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资讯

《霸王囚妻:宠你天荒地老》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霸王囚妻:宠你天荒地老宁博雅 雷迦烈小说全文

时间:2020-11-13 20:17:58分类:总裁豪门

生活阅读网提供霸王囚妻:宠你天荒地老最新章节《第18章 带她见朋友》全文免费阅读,页面清爽无弹窗!

霸王囚妻:宠你天荒地老文里主角宁博雅 雷迦烈很可爱也很傻(真傻),霸王囚妻:宠你天荒地老整篇文都很甜,宁博雅 雷迦烈甜到发腻的那种。没有大阴谋没有大反派,从头到尾都是甜甜甜:

霸王囚妻:宠你天荒地老带她见朋友免费试读

丁月池察觉到男人异样的神色,凝眉问道:“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依她对他的了解,猜测到他心里肯定有事。

男人捏紧手指,眸底带着一抹讳莫如深,“没有。”

他不能告诉她,宁博雅就是王欣容的女儿……

丁月池觉得今天的他有些不对劲,但一个宁博雅已经让她很困扰了,现在也没有心思深究其他的,有些乏倦地扬了扬手,“你马上去查吧。一有消息,立马通知我。”

“是。”男人转身离开了卧室。

……

这边,雷迦烈从母亲大人房间出来后,四处不见宁博雅的身影,于是拨通了她的电话。

可是刚响两声,就被对方挂断了。

雷迦烈凝眉,居然敢挂断我电话。

接着又重拨了过去。

这次对方倒是没有挂断,而是索性不接。雷迦烈气急,看来这女人又想造反了,今天给他闹出这么大个烂摊子,他还没收拾她呢,她到先闹上了。

雷迦烈把手机收回口袋,来到庭院,四处环顾了一圈,刚准备让人去找她时,在一角看见了正朝着他这个方向走来的宁博雅。

雷迦烈远远见她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不悦地蹙了蹙眉,几步迎了上去,质问,“为什么不接电话?”

宁博雅抬起头,吸了吸鼻尖,雷迦烈这才注意到她眼圈红红的,眼角有明显的泪痕。

雷迦烈皱眉紧盯着她,“你在哭?”

因为谁哭?

宁博雅咬着嘴唇,用手擦了两下眼睛说:“没有,沙子吹进了眼睛而已。”知道从他这里肯定得不到简迪的消息,所以也不想惹怒他给自己徒增不必要的麻烦。

雷迦烈垂了垂眸子,没有揭穿她,伸手拉住她的手腕,“跟我走。”

这栋别墅她暂时肯定是待不下去了,别看母亲没说什么狠话,但他知道他母亲是不会轻易过来宁博雅的。

宁博雅没有反抗,任由他拉着她来到车库,把她推到副驾座上,他又转过去坐到驾驶座上,启动引擎,把车子驶出了大门。

雷迦烈实在看不下去她那一脸的心不在焉,把车忽然一停,抓着她的手腕,把她拉近自己,“告诉我在想什么?”

是不是又是因为那个简迪?

宁博雅被他抓得生疼,笑脸皱成一团,知道是自己这副心事重重的模样惹急了他,顿了顿,故作轻松地笑了笑,答道:“安杰。”

安杰?雷迦烈不解地挑眉。

宁博雅调整好状态,看着他,语气轻松地说:“上次我生病安杰来给我时给我出了道填字题,我到现在还没想出来答案呢,所以想的有点出神了。”

见雷迦烈一副你骗谁的样子。

宁博雅又笑了笑,继续说:“我们这是要去哪?会遇见安杰吗?这个题闷了我好久了,今天必须知道答案。不然我这强迫症患者今晚又要失眠了。”

雷迦烈甩开他的手,启动车子,“我警告过你,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最好学聪明点!”

宁博雅看着他线条明朗,格外俊逸的侧脸,故作欣赏不够地盯着他,笑嘻嘻道:“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心里面却狠狠地恶心了一把自己这副嘴脸。

雷迦烈横了她一眼,意思是你开什么玩笑!

