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资讯

《诡门棺》最新章节列表精彩免费阅读

时间:2020-11-13 20:18:01分类:悬疑推理

我的心情一直很低沉,笼罩着一层比夜晚还要深的阴霾,老邢怎么就变成杀人犯了呢?刚才赵大虎明明说过,老黄和工头是被它弄死的,鬼魂也会说谎骗人?十几分钟后,我又一次来到了老邢挖坑的地方,这次蒋警官摸出了一把铁铲。蒋警官把铁铲递给我,“你替我挖吧,我要录像,没准能发现什么线索,录了像可以当做呈堂证供。”我机械地抓过铁铲,走到填坑的地方正要下铲,正在摆弄手机的蒋警官忽然惊呼一声,“小陈,你先别动手!”

诡门棺

推荐指数:8分

《诡门棺》在线看

我觉得我看了诡门棺之后,老夫的少女心都萌翻了,大虫这书写得太好了。好羡慕主角他们之间的感情啊!推荐给大家看看:

诡门棺开箱免费试读

我语气发抖,仍旧在机械地重复上一个问题,“为什么?”

“如果我知道为什么,早就把他绳之以法了。”蒋警官很无奈地说,“总之你记住我的话,离老邢越远越好,还有,如果老邢给过你什么东西,或者交代过什么,你都拿出来,赶紧交给我!”

大脑中犹如划过一道闪电,我忽然想起了刚才那个叫李雪的女孩。

她临走前也说过,让我小心身边的人。

我身边的人是谁?

想来想去,也只有老邢一个。

我更迷茫了,回想这三年相处的时光,老邢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但是他对我真的不错,该教的都教给我了,工作上也对我很照顾,一直在扮演宽厚长辈的形象。

这种人,会是杀人犯吗?

蒋警官弹了弹烟灰,“你在想什么?”

我回过神道,“没……没什么。”

可能是我太崩溃了,蒋警官走上来,用手按住了我的肩,“老邢走的时候,真的没给过你什么东西?”

我大脑一片混乱,忽然想到了那个行李箱,拍着大腿说,“有……我知道老邢临走前埋过一个箱子,箱子里有……”

“有什么?”蒋警官一脸凝重。

我也说不上来,本来想说有铃铛,可铃铛却离奇地出现在我的口袋里,已经被刚才的神秘女孩拿走了,我该怎么圆这个事情?

蒋警官笑了笑,“你是不是在隐瞒什么?”

我还是不说话,蒋警官抛掉烟蒂说,“走,带我去老邢埋行李箱的地方看一看,或许能找到蛛丝马迹!”

我麻木地站起来,带领蒋警官走向那片树林。

我的心情一直很低沉,笼罩着一层比夜晚还要深的阴霾,老邢怎么就变成杀人犯了呢?

刚才赵大虎明明说过,老黄和工头是被它弄死的,鬼魂也会说谎骗人?

十几分钟后,我又一次来到了老邢挖坑的地方,这次蒋警官摸出了一把铁铲。

蒋警官把铁铲递给我,“你替我挖吧,我要录像,没准能发现什么线索,录了像可以当做呈堂证供。”

我机械地抓过铁铲,走到填坑的地方正要下铲,正在摆弄手机的蒋警官忽然惊呼一声,“小陈,你先别动手!”

我回头,露出一张茫然的脸,“怎么了?”

蒋警官指了指我脚下的泥渍,脸色有点发白,“有血……那么大一滩血渍,你没看到吗?”

血?

我懵了,本能把头低下去,脚边的土壤下混合着一大滩紫黑色的血渍,鲜血已经凝固了,形成一片褐色的土壤。

卧槽!

我浑身的寒毛炸开,赶紧退到蒋警官身边,“这里……怎么会有血,这是谁的血?”

“不知道!”蒋警官把脸沉下去,目光有点低沉,“把铲子递给我,我来挖!”

我和蒋警官交换了下,由我来录像,蒋警官则蹲到泥坑边缘,沿着土坯重重地下了一铲。

钢刃剁在发干的泥土上,一层猩红的土壤被蒋警官撬起来。

我闻到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蒋警官快速下铲,两分钟后行李箱重新暴露在我眼前,整个已经被鲜血浸透了。

蒋警官的脸色有点吓人,他回头说,“行李箱有密码锁,你知不知道密码是多少?”

我嗓子很干哑,“123!”

蒋警官立刻输入密码,回头说,“不对!”

我不解道,“老邢设置的密码很简单,不是123就是321,不会有别的。”

蒋警官问我为什么那么笃定,我支支吾吾的,不敢告诉他我下午刚开过密码锁。

蒋警官站起来说,“你站远一点。”

说完他把铁铲举起来,钢刃对准了密码箱。

我忙说,“这样不好吧,这是老邢的私人物品!”

