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资讯

《家妻难追》小说完结版精彩试读,《家妻难追》最新章节列表

时间:2020-11-14 10:23:16分类:古代言情

《家妻难追》最新章节隔街相望和欺负小姑娘由网友提供,云小小 百里风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作品,生活阅读网免费提供家妻难追最新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

家妻难追

推荐指数:8分

《家妻难追》在线看

同意一个人只有具有很深厚的文学底蕴才能写好一本书这个观点,所以真的觉得家妻难追这本书质量很高。

家妻难追隔街相望免费试读

太后这锦袍是要寿诞之日穿的,那自然是能让人眼前一亮,朝堂之内,文武百官,少不得有那些个达官贵人看在眼里。

京城里,什么最吃香?

无非就是胭脂俗粉还有锦华绸缎,男人们要忙于家业,自然是没这闲工夫的,那么这等闲聊之事自然就是后院女人们了。

太后这一亮相,那些个官家小姐和贵妇夫人自然是要四处打听的。

这么一来,云小小的名气自然不用说。

听她这么一说,云小小大惊,她并不想出名,也不想自己的名字在达官贵人们之间传开。

她知道百里风在麒龙也是有生意往来的,若是让他知道,恐怕没什么好下场。

百里风以前就跟她说过,不许她在外抛头露脸,虽然现在已经和他没有关系了,而且云小小也不想和他有什么瓜葛。

可万一他碍于颜面,与她闹起来,面子里子都不好看。

所谓前夫前妻这种事,最是沾染不得。

云小小想到百里风,心里闷闷的难受,于是连忙和媚娘说,“媚娘,对于这事,我需要你帮帮我。”

媚娘诧异,挑眉无声的询问。

云小小正了正脸色,道:“我可不可以入驻在绣衣坊,以绣衣坊绣娘的名义对外宣称?”

媚娘微微一愣,有些不解。

云小小见她不说话,以为她不答应,就有些着急,忙急道:“我...我就是觉得我什么身份背景也没有,怕无故招惹上祸端,就想着借着绣衣坊的名义,我....”

她话说到一半,就被媚娘打断,媚娘脸色正然,道:“你知不知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云小小见她突然这样,也不多说了,点了点头,哑然无语。

媚娘皱眉,“你要知道,你这话一出,这名声就与你无关了,换句话说,你这名声就完全落在了绣衣坊,就算日后有生意,也与你无关。”

云小小一愣,没想到媚娘在意的竟是这些,她噗嗤一声笑出了声,点头允诺,“我知道。”

媚娘皱眉,这丫头到底知道不知道具体的情况啊,还笑,还笑的这般开怀。

云小小见她疑惑,也不卖关子,直言道:“我既然能说出这话,自然是明白其中道理的,我不在意那些个名和利,我只需要一个可以维持我生活的生计罢了。”

说到这,她眉目一转,看向媚娘,又道:“但绣衣坊不同,绣衣坊需要名,也需要利,如果这番仗着太后的这件衣袍真能打响名号的话,绣衣坊不管从哪方面来说,都是赚到了。”

媚娘被她说的心动,脸上却是平静无波,慢慢悠悠的斜靠在一旁的软榻上。

见她看向自己,媚娘轻笑,“你说的有道理,但是小小儿,你不觉得亏?”

云小小摇头,“亏不亏的,我不在乎,只要钱到位,我无所谓。”

云小小说的坚定,她已经清楚了自己眼下的处境,她需要钱,不管是还债还是供养云灵。

她都需要一笔可观的收入,哪怕是为了以后的她着想,钱财也是必不可少的。

媚娘是真的心动了,云小小说的没错,她的绣衣坊眼下最需要的就是名气,虽然眼下在京城是有那么一点可观的名气。

可是,不够,远远不够。

她思索片刻,眸光流转,看向云小小,“你当真如此想?”

