自然明白,定让这一切顺理成章。”说完,芷君躬身而退。

走出丽妃的寝宫,迎春连忙迎了上来:“芷君,娘娘到底跟你说了什么?”

“呵呵,迎春姐姐,原来娘娘才是这手织凤锦的高手呢,娘娘在和我研究这手织的技法呢。哎呀,我真是班门弄斧了,原来娘娘的手里也有一方和我一模一样的绣帕呢,迎春姐姐,其实你们前两年若是多求求娘娘,没准你们早就是这后宫女红的一等高手了,只是娘娘多年不织,手有些生疏了,不过经我一提醒,娘娘马上就灵活自如了,咱们娘娘可真是厉害得紧……”芷君一连佩服,言辞凿凿。

“真的吗?我竟不知娘娘藏着这个手艺?”迎春却是半信半疑。

次日一早,倒是个难得的凉爽天气。炙热的骄阳被几朵云遮住了。

宫女们都兴奋不已,一大早便都像叽叽喳喳的百灵跑到宫中御花园的各处。将各自的女红织品摆在了显眼之处。

也有彼此忍不住互相看看手中的女红的,真心或假意的奉承几句。

“走开,走开,都给我走开,没看到我们淑云宫的来了吗?”一个长相妖媚的宫女吆五喝六的驱赶着挡在她前面的几个宫女。

来人是淑云宫的掌事宫女——映月。她带着几个宫女,一路横冲直撞地走来。很随意地就把几个宫女刚刚放好的女红丢在了地上。

那几个宫女看见,气的脸色铁青,却终究是敢怒不敢言。只悄悄地捡起来,自去寻其他的地方悬挂女红。

映月的嘴角挂上一抹得意的冷笑。忽地眼睛一亮,伸手一指道:“你们几个,就把女红挂在那棵最大的芙蓉树上。”

这棵树有几百年的树龄,宫中都传说能得这棵树庇佑的人定能遇到吉祥。因而,每年宫女们都争相往这棵树上挂。

“喂,你眼瞎啦?没瞧见是我们宫里的人先来的吗?”一个宫女不服气地挡在了淑云宫人的前面。

“笑话,什么你先来的?你先来为何不把女红挂上?”淑云宫的两个宫女立刻上来推搡她。

谁知这个宫女却是力大如牛,她们推了几下,却依旧岿然不动。

“什么东西?简直就是一只蛮牛!”

“就凭你,也敢挡我们淑云宫的路?我劝你还是放聪明些,仔细一会儿我们琴妃娘娘扒了你的皮!”

“这淑云宫的也太嚣张了!就这么明目张胆地欺负人?”碧玺小声地芷君耳边说。

“嘘——不要说了,仔细被她们听到了。”芷君连忙下意识地将碧玺往身后拉了拉。

迎春只是不屑地看了正在争斗的一群。这淑云宫和凤藻宫相斗不是一天两天了。她着实没有兴趣看。

那个力大如牛的宫女叫蛮女,正是因为她有着一把子蛮劲儿。她左右看了看,今天这个重要的时候,为何不见秀红呢?

“打呀,你们几个废物,杵在那里做什么,还不赶快把她给我拉开!”映月跳着脚大喊。

“看谁敢动手?你们还无法无天了吗?”忽地一声娇喝传来。众人回头一看,却看到秀红带着几个宫女手捧着女红匆匆赶来。

她满脸怒容,气势汹汹。

原来,秀红命蛮女天不亮就在这里守着了,只为了能给凤藻宫的宫女争一块风水宝地。

“哟——是秀红姑姑呀!几日不见,您这脾气和嗓门地都见长了。”映月冷哼一声,嗤之以鼻。

“映月姑姑,这厢有礼了。我们凤藻宫天不亮就已经来了,故而还劳烦您给让个道。”秀红略一躬身,就要越过映月。

“嘿——秀红姑姑,您也算是这宫里的老人了,怎么不懂规矩了?明明是我们先到这里的。”那映月却眼疾手快,张开双臂就挡住了秀红的去路。

“呦呦呦,是谁家的狗没拴好,跑出来乱咬人?汪汪汪!汪汪汪!”秀红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夸张地学起了狗叫。

“哈哈哈。”秀红身边的宫女都被逗得前仰后合,随后又看到了秀红眼神授意,也跟着叫了起来。

映月开始被气得有些脸红,但旋即却露出一抹奸笑,面向周围的宫女道:“可不正是呢,我看还不止一只狗没被拴好,有好几只呢?各位都听听!这叫声此起彼伏的!特别是那边还有一只大憨狗,这只大憨狗倒是憨得可以,连叫都不会了呢!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我看那狗不仅憨,还是一只哑巴狗!”秀红身边的宫女立刻附和起来。