我听到蒋警官在冷笑,“我倒是很想知道,老邢埋私人物品的地方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血渍?只要你能给出个合理的解释,这箱子我就不开了。”

我低头不说话。

蒋警官暴喝一声,“让开点!”

说完他把手臂往下一压,钢刃带着锐响,狠狠切在密码箱上,蹦碎的密码锁被拉开一道缺口。

我看见了一只断手。

一条森白的胳膊直接沿着破口耷拉出来,暴露我和蒋警官面前!

“卧槽!”

不仅是我,蒋警官也吓得脸皮哆嗦,我俩同时爆了声粗口,一致往后退了好几步远。

手臂沿着破口搭耸下来,好像长在行李箱上似的,手掌弯曲,森白的指缝中沾满了大片血渍,深深刺激着我的眼球。

我声音开始发抖了,感觉到呼吸很急促,“这是手,从活人身上砍下来的……”

蒋警官也带着颤音,“我没瞎,不用你提醒。”

他猛然转身看着我,语气前所未有的低沉,“你确定行李箱是老邢的?”

我颤抖着牙根说,“是……我亲眼看见他埋的!”

“果然是这个老东西!”蒋警官小心翼翼地找出一张白布,用白布将断手覆盖住,一点点往外拉,断手一直延伸到了手肘部分,断腕处很平整,翻着发白的肉沫,更像是用锯子锯掉的。

断臂被蒋警官用白布死死地裹起来,轻轻放到脚边,人手直挺挺地摆在那儿,好像一截烟熏过的火腿。

我脸色发白,除了惊恐,更多的是恶心到想吐。

蒋警官拉来了行李箱拉链,缓缓揭开了盖子。

他故意把动作放缓,一点点将行李箱盖子揭开,我忽然窒息了,目光死死定格在行李箱上,既恐惧又期待,很想看一看行李箱下面覆盖着什么东西。

被打开的行李箱,露出一根发黄的绳子,同样沾满了不少血迹。

一截断臂,一根绳子……

别无其他。

蒋警官用手帕包住手,轻轻拎起了那根绳子,小声嘀咕说,“这根绳子是用来干什么的?”

我抖得更加厉害了。

我认得这根绳子,吊死工头的就是它!

它曾经在路上绊倒过我,现在又神秘地出现在老邢的行李箱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蒋警官默不作声地收好绳子,正要揣进口袋,我厉声大喊,“住手,把它丢掉,快点!”

我像一只被踩到尾巴的老猫,蹦起了半米,连喊话的声音都变味了。

蒋警官迟疑着回头看我,“怎么了?”

我额头在不停冒汗,鼓着眼珠子说,“我认识这根绳子,它和吊死工头的是同一根……”

蒋警官忽然沉默了,闷闷地说,“我也认识它。”

诡门棺开箱免费试读

“你为什么认识它,你从哪里见到的?”我使劲倒吸冷气,大口大口地喘息着,不这样就不能平复我的心情。

蒋警官面无表情道,“还记得老黄是怎么死的吗?我们在现场发现了一根一模一样的绳子,可清点证物的时候,绳子却不翼而飞……”

我脑门“嗡”一下,失去了站立的力气,扶着一根树桩喘气道,“老黄也是被它吊死的?”

蒋警官找块布把绳子包好,小心翼翼地揣进口袋,“据你所言,这根绳子是吊死工头的凶器,同样也是吊死老黄的凶器,两人死在同一根吊死绳上,这么巧,绳子又出现在老邢的行李箱里,这说明什么?已经可以定案了。”

我大声说,“不……箱子不是老邢的!”

蒋警官很诧异地看着我,问我为什么突然翻供?

我颤抖地指了指箱子,“首先,老邢的皮箱密码是123,可你刚才输入这个数字,却打不开密码锁。第二,我下午开过箱子,看到的东西完全不同……”

蒋警官笑了,“你很在意细节,分析能力不错。”

我用上了更加笃定的语气,“所以密码箱不是老邢的。”

“不一定,你下午开箱是什么时候?”蒋警官不笑了,语气低沉道。

我想了想,说大概是六点半左右,具体时间我忘了。

蒋警官立刻低头看手表,“现在是零点二十九分,距离你上次开箱过去了六个小时,有这么长时间,老邢完全可以折返回来,杀人分尸,把东西换进去。”

我无力地喊道,“你为什么非要怀疑老邢?”

“难道他不值得被怀疑?”蒋警官反问道。

我心里有点堵。

蒋警官步步逼近我,“老邢到底在哪儿?”

我后退一步,茫然说我不知道。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我吼了出来,“我特么真不知道老邢在哪儿,我也跟你一样,一直想找他,我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一声大吼用完我所有的力气,我惨白着脸跌坐在地,像拉风箱一样“呼呼”地喘息。

蒋警官不说话了,他拍拍我的肩说,“在你心里,一直拿老邢当亲人?”