云小小点头,“我当真如此想。”

媚娘媚眼弯弯,轻笑:“那行,成交,当然了,我只要名气,其余的,归你。”

云小小喜道:“好。”

媚娘又和她瞎扯了一会,然后带着人走了,等人走远,云灵屁颠屁颠的跑过来问,“小姐,媚娘姐姐怎么突然想起来给我们拜年了。”

云小小看了她一眼,温柔的刮了下她的鼻子,道:“自然是有事而来,好了,你饿不饿?我给你做饭。”

听小姐这样说,云灵也不多问了,笑眯眯的开口,“我想吃小姐下的鸡丝汤面。”

云小小一点没犹豫,大手一挥:“好。”

.....

年后,云小小赶在约定时间前把衣服赶制了出来,听到消息,那公主就直接传话说,要亲自上门取货。

云小小与媚娘站在一间屋子里,静静的等着,没过一会,一道清脆响亮的声音传来:“他们可在屋里?”

云小小与媚娘对眼一望,皆从椅子上起身,瞬间的功夫,那公主便进了屋。

一身广袖镂空云织长裙,腰系月牙锦缎腰带,腰带上还挂着一个小小的碧玉铃铛,随着她的步伐叮当作响。

手腕和衣襟领口的位置都有一圈象牙白上好狐貂,衬的她原本就白皙的皮肤更是白了不少。

一件宽大的暗红刺绣的披风包裹着她纤细的身姿,不得不说,皇家公主就是不一样。

这一整套下来,端的是锦荣华贵,贵气十足。

一进屋,欣阳公主身后的小丫鬟便将欣阳身上的披风解下,搂在怀里站在一旁。

欣阳公主手里端着精致的暖炉,慢慢悠悠的走到屋子里唯一的一张软榻坐下。

伸手抚平没有一点褶皱的衣裙,抬眼看向云小小,居高临下的开口问道:“衣服可带来了?”

云小小微微福身,算是请安,将一旁的包袱打开,一件华丽非凡的衣裳就展露在众人眼里。

“还请公主过目。”

在交接的时候,王公公就隐晦的提过,这是给太后做的衣裳,所以对于身份这件事,欣阳也不做计较。

目光扫过那件衣裳,眼里飞快的闪过一抹惊艳,而后也不管什么颜面不颜面,姿态不姿态。

直接起身,大步走到一旁的桌子上,抬手就将那衣裳拿在手上细细打量,眼中的惊艳更甚,不免激动的开口道:“绝妙!真是绝妙!这下母后定会喜欢。”

云小小与媚娘再次对望一眼,唇角微动并不多言。

但是欣阳身后的丫鬟看不下去了,走过去在自家主子耳边说了几句,随即就见欣阳眉眼一瞥。

瞥到了云小小与媚娘,迅速收起眼底的满意,重新端起了架子,这才朝身后的丫鬟使了个眼色。

丫鬟会意,上前一步将包袱重新系好,端在手里继续站回原位。

欣阳这才将目光转向云小小,唇角微动,道:“你这手艺我十分满意,念着你又是提前完工,除了之前答应你的尾款,再赏你十两银子作为打赏。”

云小小一听还有打赏,自然是乐意的,上前一步谢道:“谢公主赞赏。”

欣阳点了点头,“嗯,既然如此,便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如意。”

欣阳喊了一声,便见另一个丫鬟从怀里掏出一大包东西上前一步递给云小小,道:“云姑娘,这是余下的五十两银子,还有十两银子我也一并放进去了,一共六十两,您不妨点点?”

云小小接过,这一大包还是有一定分量的,说实在的,她也想现在就清点一番,但眼下的情况,是万万不能的。

怎么说,也得给这位欣阳公主一点面子。

于是,她只好昧着良心说,“银子我就不点了,我相信公主也不会为难我一个小小的绣娘。”

很显然,欣阳对她的说辞很满意,抬眉扫了她一眼,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只是轻轻点了点头便起身打算离开。

云小小和媚娘一直等她晃悠着步子走远,完全看不见背影了才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欣阳公主一走,媚娘就很没形象的软在一旁的椅子上,没个正形的斜靠着,媚眼弯弯,看向身旁的人打趣道::“人走了,你可以清点银子了。”

这话说的着实有点揶揄的味道,云小小也不恼,竟直接顺着她的话往下接,笑道:“我觉得也是。”