心里却不得不承认,他真的‘吃醋’了,幸好她说了个安杰,要是说个简迪,搞不好这会已经把她踹下车了。

他还没玩够的女人,她的身体,她的心都必须完完全全属于他。除非等他玩腻歪后,你TMD爱咋咋滴。

其实不是他非要惹母亲生气,只是雷迦烈自己也有点琢磨不透自己为什么非要把这个危险的女人留在身边。

是因为还没有调查出她要杀害自己的原因?

还是内心的占有欲作祟,越是抗拒他的越是要得到手?

暂时他也不得而知。

车在一家夜总会门前停下。门童见是豪车,知道非富即贵,一秒钟也不敢耽搁,急忙上前躬着身子开车门。

虽然一路强颜欢笑着,但心却全在简迪身上,以至于下了车,宁博雅才注意到,说巧不巧,雷迦烈带她来的地方正是--皇冠夜总会。

为什么要带她来这里?宁博雅小心翼翼跟在雷迦烈的身旁,暗自揣测着他的意思跟着他走进了金碧辉煌的大厅。

“是约了人吗?”宁博雅故作好奇地打量着四周的环境,挽住雷迦烈的胳膊,佯装漫不经心地问。

“嗯。”雷迦烈淡淡应了声,由服务员带着他们进-入了直达八楼VIP包厢的专用电梯。

“我怀着孕不能喝酒,要不我在外面等你?”宁博雅审视着男人的脸色,小心试探着说。

她的乖巧很受用,雷迦烈搂住她的腰,轻笑了下,“不用害怕,没有外人,是几个好久不见的朋友。”他从小玩到大的死党。

宁博雅嘟了嘟嘴,“你为什么不提前说……我该换身衣服的。”

雷迦烈用手拨了拨她那头短发,状似懊恼地说:“一样的。”

“嗯?”宁博雅不解。

电梯‘叮’一声打开。雷迦烈拉着她走出电梯,她不知道他有多爱她那头海藻般柔顺的长发。至今想起那幅画面,都会令他血脉膨胀--

就是要恶心你,恶心死你更好。

宁博雅虽然心里这样想着,但嘴上却故作委屈地说:“在你看来这么丑,我该怎么办呀?”

“你不是在我妈妈面前说我是被你的床-技所征服的吗?”雷迦烈斜睨了她一眼,一本正经地说:“那就继续用床-技征服我。”

宁博雅看了一眼服务员用异样目光打量着她的眼神,尽管是伪装,小脸还是被雷迦烈的话羞的耳根一红。

雷迦烈注意到她这副模样,心里不由的一动,俯首吻了吻她的耳垂,又在她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宁博雅的整张小脸都通红了。

服务员推开包厢的门。

里面的人一见他们,立马欢腾了起来。

同时有道声音说道:“老三,你可足足迟到了五分钟,快点自罚三杯!”

宁博雅不懂雷迦烈为什么要带着她来见他的朋友,有些不自在地扫了对面几个人一眼,全是陌生面孔,没她认识的。

“宁博雅。”雷迦烈自罚三杯后,看着几个兄弟,简单介绍道。

刚才进来时雷迦烈搂着她的腰,所以对于他们的关系,兄弟几个一看便明了。

只是没想到他今个居然带女人来跟他们小聚了。因为这是史无前例的。

可见这个女人在老三心里位置不低,一个年龄看起来要比雷迦烈小几岁,容貌十分帅气的男人率先上前,从一边走过来,在宁博雅一旁的空位上坐下,“嫂子,我来替老三简单介绍一下。我叫曲希翼,你可以叫我小翼。”

嫂子?宁博雅表示被雷了一下。随即,朝他礼貌地点了点头。

接着曲希翼又指着那个眉眼俊逸,笑容淡雅的男人说:“这位是我们大哥,沈继章。”