“好呀,你们竟敢骂我是狗?老娘今日非得教训你们一下才是!”这些话彻底激怒了那个蛮女,她立刻像一头蛮牛一样冲了上来。

她果然有把子力气,三下五除二的就把映月身边的几个宫女给推到了。那几个宫女挣扎着起来,却又被她给推倒在地上。

“哼!自作作受!走,咱们快把咱们的女红挂上。”秀红快步走到了芙蓉树旁。

“你们给我打呀!打呀!真都是些废物!”映月指挥着那些宫女一个个冲上去,却都一个个败下阵来。气得她一张长脸拉得更长。

几轮下来,映月她们愣是半分便宜也没有讨到。

“好呀,秀红,有种你就等着!”映月恨恨说完,甩手而去。她身边的几个小宫女也悻悻而去。

“你们才是惶惶如丧家之犬呢!”秀红只觉心中出了一口恶气,插着腰对着映月她们的背影喊道。

芷君轻声叹息了一声,同为卑贱苦命的出身,却不能相扶相持,还要殴斗,实在可叹。

“迎春,这里现在空下来了,你们也往这挂吧!这地方多得是呢!”秀红挥手朝着迎春喊道。

“好呀,迎春姐姐,咱们这下可能沾点光了。”碧玺兴冲冲地就要走过去。却被芷君一把拉住了。

芷君征询地望向了迎春。

迎春略一思忖道:“不了,秀红。你们也是起早贪黑才挣来的这个地方,我们岂能坐享其成呢?我们还是再往里走走吧!迎春自然是不会去趟这浑水的。

“各位姐妹,你们谁愿意来?就随便挂吧!”秀红朝着众人大方道。

众人听罢,却都推脱着各自散开了。

“你们……哎呀……真是的!”秀红使劲地一跺脚,索性再也不理众人,指挥着那几个小宫女自顾自地去挂了。

迎春回头看了秀红一眼,不由轻轻地摇摇头。秀红本质也是侠骨热肠的,最看不惯的就是仗势欺人。只是她的脾气过于急躁了些,当然她与映月硬碰硬,必然也是仗着背后娟妃的支持,可是每每看到她和淑云宫的人争斗,她就不由得替她捏了一把汗。

迎春领着芷君她们又往里走了一会儿。

芷君忽然眼前一亮,用手指着前方错落有致的灌木说道:“迎春姐姐,你看那里可好?”

“好呀。”迎春快走几步,仔细打量着这片背倚假山的灌木丛。

“姐姐,咱们把一些绣品织品挂在这假山上,在摆在灌木丛中一些,摆出一个造型来,相得益彰,那定能吸引人的注意。若是到了晚上,咱们的绣品还能绽放出莹莹的光芒来,那就更锦上添花了。”芷君思忖了片刻说道。

“嗯,你说怎么摆就怎么摆吧!”迎春颇为信服芷君。

“姐姐,你把这幅骏马图摆在那里,然后这边摆这幅鸳鸯戏水,这里呢……就摆喜鹊登梅吧!”芷君一边思忖着一边和众姐妹摆放。

不多时,她们就将所带的绣品皆摆放好了。

迎春站在远处一看,端底是夺人眼球,不能移步了。其实那些个宫女们也是想不开,御花园前方能够摆放绣品的地方极为有限。就算挂在那棵高大的芙蓉树上也是不得观看的。

倒不如这里,地势开阔,又有御花园最美的拱桥亭台之景,到御花园来的人,这里是必游之地。而她们的布局,恰如一幅迎客图,定能让人眼前一亮。

“芷君,你可真是女中诸葛呀。看来这次的女红大赛,咱们绮罗宫终能拔得头筹啦!”迎春一扫心中的不快喃喃说道。

“迎春姑姑,你快去劝劝吧,那边要出人命了呢!”忽地一个宫女慌慌张张的跑来。“你不要慌,你喘口气,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迎春连忙问道。

“是淑云宫和凤藻宫的人打了起来,打得不可开交呀。”那宫女气喘吁吁地说。

“怎么会这样?”迎春说着已经快步往那边走去。

“凤藻宫的人刚才不是和淑云宫起了争执的吗?把淑云宫的人挤走了,她们就往那芙蓉树上挂女红织品,谁知那映月姑姑走了以后,就叫来了她们宫里好几个身强力壮的太监。来了以后不由分说,就把凤藻宫挂在芙蓉树上的女红全都摘下来,扔到了河里。秀红姑姑与他们理论,可是映月姑姑上来就给了秀红姑姑一个耳光。秀红姑姑自然不依,双方就扭打起来。可是淑云宫那几个太监一出手,凤藻宫的人又岂能是她们的对手呢?眼看着秀红姑姑还有其他的几个宫女都被打得头破血流了。我们在旁边一个劲儿地劝,也是不管用。想上前去拉架,那映月姑姑却发话说,今日谁要是来劝,她就把谁往死里打!我这没法子,才来找姑姑你。咱们这些人当中,也就你还能说上两句话。”那宫女也算是口齿伶俐,一番话已经将来龙去脉说得清清楚楚。