说完,就真的打开袋子一一清点起来。

媚娘嘴角一僵,有些无奈。

今日媚娘亲自陪同前来,主要还是因为前几日她两私下签订的协议,要不然,媚娘才不来这眼高于顶的公主面前瞎凑热闹。

如今人走了,她也就随意起来了,左右这也是她的地盘。

交了货,也就相当于迈出了第一步,接下来,就只等着收获好名声了。

媚娘略有些轻松的拍拍自己身边的位置,挑眉看向云小小道:“小小儿,过来坐。”

云小小正好点完,抬眼,眉眼弯弯,这会也不客气,直接坐在她身边。

瞧着她满眼都是亮闪闪的金光,媚娘嘴角抽了抽,有点看不下去了,她斜睨着她,道:“才这么点银子就值得你高兴成这样?”

媚娘哪里知道,这可是云小小这辈子头一份自己挣的巨款,凡事都有头一遭,哪能不开心的?

所以,听到她这么问,云小小也配合的点着头,“对啊,毕竟我现在是个负债之人,还要供灵儿上学,穷得很。”

哪有人直接把穷挂在嘴边的?云小小的回答彻底颠覆了媚娘的三观,她自上而下暗自打量了云小小一眼。

见她虽然如此,却没有那些个小家子气,反而落落大方。

见此,她倒是放心不少,连带着,心里对她的好感也跟着上升了一点。

云小小自己美滋滋的乐了一会,忽而又想起了什么,便有些不自信的侧头去看媚娘,问道:“媚娘觉得仅凭这一件衣裳,当真能在宴会上大放异彩?”

听到这话,媚娘没好气的嗔了她一眼,如果说之前看到半成品的时候她只有五成把握,那现在,那绝对是十成十的把握。

不是她夸大其词,而是事实就是如此,想到这里她不仅看了一眼身旁的丫头。

眸光流转,嘴角勾了点弧度,有点意味不明的意思。

这丫头还真是个宝贝,也不知道后面又加了道什么工序,总之今天在看到成品的时候,饶是她,也不禁想要拍手叫好。

她这头暗测测的打量,而云小小则是被她看的有些心慌,不免皱了皱眉,问:“你为何这样看我?”

媚娘装作没事人一样,瞬间转移了目光,“没事。”

云小小:“.......”

媚娘伸了个懒腰,顿觉有些犯困,不禁打了个哈欠。

云小小看了,很有眼力见的开口道:“时辰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灵儿还在家等我。”

说完,随起了身。

媚娘也不留她,毕竟这会她真是有点困,想要回房小憩一会,便大手一挥,“好,要不要我派个人送你回去?”

云小小笑着摇摇头,礼貌拒绝。

......

走在冰天雪地的道路上,虽然被冻的鼻尖通红,瑟瑟发抖,但云小小心里还是暖烘烘的。

大概是因为怀里的一大包银子,又或是因为自己顺利完成了任务,总之,这么些日子,总算是有了些盼头。

心情一好,这脸上的笑也就不免多了些,然后.....然后她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在街对面响起。

“喂,什么事这么高兴?笑的嘴都合不拢了?说出来给爷也乐一乐?”

云小小微愣,随即抬眼看去,果然在街对面的一间茶肆里,发现南靖正吊儿郎当的坐在外面露天的茶椅上笑看着自己。

也不知道这人是真风流还是充门面,在这天寒地冻的大冷天竟然还能悠然自得的摇着手里的骨扇。

云小小都替他觉得冷,瑟缩了一下脖子,她也不能不理他,毕竟她们之间还有债主和债徒这层关系在呢。

于是,云小小找到了自己的定位,恭敬的朝着南靖行了一礼,事后不着痕迹的转移话题道:“公子怎么会出现在这?”

南靖眼里闪过一抹淡笑,也不介意她这会跟自己面前耍点小聪明,跟她一样,他这会心情也不错。

他坐在二楼,她站在楼下,哪怕两人隔街隔楼相望,也丝毫不影响他那浪荡的性子。

只见他嘴角微勾,眼角微挑,手里的骨扇被他唰的一下收回,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拍着手心,带着些勾人的意味开口道:“本公子若说在等你,你信吗?”