“你好,大哥。”宁博雅礼貌地点头,微笑。

紧接着,曲希翼又同她一一介绍了老二,卓航。小五,谢东。

宁博雅还从曲希翼口中得知他们几个是从小玩到大的伙伴。现在身居各个领域,很少能聚齐。

“嫂子,喝什么?我敬你一杯。”曲希翼指着一桌子五颜六色形状各异的名贵酒问。

他一口一个嫂子把宁博雅叫的一愣一愣的。

再看雷迦烈一副很受用的模样,宁博雅只好暂时认了这个称呼。

“来这边玩,她不能喝酒。”雷迦烈把宁博雅往怀中一揽,示意别拿我女人开涮了,想喝酒,过来,哥陪你。

“老三,这可不行,我第一次见嫂子,就喝一杯,你用不着护这么紧吧?”曲希翼接着又贱兮兮地说:“放心,你经常带着不同妞过来的事情我是不会跟她说的。”

雷迦烈状似头痛地撑了撑额头,看向宁博雅,“他喝多了。”

宁博雅摊了摊手,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没关系。”是真的没关系。别说是经常带着妞过来玩,就算一天带一个来玩,也跟她没有半点关系。

曲希翼发现新大陆似的看着两人,“看来这家教还挺严!”

雷迦烈直接拿了整瓶酒递到他面前,“过来,过来。”

曲希翼见好就收地笑了笑,接住酒瓶,老老实实地坐回了几个兄弟中间。

雷迦烈则突然贴近宁博雅,拧着眉头,低声说:“你刚才说没关系三个字时的表情,让我感觉很不爽。”

宁博雅警惕地缩了缩身,“我该什么表情?”

“你说呢?”雷迦烈正面贴着她的脸蛋,说话间,清冽的酒气扑鼻而来,宁博雅看着他那双深不见底的黑眸,竟不觉心尖一凸。

如果不是那段血海深仇横在他们中间。宁博雅真的怀疑自己会不会被这个男人迷得不可自拔。

宁博雅真是搞不懂他,不过还是照做了,她正了正身,突然狠狠地斜了雷迦烈一眼后,一字一顿地说:“没-关-系!”

“我喜欢。”雷迦烈在她唇上浅啄了一下。这才是吃醋该有的表情嘛。

神经病!宁博雅心里嘀咕。

霸王囚妻:宠你天荒地老带她见朋友免费试读

“老三。”曲希翼看着两人甜蜜,心里不舒服似的,又凑了过来,“你在大哥二哥、小五面前秀恩爱没事,他们都是有家室的人,但拜托你考虑一下我这个孤家寡人的感受行吧。”

“来,克制一点,靠边让让。”曲希翼故意捣乱地挤进两人中间坐下,还举着一杯红酒递到宁博雅面前,“84年的干红,味道不错,要不要尝尝?”

“小四,今天工程部经理给我来电说远航最近两次提供给我们的木材都不合格,有瑕疵。而且还向我推荐了另外两家供货商,我也正在犹豫着要不要……”雷迦烈轻摇着杯中的红酒,慢条斯理地说。

远航何许也?曲家的公司。

“别!我懂,我懂!”曲希翼不等他说完,连忙阻止道。同时赶紧离开现在所坐的位置,而且还动作夸张地给雷迦烈赔了个礼,“三哥,多有得罪,小弟不敢了。”

但下一秒,曲希翼跟受了莫大的委屈似的,来到二哥卓航旁边一屁股坐下,哭丧着道:“二哥,你看,老三欺负我。我知道你最疼我,替我教训他!”

卓航扭头望过来,义正言辞地道:“老三,这就是你的不对……远航提供的木材不合格,你还犹豫什么,应该直接换掉才对嘛!”

“二哥,你们居然联合起来欺负我。”曲希翼顿时哭天喊地又来到沈继章身边,“大哥,你快来主持个公道。”

沈继章温文尔雅一笑,认真地说:“嗯,我也觉得奥斯卡应该给你颁发个最佳男主角奖。”表演的太到位了。

一屋子人登时都乐了。

宁博雅也被感染到,嘴角弯起,露出一抹会心的笑。

知道她没吃东西,还饿着肚子,雷迦烈招来身后随时等候差遣的服务生,附在他耳旁低声吩咐了几句。

一会儿服务生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上面是可口的点心和热奶。“先将就着垫下一肚子,一会儿带你去吃饭。”雷迦烈语气轻柔地说。