“唉——”迎春深深地长叹了一声,她也是无可奈何。

大宛的后宫以前也有宫婢太监斗殴的事件,一律是归到慎刑司各打五十大板,且还要被罚掉两个月的俸禄。宫阶最少还要给降下一级,所以平日宫婢太监之间都尽量克制,即便有了矛盾,也大多是暗斗一番。可眼见今天的事情闹得这么大了,怕是纸里包不住火了。迎春只是为秀红着急。本来她应该是被打的,可这么一闹下来,也没有人再去追查谁先动手,谁后动手了。

“姐姐稍安勿躁,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步田地,只能顺其自然了。只是一会儿姐姐一定要谨言慎行,莫让人抓了姐姐的把柄去。”芷君快步走到迎春身边轻声提醒。

刚才宫女那一番话,芷君听得真切。虽然她以前对映月没有了解,但方才看到她那嚣张的样子,也知道她是怎样的人了。只是,有一件事,她十分不解:

这大宛后宫对宫婢们的戒律森严,这个映月为何就敢公然殴打宫女。就算她身后有个琴妃撑腰,可她打的人分明是娟妃的人。娟妃才是主管后宫之人,映月一个奴才,怎么就有这样的胆量?

芷君觉得蹊跷,因而就叮嘱迎春,让迎春有所防备,以防掉进陷阱,毕竟这后宫中,总是危机四伏,险象环生的。

“嗯,我知道了。”迎春点点头,芷君的话让她的心情变得愈发沉重。

说话间,已经来到了出事之处。

映月正抓着秀红的头发在扭打着,秀红满脸是血,已经被打得奄奄一息,毫无还手之力。其他的凤藻宫的宫女也被打得趴在地上无法起身。而淑云宫的几个宫女却仍旧对着躺在地上的宫女拳打脚踢。

而淑云宫的人则大大方方地挂她们的女红织品。那旁若无人的样子,仿佛她们刚才殴打的不过是一群蝼蚁而已。

“秀红!”迎春到底与秀红姐妹情深,她惊呼一声,就要跑上前去。

“不可,姐姐,千万不要鲁莽行事。”迎春却被芷君一把牢牢地拉住了。

“那可怎么办?秀红毕竟是我的姐妹,这样下去不是要把她打死了吗?这淑云宫的人实在太无法无天了!”迎春急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皇上驾到——”忽然一个尖尖的声音传来。

此言一出,吓得映月那群人果然住了手。秀红和其他几个宫女马上抓住机会脱出身来跑到了一边。

映月慌张地四下看看,却没有半点皇上的影子。她料定定是有人故意替秀红等人解围,装出了皇上身边高公公特有的公鸭嗓。

“是谁?假说皇上驾到——敢用皇上来吓唬我?真是不想活了!”映月环顾四周,眼神如钩,恨不得一下子就能把刚才说话的人揪出来,抽筋剥皮。

迎春原地站定,气定若闲。她心下有些明白刚才那声音是谁发出来的。

芷君更是一脸坦然,刚才那声公鸭嗓正是她学出来的。她五岁的时候,就迷上了口技。故而这学两句太监说话,于她来说还不是跟玩儿一样?

“不说,你们都装傻是不是?那本姑姑我今天就打到让你们说不可!”映月却是不依不饶,她朝着那几个太监一挥手,立刻带着那几个人气势汹汹地聚到了她的身边。

映月心中有底,今日乞巧节,都是各宫宫婢在御花园悬挂女红,主子们一般是不凑热闹来的。就算来,也要过了辰时以后,晚间纳凉才会来。所以这个时候,没有一宫的主子会来干涉她们。再者,在叫人来之前,她已经派人钉死了御花园,不让任何人出去报信。所以,此刻的御花园说是固若金汤也是不夸张的。凤藻宫的秀红,她早就看她不顺眼了,今天得了这个修理她的机会,她又怎能轻易放过?

她之所以敢这么嚣张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来之前,琴妃已经悄悄授意她了。说今日必要让她们淑云宫做大,琴妃早就找到了绊倒娟妃的办法,没准等今日晚间她就能得到主理后宫的大权。

琴妃得了主理后宫的大权,那她这个跟前掌事的宫女岂不就成了后宫宫婢的独大?