云小小被他这放浪的话一噎,有些尴尬,但也没敢直接就耍脸子。

毕竟她怎么说也是在后院女人堆里呆过的女人,看脸色这种事可谓是天生使然。

家妻难追隔街相望免费试读

饶是隔得这么远,她也能看出来南靖这话只是开玩笑,并没有半点调戏的意味,虽然....这玩笑话有些过分了些,但也无碍。

再加上之前在破庙里对他的凶狠记忆,云小小也就不敢有什么其他的动作。

只是轻轻笑了笑,并不接话。

然后,时间一长,南靖就有点端不起脸面了,见云小小依旧只是笑看着他,一点没有出声的意思。

便也就不打算继续开玩笑,麻溜的给自己找台阶下。

收回风流浪子形象,他身子往后一仰,笑问道:“小丫头,要不要上来喝一杯?”

在四面透风的茶肆里喝茶?云小小看了眼环境,果断的摇头拒绝。

南靖自然猜到了她的反应,却还是啧啧出声,摇头叹息:“那可真是太可惜了。”

云小小:“.......”

看了眼天色,时辰不早了,她的确应该回去了。

于是乎,她瞧了一眼还在故作风流的男人道:“南公子,我还有事,便先告辞了。”

说完,也不等南靖做何感想,她身子一转便大步向前,丝毫没有停留的意思,别说转身了,连个回眸都没有。

南靖看着那不断远去的背影灿烂一笑,挑了挑眉,也没出声阻止,任凭她越走越快,避自己于洪水猛兽。

....

云小小是真的想着云灵,所以片刻也没有耽搁,直接回了家。

她出去的早,回来的也早,以至于云灵都没有算到她回来的时间。

刚打了水想要洗衣服,一个抬眼间,云小小就已经进了院门。

两人大眼瞪小眼,直直看了好一会。

终于,云小小开口了,她惊愕的看了一眼云灵,又看了一眼地上盆子里的衣服,眨巴着眼睛问道:“灵儿,你在....做什么?”

云灵也是尴尬,四目相对之下只好硬着头皮回答:“洗衣服。”

云小小:“冷水?”

云灵犹豫了片刻,看了一眼一点热气都没有的盆,点头默认。

云小小终于是没忍住,微微闭眼深吸了一口气,上前一步就一巴掌拍在云灵的脑袋上!

“不是说好不让你洗衣服吗?就算要洗你怎么也不知道用热水洗?这大冬天的,多冷啊!”

尽管动了手,语气也凶巴巴的,但云小小骨子里就是个温柔的人,所以这话从她嘴里说出来一点威慑力都没有。

反而在她抓住云灵手的时候,让云灵感动不已。

云灵暗自用了些力气,试图将手从她手里抽出来,结果刚用力,自家小姐就抬眼瞪她。

云灵瞬间不敢动了,乖乖的任由她仔细的查看自己的手。

云小小的手掌白皙娇嫩,反观云灵的手,就有些惨不忍睹。

大概是因为之前的生活,所以她的皮肤有些黑,手上还有茧。

两下这样一对比,自然而然的就有些差距,云灵红着脸有些不想让小姐看。

但她哪里知道,此时云小小可不在乎她的手好不好看,她现在在乎的,是有没有长冻疮。

冻疮这玩意,云小小小时候长过,自然知道其中滋味,那是真的难受,又痒又疼,严重起来恨不得剁手!

所以一到冬天,她就把自己保护的严严实实,能不冻手就不冻手,能不碰冰的就断不会碰冷的。

同时,她对云灵也是这样交代的,却没想到,这丫头人前一套,背后一套,她前脚一出,后脚她就打算自己打水洗衣服。

院子里就有口深井,毫无疑问,水就是从里面打出来的。

这寒冬腊月的,可想而而知,处于地下的井水有多病,亏得这丫头也能下得去手,云小小真的不知道该说她什么好。

仔细检查了一遍,见她的手没什么大碍,她这才放下心来,拉着她的手直接往自己屋子里去。

云灵不得不跟上她的步伐,见她大步向前,也不说话,心下就有些忐忑,惴惴不安的开口喊道:“小姐?”

云小小还是不理她,直把人带进屋,安排在炕沿上稳稳当当的坐着,才沉声开口。

“云灵,是不是我的话你也不听了?”