“我还不饿。”不是不饿,而是觉得他们兄弟几个在那喝酒,自己在这吃东西的场面很诡异。

宁博雅觉得她这个外人实在是待不下去,灵机一动,跟身旁的男人说:“我去一下洗手间。”

雷迦烈看着她,回应,“我陪你。”

宁博雅连忙拒绝,“不用,我让我服务生带路就行。”

“嗯。”雷迦烈看出她的拘束,知道她是想回避一会儿。今个也的确是他失算了,因为往常他们兄弟几个小聚时,除了他,个个都是带家属的主。今到奇怪了,一个女家属也没来。

宁博雅走出包厢,如雷迦聊所料想,根本没有去卫生间。而是把出来给她领路的服务生带到一边,说:“你们张经理在不在,带我去见他。”

小服务生是新来的,不明情况,误以为是自己服务不周,惹恼了客人,迟疑着,不敢带路。

“噢,是这样的,我跟你们张经理是朋友,今天过来玩,所以想过去跟他打个招呼。”宁博雅笑了笑说。

小服务生这才放下心,“张经理在一楼办公室,我这就带您过去。”

宁博雅微笑着,“谢谢了。”

“不客气,应该的。”

电梯下至一楼,小服务生带着她向走手拐了一个道后,就来到了经理办公室门前。

小服务生敲了两下门后,里面传来一道浑厚的嗓音,“进来。”

宁博雅认得这声音,因为简迪以前带着她来这里两次。这个张经理人不错,把简迪像朋友一样对待。

“经理,门外有位宁小姐找您。”服务生率先进去汇报道。

“宁小姐?”张经理疑惑着,抬眼向门外望去,宁博雅看见他,冲他微笑着点了点头。

张经理认出了她,亲自出门迎接,“我如果没记错的话,是叫宁博雅来着是吧?”

“是,是我。谢谢张经理还记着我的名字。”宁博雅客气地一句后,直接转入正题,“张经理,我今天来是想问一下,您最近有见到过简迪吗?”虽然欧阳柔已经给了她这里的答案,但宁博雅觉得要想找到简迪,还是必须要从这里下手。

简迪在这里工作了三年,谈的来的几个朋友都在这里上班。所以她想找到他的这些朋友,一一打听下,或许能找到简迪的下落。

张经理把她让进办公室,带上门,神色担忧地叹了口气说:“哎,见是见到过。”只是活成活不成还不好说呢。

宁博雅一听,神经顿时高度紧张起来,急迫地追问:“在哪里看见他的?你知道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

“今天上午就来过一个年龄看起来跟你差不多的小姑娘来打听他的消息,但我不认识那小姑娘,所以没敢跟她说实话。”张经理说。

宁博雅点头。知道是欧阳柔。神色急切地看着张经理,等待着他下文。

“就在前几天,是几个警察把他送过来的,说是有人报警在郊外发现他的,也不知道他在外面结交了什么仇家,当时已经被人打的不省人事了……我就赶紧开车把他送进了医院。”警察也是从昏迷不醒的简迪口中隐约得知他住在这里的。

“现在他人呢?”宁博雅艰难地吞了口唾沫,尽量维持着镇定。

“还在医院重症监护室里躺着呢。医生说他身上有多处粉碎性骨折,马上要手术,可是就算手术成功,怕是也很难再恢复成正常人。”张经理说到这里顿了顿,面容上露出一丝为难,“我知道他没有父母,可是让警察查了一下,他居然连个在世的亲戚也没有。所以昂贵的医药费和住院费是我连同几个平日里跟他关系不错的兄弟一起凑的,但是我们那点钱微薄,只够维持他的生命,不够做手术,我最近也在愁这件事呢。”像他这种情况真不是他做人狠心,而是真的负担不起,因为就目前住院费就已高达十万多,而且医生又通知说光手术费需要十二万,再加上药物和后期护理少说也不下三十万。就算先不说钱,关键是他身边连个能照顾他一下的人都没有。不过这会看样子倒是有了,这个宁博雅不就是他女朋友吗?

粉碎性骨折!

可能再也无法恢复成正常人?

宁博雅心脏突突跳的厉害,眼圈也跟着泛红,“在哪家医院?”