“是你,是你学的?”映月揪出一个宫女高喊着。

“姑姑明鉴呀,小的连大气都不敢喘呢。”那个宫女立刻吓得抖若筛糠。

“那么就是你!”映月又揪出了一个宫女。

“映月姑姑,冤枉呀,小的平常没少孝敬您呢,巴结您还来不及呢,怎会学公公的叫声?”那宫女急急地辩白。

“不是就不是呗,你有必要说那么多得废话吗?”映月气这个宫女说出了贿赂她的话,将她狠狠地推了出去。那宫女立刻被推个趔趄,摔倒在地上。

“是你?”

“姑姑饶命呀!小的就算吃了雄心豹子胆也不敢坏姑姑的事儿!”

“是你?”

“姑姑,我一直在那边呢,也是才刚听到皇上驾到的声音才跑过来的呀。”

映月一路走过来,对身边的宫女推推搡搡。

芷君只觉一阵心凉,大宛国的后宫实在太过黑暗肮脏了,一个奴婢得了少许的势力,就能对其他的奴婢如此嚣张跋扈吗?

其实,她已经有过亲身的体验了。那日秦姑姑不就是这般狠绝地对待她的吗?

迎春强作镇定,心中却早就跳成了一团。生怕芷君被映月发现,连忙挡在了芷君的前面。

芷君却在迎春身后,轻轻握了一下她的手。示意她放心。

芷君不怕,像映月的这种伎俩,她应付起来还是轻松自如的。

“哟——这不是迎春姑姑吗?怎么,看我欺负你的好姐妹,来给她帮忙来了?”映月忽地看到了迎春,尖声狞笑着走了过来。

一时间,迎春只觉得怒火上攻,一团胆气油然而生。不知道怕了,她一挺脊梁,怒斥道:“映月,你也太胆大包天了。你也不过一个奴婢而已,竟敢这般滥用私刑,难道你就不怕受到惩治?”

“哎哟哟,我的好姐姐,你可想得真远呀!你和秀红姐妹情深的,都到这个时候了,你不去关心关心她,反而来关心起我了?”映月先是眯着眼睛,满脸的奸笑,继而就忽地一瞪眼睛,变成了满脸的狠绝,“只是可惜了,能够惩治我的人还没出现呢!如今后宫之中是琴妃娘娘做大,而琴妃娘娘就是我的主子,我就是琴妃娘娘最信任的奴婢,惩治你们这些人还不像踩只蚂蚁一样简单?至于罪名吗……呵呵,自然也是很容易罗织的!”

“你……小人得志!”迎春气愤填膺。

“呵呵,我就是小人怎么着?得势的小人也要比你这个不得势的奴才强上千倍,万倍!哈哈哈!”映月狞笑了起来。

当年映月和迎春还有秀红本是一同进宫的,后来映月有一回偷盗东西,反而诬赖是秀红所为。而迎春正是看了满眼,出于正义挺身而出为秀红作证。秀红得以脱罪,而这个映月却被打了二十板子。

迎春和秀红为此结为金兰姐妹,而同映月的仇却算结下了。

这些年来,三人各为其主。因为琴妃和娟妃是后宫中的两大势力,映月和秀红之间的龃龉倒是不少。但是迎春为人谦和,又谨遵丽妃娘娘的吩咐,凡事以忍为上,故而到少有与映月的摩擦。

但是映月心中最记恨的人反而是迎春,这么多年来,迎春处事圆滑,总是善于避开锋芒。终究也不能让她找到报复迎春的机会,而今天这个机会终于被她等到了。

她知道迎春向来最顾着姐妹情谊,绝不会坐视秀红被打。

“疯子,简直就是疯子!”迎春怒目而视,并不理会映月的疯狂。她快步走到秀红身边,将秀红扶了起来。掏出帕子为她擦拭脸上的血迹。

帝王盛宠:皇后很倾城映月挑衅章节试看

“姐姐……你何必如此?我已经……这样了……不妨事的……我谅她也不敢把我打死……姐姐……你还是不要为我受累了……她的冤家对头是我……姐姐……你还是走吧……”秀红声音微弱,然而再次获得迎春的姐妹关爱,这让她的心中分外温暖。

“呵——你们倒是好一处姐妹情深呀!秀红,你这个贱人,到底给了她什么好处?竟让迎春这个贱人对你如此?”映月插着腰,怒火中烧。

“好处?呵呵,你这个卑鄙小人是不会懂得真正的姐妹情谊的,你只会认为人与人之间只是单纯的利益关系!”迎春轻蔑地看了她一眼,继续为秀红擦拭脸庞。

“好呀,既然你们姐妹情深,那今天就让你们情深到底!来呀,给我狠狠地打迎春这个贱人!”映月气急败坏地指挥着那几个太监。

话音刚落,那几个太监就凶神恶煞一般地围了过来。

“姐姐……你快跑……你不要管我……”秀红焦急地推开迎春。

迎春却镇定地一笑,依然紧紧地拉住了秀红的手,淡然说道:“好妹妹,有什么好怕的?我就不信,他们今日还能把咱们打死了,我也就不信了,这后宫之大,就可以让她这个奴才翻了天?”