百里老夫人喜欢云小小,而云小小又是百里风的妻子,所以老夫人自然而然的就把她当当家主母培养。

所以,哪怕她性子再柔,板着脸沉着声的样子还是多少有点威严。

云灵几乎是立刻就被唬住了,她一听小姐喊她全名,就坐立不安了起来,刚想站起,却不得不在小姐的眼神镇压下乖乖坐下。

她害怕极了,眼巴巴的看着云小小,失声否认,“小姐,我没有,我没有不听小姐的话。”

云小小目光沉沉,“那你刚才又是在做什么?我有没有说过不让你在冬日里用冷水洗东西?”

云灵心虚的低着头,闷声道:“有。”

云小小:“那你又为何要洗衣服?偏偏还特意用的冷水!”

云灵低着头,不说话。

心里却慌的不行,她在做这件事的时候,并没有想那么多,想着家里的衣服堆的多,是时候洗一洗了。

于是便起了洗衣服的念头,可一想到还要烧水,免不得又要浪费柴火,所以便直接用了冷水。

可没想到小姐今日回来的这般早,她这刚起头就被抓了个正着。

她心虚不已,却害怕小姐真的生气,于是乎,她着急之下竟然直接哭了出来。

“我错了,小姐,我以后一定听小姐的话,再也不敢了。”

她一边哭还一边抽泣着说出这句话。

云小小整个人都懵了,她承认,刚才刻意板着脸是想吓一吓云灵,好让她长点记性,却没想到,直接把她吓哭!

让她不得不怀疑,自己板着脸的样子难道真的这般可怕?活生生的竟然还能把人给吓哭?

愣神片刻,她连忙收起黑脸模样,手忙脚乱的安慰,“你别哭,我没有要怪你的意思。”

云灵抽泣着眼泪汪汪的看着她,那幅小可怜模样瞬间就让云小小惭愧不已。

自己这么大个人了,竟然还欺负人家小丫头,真是.....无奈扶额。

云灵哭闹了一场,也就把这事翻了过去,但云小小还是特意叮嘱了她,日后再不能用冷水洗衣服了。

过新年过新年,转眼间又过去了一年,仔细想想,她离开百里府已经有大半年的时间了。

时间过的真是快啊!云小小来不及感叹,便再次忙活了起来。

果然如媚娘所说的那样,太后的新衣在宴会上大出风头,别说那些大家闺秀惦记,就是那些个名门贵妇也眼馋的不行。

媚娘也不知道是怎么打听到的消息,一回来就立马派人来找她,凑在一块说了大半天。

什么欣阳公主太不要脸,竟然点名要嫁给自家亲叔叔!幸好那什么王爷意志坚定,才免了这场祸端。

什么因着太后高兴,皇上龙颜大悦,赏赐了欣阳公主一大堆礼品。

什么哪家的小姐也在宴会上大出风头,深的皇上喜爱....

总之一大堆八卦,当然了,云小小对这些可不感兴趣,她在乎的,无非就是这件衣裳能不能给她带来利益。

当媚娘扯了一大堆,终于扯到了正题上的时候,她已经喝了不下三盏茶。

暗自摸了摸圆滚滚的肚子,她实在是想不通媚娘看上去这么一个精明的人,怎的也这般八卦。

媚娘说的口干舌燥,趁着停下来的空档,想要给自己倒杯水润润嗓子。

只不过,这手刚伸出去,就已经有人比她快了一步,瞧着手里这杯被强行塞进手心的茶,她忍不住感叹,“果然,还是小小儿对我好。”

说完,便仰头喝个精光。

看她如此急切,云小小忍不住开口问道:“还要吗?”

媚娘点头,“还要。”

云小小连忙又抬手给她倒了一杯,媚娘毫不客气,再次仰头一饮而尽。

两杯茶水下肚,总算是感觉嗓子又活络了过来,媚娘便又打算开始刚才的话题。

“我觉得那欣阳公主真是太不要脸了,自己的亲叔叔都想肖想,我看呐,就是.....”

云小小暗道不妙,直接开口打断道:“媚娘,欣阳公主那可有什么动静?”