我咬牙不说话,牙根却在发抖。

蒋警官说我也不想逼你,可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叫天公地道。

他看着我,重复道,“我是个警察。”

我点点头,又摇摇头,“我知道你是警察,破案是你的工作,但我还是不愿意相信老邢是凶手。”

他无奈地耸耸肩,指了指手机说,“最近这几天,你最好待在工地哪儿也别去,手机24小时开机,方便我随时传唤你,还有一点,如果你发现了老邢的行踪,务必在第一时间联系我,知道吗?”

我脸上写满了迷茫,机械地点头。

蒋警官呼出一口长气说,“回去睡觉吧,现场交给我来处理。”

我无力地站起来,拖着疲惫不堪地身体走向工棚,脸色一片麻木。

返回工棚后我第一时间关上大门,将被子扯出来,大被卷蒙头,什么都不想,强迫自己睡觉。

很快我就做了梦,梦到老邢浑身是血地站在水里,他背后耸立着一具大红色的血棺,老邢背抵着棺材,对着我直勾勾地冷笑。

我跑向老邢,大喊你别走,快告诉我是这一切到底怎么回事?

这时水中一个浪头打来,没过老邢的头顶,一副猩红的血棺飘出水面,裂开的棺盖好像一张吃人的鲨鱼大嘴,一口将我吞没……

“啊!”我吓醒了,后背一挺落到床下,双脚贴紧地面的同时,我猛地睁开眼,胸口剧烈起伏,好像一个得了痨病的人在哮喘。

我希望这几天经历的一切,全部都是梦,梦醒了之后,一切又恢复正常。

砰、砰、砰!

骤然传来的敲门声打断了我的思路,我用力将被子一卷,大步走过去开门。

大门被我拉开一半,门缝中露出一张惊恐的脸,是检测员小六。

小六急不可耐地挤进工棚大喊,“陈凡,你怎么还在睡觉,这都几点了?”

我解释道,“我已经跟工头辞工了。”

“哦……老邢在哪儿?我找他有急事。”小六心不在焉地打量工棚。

怎么每个人都在找老邢?

我不动声色地说,“老邢不在,有事等我洗完脸再聊。”

小六跺脚道,“别洗了,赶紧跟我出去,工地又出事了!”

我本能地绷紧了后背,“又出什么事了?”

“死人了!”

小六干巴巴的一句话,将我重新拽回了噩梦。

我惨笑道,“死的是谁?”

小六说,“王工,你认不认得?”

我点了点头,“认得,他不是开清运车的司机吗,怎么死的?”

小六的脸很古怪,说你跟我去看了就知道。

我赶紧穿上外套,陪小六跑出工棚。

走出工棚后,小六带着我朝茅坑方向跑,我不解道,“不是去看王工吗?为什么你拉着我跑向茅坑?”

小六停下脚步,一句话说得我脚后跟发软打颤,“王工死在了茅坑里!”

当我和小六赶到工地厕所时,王工已经被人抬起来,摆在了空地上。

死者身边围着很多工友,胆小的已经都远远围在外侧,我和小六挤开人群,凑到尸体面前一看,我傻了。

王工浑身沾满了粪便和尿液,他的死法很离奇,居然是跌进化粪池溺死的!

我走到尸体旁边蹲下,顾不得王工被泡烂的尸体正在散发的浓郁恶臭,轻轻拽开了他的袖子。

袖子下面是空的,王工的右手不见了!

我立刻联想到了昨晚那只断手。

那只手居然是王工的!

已经有人发现不对了,当我抓起王工袖子时,耳边听到有人在惊呼,“你们快看,王工不是掉进化粪池溺死的,他的右手被人砍了。”

“啊?真有这事?”

“快让开,让我也看看……”

工地就像炸了锅,有人惊呼报警,有人忙着跑去辞工,在工友的喧嚣声中,我麻木地站起来,用力挤开人群,朝工地大门走去。

我脑海中空白一片,整个人彻底麻木了,甚至忘记了害怕。

我脑海中挥之不去地停留在一个画面上——

我在蹲坑上玩手机,王工泡在化粪池里气息奄奄,可能他太虚弱了,又或者嘴巴被什么东西堵住发不出声,只能不停地拿手拍打墙壁,试图让我感觉到他的存在。

可我当时太紧张了,把他的求救信号当成是在闹鬼,于是加速逃离……

阅读全文
诡门棺

诡门棺

我从未想过,自己的人生竟会因为一具棺材而转折,自从挖到那具诡异的棺材,整个工地都笼罩上了死亡的阴云……

悬疑推理|大虫

小说详情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