“呵呵,告诉你,我这个奴才是翻不了天,但是我的主子能翻天就够了。打!给我狠狠地打!”映月气得挑起脚来。

只见那两个太监抡起胳膊就要朝迎春打来。

迎春把眼一闭,把心一横,只等拿拳脚落在自己的身上。

其他的宫女都是呆呆地站立,吓得抖若筛糠一般。

“且慢!”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银铃般的声音响起。

众人循声望去,立刻觉得很不可思议。说话的人竟然是个身材娇小的小宫女。

“你为什么喊?”映月上下打量着芷君,只觉得她很眼生。

“芷君!”迎春睁开眼睛,见是芷君出声制止,立刻担心地叫起来。

“映月姑姑,您说了这么久的话,都有些口干舌燥了吧?我这刚好有几颗橄榄,姑姑可要将就着吃一颗,解解渴?”芷君满脸和煦的笑容。说着便从怀里掏出了一个丝帕,打开后果然是几颗碧绿的橄榄,她快步捧着殷勤地送到了映月这里。

“嗯,算你有孝心了!”映月脸上的怒容略微舒展了一些。

“姑姑,也站得乏了吧?坐下歇歇?”芷君又用衣袖把身旁的一块大青石上的土掸了掸,随后扶着映月坐了下来。

“你是哪个宫里的?”映月嚼着橄榄,果然觉得清香满口。

“回映月姑姑,奴婢是绮罗宫里的。”芷君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

“什么,绮罗宫?呸呸——”映月立刻像触电一般,弹起身子,并迅速地将口中的嚼碎的橄榄吐了出来。

“你个小贱人,莫非你想替你家姑姑毒我?”映月一把揪住了芷君的衣领。

芷君娇柔的身子立刻像一片秋风中无助的树叶。

“姑姑,姑姑,姑姑您息怒呀!芷君哪里敢害您呢?想巴结您还来不及了。你要是怕有毒,我这就吃给您看,这可是上好的的橄榄呢,整个内务府也供给不多的。妃以下的主子还都捞不到吃呢。”芷君连忙又拿出一颗,丢进了嘴里。

“哦?”映月立刻放了手,不由自主地跟着咂摸起嘴来。那口中橄榄遗留的清香的确还让她回味无穷呢。

“姑姑,您看,没毒吧?给,这些都孝敬给姑姑。”芷君双手捧着绢帕递了过去。

“嗯。”映月到底没有抵住诱惑。

芷君说得不假,这橄榄可是稀罕的东西。特别是这么湛清碧绿的,她只见琴妃吃过。自己却从来没有尝过这橄榄的滋味。

这几颗橄榄是昨晚丽妃赏给芷君的,芷君因想着今日和宫中姐妹们一边劳作一边吃,就揣在了怀里,不想倒是派上了大的用场。

能吃上一枚橄榄,可就是一个妃子的待遇了。这对于一个奴婢来说,简直是天大的荣耀。

“姑姑,可否觉得好吃?”芷君装出一脸谄媚的样子。

“唔——的确名不虚传!”映月闭着眼回味着这橄榄的滋味,忽地睁大了眼睛,探寻地看着芷君问道:“你这丫头有何用意?”