媚娘一愣,然后想了想,道:“你且放心,宴会结束的第二天,就有人上门找那欣阳公主打探情况,想必过几日,我们绣衣坊也要被人踏破门槛了。”

说起生意,媚娘收起了那副八卦的模样,整个人变得精明起来,就连眼里泛着淡淡的精光,一看就是个有计谋的。

云小小却还是有些担心,轻声问道:“那欣阳公主若是不愿意说,把我们该怎么办?”

媚娘单手撑着自己的下巴,姿态慵懒,眼睛微眯,“你放心,她不会不肯说的,哪怕只是为了维持那些表面的关系,她也势必会知无不言,言而不尽。”

得到了满意的回复,云小小便不再开口,再次低头抿了一口杯中的茶水。

心里却在想,皇家果然是个虚伪又毫无自由的地方,哪怕心下不愿,也要装作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

云小小心下有点替欣阳公主感到悲哀,另外,她又觉得当初百里风说的没错,没事切莫要与皇家的人染上瓜葛,若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难怪这么些年来,百里风从来没有跟皇家的人打过交道,恐怕也是碍于这一点吧。

朦胧间又想起了那个男人,云小小抿了抿唇,不动声色的闪了一下眸子。

媚娘说完之后就想起了什么,不动声色的打量着云小小,见她竟然在出神,不由的有些惊讶。

毕竟在她的印象中,云小小一直是个温温柔柔的水乡女子,做事认真,也有礼貌,这般出神倒是第一次见。

等了好一会,见她还没有要回神的意思,媚娘只好把她唤醒。

“小小儿?”

“嗯?”云小小抬眼,看向媚娘。

媚娘姿态慵懒,手里因为没有拿烟杆,所以有些无聊的敲着桌面,伴着清脆的声响,她缓缓开口道:“想什么呢?竟然这般出神。”

云小小眸光闪动了一下,微微垂眸,回道:“没想什么。”

媚娘有着自己的小算盘,见她这样,也不多问,而是直接转移话题问道:“如果真如你我所料那般,恐怕日后的生意只多不少。”

云小小抬眼看她,示意她继续往下说。

媚娘也不啰嗦,直言道:“光凭你一人之力,我觉得恐怕不行。”

云小小勾了勾唇,笑道:“这事我早有考量,如今既然我们两家合作,那自然也要找你要些人才是。”

听到这话,媚娘眼睛一亮,这话的意思是,她要把她的手艺传授出来?

媚娘有些不确定的看了她一眼,却不想,直直的对上云小小那双带笑的眼睛,心下一喜,她问:“不知小小儿要多少人?”

云小小思量了一下,开口道:“这个,还是按生意的好坏来定量吧,若是生意好,我就挑那么十几个人,若是生意不好,那五六人足矣。”

媚娘有些失望,才那么少几个人,她还想让自己这整个绣衣坊的人都学会来着。

不过,如此已经很好了,毕竟人家这独门手艺,愿意相授就已经很不错了。

于是乎,她大手一挥,准了,并承诺到时候人选这一块,可以让云小小自己来挑。

云小小自然是满意的,她笑了笑,道:“这样的话,第一批刺绣就需要媚娘在交接货的时候把时间延长些。”

“这个自然没问题,包在我身上。”媚娘笑容璀璨,原本就长得妖媚的一张脸上如今更是魅惑不已。

看的云小小一个姑娘家都有点脸红,连忙移开目光。

今日她没把云灵留在家里,而是带来了绣衣坊,等到云小小和媚娘说完正事,两人出去的时候。

就看到不远处的一个角落里,云灵正在跟一个年纪稍大些的绣娘在吵着什么。

云小小皱了皱眉,拎着裙角大步就往那边走。

越走越近,就听到那绣娘正双手叉腰,面容怒色的大骂道:“你个小丫头片子,别以为你有个不要脸的姐姐就可以在我们这胡作非为!

我告诉你,要不是我们东家可怜你们,上回那桩生意能落在你们头上?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我呸,真是一点脸都不要!”

阅读全文
家妻难追

家妻难追

一纸休书,云小小成为下堂妻。原以为生活将永无光明,后来才发现,原来生活也不过如此。捡个丫鬟,抱个金主,从此日子过的风生水起。却不想前夫找上门...

古代言情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