“市三院。”

“张经理,你现在方便带我去一趟医院吗?”宁博雅红着眼圈,差点哭出来。

“行,你去门外等我,我去取车。”张经理回答。

“太谢谢您了。”宁博雅十分感激地说。

两人说着抓紧往外走,来到走廊尽头时跟刚才的小服务生碰了个着。

“宁小姐,雷先生在找您呢。”小服务生看着她说。

宁博雅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是跟雷迦烈一起过来的,倘若这样冒然消失,那恶魔肯定会魔性大发的。

可是简迪现在躺在医院生死未卜,她真的放心不下他,宁博雅咬了咬牙,看着小服务生说:“你回去告诉他,我有急事出去一下,一会儿就回来。”

小服务生面露难色,这样托吗?

“哪个雷先生?”张经理好奇地问。因为经理知道这个小服务生是在八楼VIP包厢做事的,而此刻VIP正好有个雷迦烈。

“就是八楼VIP包厢的雷迦烈先生。”小服务生如实答道。

“宁小姐,您是跟雷先生一起过来的?”张经理看着宁博雅惊讶地说道。因为他只是保安部的一个小经理,迎接大人物时都是大BOSS亲自上场,他是没有机会看到的。但是上面会有专人通知他要加强保护某片区域的任务。从而得知今晚上面来了大人物雷迦烈和他的几个朋友。

宁博雅尴尬地抿了抿嘴唇,轻微点了下头,“嗯。”

她是雷迦烈带过来的?

可是她不是简迪的女朋友吗?

张经理神色复杂地看了看宁博雅,语气委婉地说:“宁小姐,简迪这会在重症监护室,你去了,不到规定时间,护士也不会允许你进去的。我看这样吧,明天,明天你找个时间,我随时有空带你过去。”她既然是跟雷迦烈一起过来的,他可不敢贸然把他的女伴带走。不然轻则丢了乌纱帽,重则就会性命不保呀。

虽然简迪在他手下做了几年事,两人相处的不错,但是他也犯不着拿自己的生命去冒险。

看出张经理的为难,宁博雅没在强求,一方面心里也怕再连累到他,看着他,僵硬地笑了笑说,“还是很感谢你,张经理,谢谢你对简迪的照顾。日后我一定会想办法把你们的花费还给你们的。这样,反正我也知道地址,我明天自己过去就去了行了,简迪的事情已经麻烦你们够多的了。”宁博雅说的真诚,绝不是气话。

“宁小姐您说的太见外了。”张经理搓着手,也为自己的无能为力感到一丝歉意。简迪是一人吃饱不饿,他可上有老下有小,一家全靠他养活呢。

同时宁博雅也醒悟到此时的确不易冲动,如果被雷迦烈知道自己去医院看了简迪,怕简迪会连躺在重症监护室的机会都没了。

但宁博雅实在控制不住对因为担心简迪的安危而外露的情绪,以至于回到八楼看到雷迦烈时,他一眼就瞧出了端倪。

但是雷迦烈没有直接揭穿,而是旁敲侧击地问:“你脸色看起来很不好,是哪里不舒服吗?”

宁博雅想伪装没事,可是发觉根本做不到。身边先后两个亲人遭到他如此残忍的对待,她怀疑自己再继续压抑着内心暴动的情绪后,会不会直接崩溃掉。

“没有不舒服。”宁博雅强忍住内心的暴动,没有表情地说。

雷迦烈勾了勾嘴唇,这还没完没了了。

“小五的女朋友蓝晴过来了,你先进去跟她聊会吧。一会儿大家一起下去吃饭。我去一下洗手间。”雷迦烈看着她,不动声色地说道。

阅读全文
霸王囚妻:宠你天荒地老

霸王囚妻:宠你天荒地老

宁博雅没想到命运如此残酷,从小相依为命的残疾母亲被人残忍杀害。彼时她下自习亲耳听对方说是云霆集团总裁雷迦烈所为。从此她将杀了雷迦烈设定成毕生目标。一年后,她成功进入云霆集团,乔装接近目标。一夜狂欢却最终失败。而他们的故事却从这里拉开帷幕。

总裁豪门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