“姑姑,可否借一步说话?”芷君还是满脸讨好的笑容。

“嗯,走,咱们到那边的凉亭里去。”说罢,率先走了过去,随后,又有些不放心,招呼了两个太监跟了过来。

芷君随后跟上,她走了两步,又回头看了迎春一眼,示意她放心。

方才,迎春又让芷君见到了她的姐妹义气,因此,芷君在心中愈发认定了迎春是个不可多得的异性姐姐。故而,就算拼尽全力,她也要救下迎春。

自然,芷君也会保护自己的周全。漫漫的复仇之路还在等待着她,血洗家族耻辱的大任还等待着她。

“芷君……这小蹄子……怎么这样?真是见风使舵,没义气……的势利小人!”秀红愤愤然地说道。

“不,秀红,你不要如此说她。我觉得芷君这么做定然有她的道理。”迎春连忙轻声地告诫秀红。

刚才芷君看向迎春的眼神,让她对芷君有了足够的信心。

“好吧,这里无人?你有何事?可以说了。”秀红走进凉亭,翘起了二郎腿说道。

“映月姑姑在上,请受芷君一拜。”芷君二话不说,扑通跪在地上,就是三个响头。

“得了,得了,你快起来。你到底有何事,要对我行此跪拜大礼?”映月摆摆手,她隐隐觉得这个小丫头很不同寻常。

“请映月姑姑收我为徒吧!小的见识了映月姑姑的厉害,在这后宫的宫婢当中,映月姑姑就是当仁不让的第一人,故而芷君才诚挚恳请姑姑收下我。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日后,芷君定为姑姑马首是瞻。”芷君说着,就又要磕头。

“慢着,慢着。你先不要磕了。我且问你,你拜我为师,当真只是觉得我在这宫中的势力雄厚吗?”映月并非头脑简单之辈,在宫中破爬滚打了这么多年,她的城府可谓也是很深的。

“不瞒姑姑,我本是刚到绮罗宫的小宫女,迎春姑姑是我的教习姑姑。本来她待我还不薄,但近日,因为小的的女红深受丽妃娘娘的赏识,丽妃娘娘赏赐了我东西。所以迎春姑姑就对小的有了嫉妒之心,已经开始排挤我了。姑姑您想想,迎春可是绮罗宫的掌事,她如今已经视我为眼中钉,肉中刺,我日后岂能还有好日子过呢?姑姑您也知道,在这宫中若是没有了靠山,岂非就是等死。今日,小的见识了姑姑的果敢英才,心中钦佩不已,故而才一心想要跟随姑姑。还望姑姑成全。”说罢,芷君就又深深地俯下身去。

“哦……是这样……”映月慢慢回味着芷君的话。

虽然仅凭她的一面之词,映月不能完全相信;但看这丫头伶牙俐齿,处事果断机灵,又很懂得奉承巴结,若是收在身边,岂非也是一件好事?再说,这样日后在丽妃的身边也算是安了条眼线了。

“好吧,看你这丫头还算伶俐,今日我就收下你了!”思来想去,映月找不到任何不利之处,于是就答应下来。

“啊?真的?多谢映月姑姑成全,日后小的定为姑姑效犬马之劳!”芷君大喜过望,忍不住又是磕了三个响头。

“得了,得了起来吧!你对师傅有这份心就行了,看你这模样也是极好的,看把头再磕破了。”映月笑着拉起了芷君。

“师傅能收下徒弟,徒弟就是把头磕上一百个包也是乐此不疲。”芷君呵呵地憨笑着。

忽地芷君又想起了什么,从头上拔下一根玉簪双手奉到了映月的手上,“行事匆忙,徒弟也没有什么好笑纳师傅的,这点薄礼还请师傅笑纳。”

“嗨,你这孩子,还怪懂事儿的。”映月立刻把簪子接过来揣在了怀里,“可是,你如此讨好于我,你回到绮罗宫不是更不好交代了吗?”

“所以呀,这就得让师傅帮我一个忙了!”

“你说!”

“还请师傅手下留情,那迎春今日就不要打了。不如日后等徒弟寻个更好的时机,索性彻底除掉她,岂不让师傅大快人心?另外徒弟也早就恨她入骨,也请师傅体恤一下徒弟,给徒弟留个出气的机会如何?”

“这样……”映月上下打量着芷君,在斟酌她说话的真假。

芷君的巴结奉承让她十分受用,芷君的礼物又让她十分开心,可这会儿芷君说道要让她放过迎春,又令她不得不怀疑芷君的目的了。若是这小蹄子跟她玩花活儿,岂不是让她栽了吗?

“师傅不信徒弟?好吧,徒弟起个毒誓,今日徒弟所言若有半句虚话,他日便让我生个怪病,生不如死……”芷君指天对地的发起了毒誓。

“好啦,好啦,我信你就是。今日可是乞巧节,众人都是取个吉祥的,你何苦要发这个毒誓?”映月连忙打断了芷君的话。大宛国后宫的宫婢们都是很迷信于发誓的,更是对乞巧节这日特别在意。若不然,也不会为争一个好的挂女红的地方而大打出手了。

芷君能这样发毒誓,映月自然没有不信的道理了。

但芷君却不在意,头上三尺有神明,她就不信,自己一腔义气为搭救迎春而发下的假誓言会作数。

“其实师傅,徒弟这样打算也是为您好。”

“哦?为我好?你且说说,怎么个为我好法?”映月饶有兴趣地问道,她愈发地发现面前的这个小丫头不简单了。自己收她为徒,的确是个很好的选择呢。

“师傅,您想呀,今日您将迎春和秀红一并打死了,您是出了气了,也解决了昔日的宿仇。只是这光天化日之下,又在众目睽睽之中,你又如何堵得住悠悠之口呢?即便是琴妃娘娘再信任您,您也没有主管后宫奴婢的生杀大权。你就能敢保,这后宫无人管您了吗?皇后早就形同虚设,可不是还有一个太后了吗?就算是琴妃娘娘主管了后宫的大权,那您就能保证娟妃能善罢甘休?对了,还有奴婢的现主子——丽妃,虽然近几年她都不得宠了。可到底还有妃位在。秀红和迎春都是掌事的宫女。师傅您打狗还要看主人呢!你一下子为了这两个贱人,得罪了两个主子,说句不怕您不爱听的话?琴妃娘娘就算再信任您,也必然会觉得您给她惹了麻烦……”芷君说到此处,停了下来,静静地察言观色。

映月立刻不可置信地瞪着眼前这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这丫头莫不是精灵所变,为何对后宫的事情如此了如指掌?刚才她只是一时怒气上涌,只想着除掉迎春和秀红而后快,还真没有想周到。现下,经过芷君的提醒,她才幡然醒转。可不是吗,自己这一举分明也是害人不利己呀!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对后宫卓事洞察如此分明?”映月梦地站起身,厉声质问。

映月猛然意识到了芷君的不简单,既然这个丫头如此工于心计,那么她收她为徒又肯定有助益吗?谁又能担保她不是引火烧身呢?

“师傅,徒弟本是罪臣之后,来自掖庭。多少次挣扎在死亡线上,徒弟别无所求,只希望能在这后宫有块立锥之地,有一条活路。实不相瞒,徒弟在掖庭中就向老嬷嬷们多方打听,了解了这后宫的点点滴滴。只想着将来能找一个大的靠山,今日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让徒弟找到。徒弟已经在绮罗宫立足艰难,今日又与映月姑姑有此密谈,相信那迎春更不能容我,故而,徒弟还恳请师傅给一条活路呀!”芷君再次扑通跪倒,声泪俱下。

见芷君哭得实在伤心,那映月就莫名地动了恻隐之心。这小丫头句句说得在情在理,自己定是多心了。沉吟了片刻,她缓缓说道:“好了,你起来吧。我答应你就是了。”

“多谢师傅。”芷君连忙起身,抹了抹眼泪。

“那依你之见,今天的事情该如何收场?”映月探视地问道。

“依徒弟的拙见,师傅不如今日就索性放她们一马,山高水长,机会还多得是。师傅要想惩治她们,明打岂有暗算来得轻松便利?杀了人还能全身而退才是最高明,师傅您说对吗?”

“嗯,很有几分道理。”映月细细咂摸着芷君的话。

“师傅谬赞了,其实师傅心中智慧定强过徒弟百倍,不过是一时性急,没有想起来罢了。”

“呵呵,你这丫头的一张嘴呀,说出话来实在动听。”映月勾起红唇,露出一抹满意的微笑。

“多谢师傅夸赞。”芷君谦恭回道。

“不过,你可别指望我今日就把你带回淑云宫,我还要让你留在绮罗宫呢,日后就做我的眼线。”映月皮笑肉不笑道。

“师傅……您这是……”芷君立刻变了脸色。

然而这却只是芷君的表面掩饰而已,其实心中芷君正是乐得很呢。

映月能做到淑云宫掌事的位置自然手段非常,那琴妃又素来是个狠绝的角色。这么多年来,这映月在其手下,不知干了多少心狠手辣之事。所以芷君完全能够料定,自己的这番话一定不会让映月全信。映月大多是不能将她带回身边的。

芷君正是利用映月这半信半疑的心理,知道映月反而会把她留在绮罗宫,更会索性让她当眼线,让她时时处在危险之地。

若是发现芷君是真心,那么自然更好,她可以坐收渔网之利;可若芷君是假意,可她今日之举已经开罪了迎春等人,日后在宫中也用不着她亲自动手,自有迎春和秀红来收拾芷君。

不过最终打动映月的那句话却是:明打岂有暗算来得便利?杀人要讲究全身而退才是上上之策。

芷君害怕的表情让映月不由更加相信了芷君的衷心,她随即勾唇一笑道:“我的好徒儿,你也不必害怕。有师傅给你坐镇,谅那两个贱人也不能把你怎样。只是你以后需日日小心那两个贱人的暗算了。”

“多谢师傅疼惜。”芷君做出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师傅,徒弟一定会多多留心。”

“那你一会儿打算如何向迎春那个贱人解释?”

“这个请师傅放心,我就说是我费尽唇舌向您求情,并将丽妃刚刚赏赐我的玉簪给了您,才说动您肯网开一面的。师傅,您说徒儿这样回答可好?可能让迎春那个贱人相信?”

“嗯,倒是也合情合理。迎春那个贱人还是有点善心的。明摆着是你救了她,她也不会太过多想。你放心,一会儿人前,我也会替你说话,让那贱人信你就是。”映月满意地一笑。

“多谢师傅帮衬。”芷君又是一揖到地。

“好啦,不必这些虚礼啦。我只巴望着你日后真的能给我办成几件大事,才不枉咱们师徒一场。”映月走到芷君的身边,用力地拍着她的肩膀。

“请师傅放心,徒儿定不辱师命。”芷君信誓旦旦。

高大芙蓉树的周围,所有的宫女还都在焦急忐忑地等待着。

碧玺更是心急如焚,她刚才本想劝芷君不要趟这浑水,反正那映月也是冲着迎春和秀红两个,与她们姐妹没有半点关系。可是芷君反应太快了,根本就不容得她出言相劝。再说她也看到那映月如此心狠手辣,若是开罪了映月,她这小命岂不就香消玉殒了?

“哎呀,姐姐怎么去了这么久呢?莫不是被那映月……?”碧玺心中暗想,不由就红了眼圈。如今她可就芷君一个亲人了,现在就算进了绮罗宫,但诸事还都要仰仗芷君照应了。再说,看现下这形势,这绮罗宫也绝非一个安全之地。芷君若是真有个三长两短,她日后再去靠谁?

“哼!定是个谄媚的小人,当日算我看错了她。姐姐,你不要管我,我现在身上有伤,跑不了多远,趁现在看守咱们的太监少了两个,姐姐,你赶紧去找丽妃娘娘。主仆一场,她怎么也会护你周全的。”秀红偷偷地跟迎春说道。

迎春却是轻轻摇摇头,没有理会秀红的建议。或许是心有灵犀一点通的原因吧,迎春绝对相信芷君定不会背负自己,投靠映月那个奸佞。只是这也去了快半个时辰了,尽管芷君聪慧过人,但是映月那厮心狠手辣,芷君毕竟年纪太小,真的能应付自如,全身而退吗?

“姐姐,芷君姐姐回来啦!”远远地看到芷君的身影从一棵桃树后走出来,碧玺就经不住兴奋地大叫起来。

“莫要大声!”青儿连忙捂住了她的嘴。

众人看到,芷君的身后跟着映月,再往后是刚才一同去的那两个太监。

“小人!”秀红忍不住恨恨地骂了一句。

芷君走到了碧玺的身边只是紧握着碧玺的手不发一言。碧玺有心问她,方才到底都说了什么,却见芷君只是一味地望着迎春,便把到了嘴边的话都咽了下去。

芷君遥遥的向迎春传递着胜利的眼神。迎春立刻会意,朝着她眨了眨眼。

“哼!今日本姑姑也乏了,不想打了。你们这群贱人,端底也是借着乞巧节的光儿了。这吉利讨巧的日子,本姑姑也不想有太多的血腥。故而今日本姑姑就决定放你们一马。还不快谢谢本姑姑的仁善之心!”迎春说罢,挑衅地看向了迎春和秀红。

迎春大脑飞速一转,马上决定还是好汉不吃眼前亏。连忙和缓了语气道:“是呀,映月妹妹,你我还有秀红三人本是一同进宫学规矩的好姐妹,到底也是误会一场。今日你肯网开一面,我自当铭记在心。日后,咱们定当和睦相处。”说完,还拉了拉秀红的衣袖,示意她也说两句软和的话。

无奈秀红的脾气太过执拗,真是打死也不知求饶的主。只见她把头一扭,只齐着牙缝冷哼了几声。

阅读全文
帝王盛宠:皇后很倾城

帝王盛宠:皇后很倾城

玉芷君,十二岁的纤弱女子,有倾国倾城之貌,经天纬地之才,由掖庭卑微宫女的身份进入后宫。背负着家族的血海深仇,藏着重振家族的宏天大志。宫斗权谋,步步为营,时时惊心。她创造了两代为后的奇迹,更深受两代君王的宠爱。血雨腥风中,她与绝美无铸的男主又会发生了怎样的爱恨情仇?风霜雪雨中,她有和多少英俊非凡的男配发生了什么动人心魄的故事?当雪洗前仇,大败劲敌,登上高位之后,她饱经风霜心又能为幸福所填满吗?

古代言情|墨韵兰香

小说详情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