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资讯

《妃常宠爱:世子,轻点疼!》楚琉光妃常宠爱:世子最新大结局精彩试读

时间:2020-11-13 20:04:23分类:穿越重生

生活阅读网为您提供《妃常宠爱:世子,轻点疼!》楚琉光妃常宠爱:世子全文阅读,喵sir的小说《妃常宠爱:世子,轻点疼!》txt全集文本阅读下载。

妃常宠爱:世子,轻点疼!这本书写的很细腻,喵sir的最后几章最精彩。我个人觉得这本穿越重生书在语言功底上真的很赞。可能作者喵sir对哲理有一定研究,所以写的东西让人感觉风格很独特,很新鲜。

妃常宠爱:世子,轻点疼!毒妇失势章节试看

楚天铎一进来,楚琉光便扑进了他怀里,哭的很是惨烈,瞅着女儿委屈的模样,别提有多心疼了。

跟着楚天铎一起进来的还有曹嬷嬷,在贾姨娘进院的时候,楚琉光就悄悄给她使眼色派她去请楚天铎过来,人精似的曹嬷嬷自然懂的什么意思,掐算好了时间正好让楚天铎看到这一幕。

“我的郡主您快别哭了,奴婢看着心疼啊,您受了什么委屈就说出来,有老爷在肯定会给郡主做主。”曹嬷嬷心疼的对着楚天铎怀里的楚琉光说着。

“光儿乖,不哭了,有什么事情尽管告诉爹爹,爹爹断不会容忍谁欺负你。”

楚天铎望着怀里哭泣的女儿,心里就像在滴血一般,手上一遍又一遍的轻拍着楚琉光的背部,不断安抚她,这才止住了洛楚琉光的哭声。

楚琉光抬起头,一双红肿无辜的泪眼很是惹人怜惜。

“早上我让曹嬷嬷去给爹爹送参汤,没过一会这喜鹊便未经允许私自进了女儿的屋里,还自作主张的伺候我梳妆,女儿已经习惯了莲儿伺候,自然不会让她近身。念在她是贾姨娘派来的人,就想提点她几句,让她注意规矩,没有主子允许不要擅自进来,可这丫头居然顶嘴说自己是贾姨娘送来伺候的,自然是能贴身伺候女儿。”洛司幽用手抹着眼泪,嗓音哽咽道。

喜鹊听了忙大喊冤枉,“老爷她胡说!我没有,我没有啊!”

“放肆!你一个奴婢,也敢这般态度!”

楚天铎见这喜鹊在自己跟前也敢这样以下犯上,指不定自己不在时怎么放肆呢,不禁失望的看了眼贾姨娘。

“这就是你送进来的好奴才!”

见楚天铎恼了,贾姨娘忙跪下请罪,“老爷您息怒啊,妾身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妾身今生能进府里伺候,已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从见到光儿那一刻起,妾身就打心眼里喜爱,恨不得当成自己闺女疼,送过来的丫鬟婆子也都是身边得力稳妥的,喜鹊在妾身那时素来乖巧明事,怎知到了光儿身边就这样了。”

贾姨娘跪在地上,说的那叫一个情真意切,柔弱的面庞上一脸自责,只是楚天铎可不吃这套,贾姨娘也确实触了他的底限。

“光儿也是你叫的?别以为我刚才没有听到你说什么,在二品郡主面前还敢这样放肆,贾府里的教养还真是不敢恭维。光儿你继续说,不用怕,有爹爹给你做主!”

楚琉光见楚天铎如此维护自己,心中也极为温暖。

“我搬出爹爹来,喜鹊那丫头才不太甘愿的出去了,用完膳后我与莲儿闲聊,偶然聊到了娘亲生前最爱把玩的那个宝石葡萄手把件,便想着找了出来睹物思母,可是莲儿找了许久却找不到了,我想着把人叫齐了问一问,正要问呢这贾姨娘就来了。”

许是太过委屈了,楚琉光的眼眶又逐渐湿润了起来。

“贾姨娘一来,就以光儿娘亲的身份自居,我反驳了几句姨娘就生气了,我说院子里丢了东西,有可能是跟喜鹊有关,贾姨娘便说我没有教养,还想让我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贾姨娘怎么说光儿都无所谓,可那宝石葡萄是太后赐给娘亲的,又是娘亲喜爱之物,这丢失御赐之物怎么能无所谓呢。”

楚琉光说完又伤心的哭了起来。

听着自己的女儿说到最后,楚天铎的面色铁青,亡妻黎霜是他的逆鳞,即便自己纳贾秋艳进门,为的也是更好的照顾这个女儿,一旦贾秋艳有了其他心思,容不下他们的女儿,那么楚天铎也豪不会心软的处置了她。

贾姨娘自然知道楚天铎同意纳她为妾的原因,想到这里她跪在地上不停垂泪。

“老爷。是妾身疏忽了,可光儿她没说丢的是什么,更没说那是姐姐的遗物啊,妾身也当真以为只是些不重要的物件啊,若是早知道也必然不会让光儿受这样的委屈。”

“楚府的的夫人岂是你能以姐妹相称的!光儿是郡主,你哪来的权利能这样唤她?真是上不了台面的东西,一点尊卑之分的观念都没有,府里的庶务还是交给柳叶打理吧,你给我好好的回你的院子反省反省去!”

贾姨娘自进府以来头一次见楚天铎发脾气,一时愣了神,长久以来楚天铎给人的感觉都温文尔雅,谦和有礼,昔日的俊朗容颜经过岁月的沉淀,更带有一股成熟的魄力。

楚天铎面上看着随和,可底限很是分明,自己一再逆了他的心思,他自然不会给自己好脸色看,真是一子落错,满盘皆输。

不过贾姨娘并不担心自己被夺去管家的权利,毕竟那个柳姨娘只是个身份下贱的婢女,自己以前又在楚琉光面前说了她很多不是,惹得楚琉光对她厌烦无比,让她管家等于自讨苦吃。自己倒不如趁此期间好好的筹谋一番,反正今个失去的迟早她回夺回来。

思及至此,贾姨娘满含柔情的望了眼楚天铎,希望他能回心转意记起她的好,只是楚天铎这次真的气急了,一点也不顾往日情面。

贾姨娘无奈只得起身,对着楚天铎父女福身行礼。

“妾身自知有错,回去定当闭门思过,还请老爷念在妾身尽心伺候多年能够宽恕一回,妾身告退。”说罢贾姨娘带着自己的人灰头土脸的出了琉璃居的院门。

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贾姨娘在琉璃居里闹的这一出很快就在楚府传开了。下人们纷纷议论着,这位姨娘恐怕要失宠了,连这管事的权利如今都被收回了,那些本就上赶着巴结的下人,也见风使舵的开始寻磨起新靠山。

妃常宠爱:世子,轻点疼!毒妇失势章节试看

琉璃居内,贾姨娘这座靠山走了,没人再给自己撑腰,跪在地上的喜鹊已是身抖如筛,她方才那般顶撞了楚琉光,楚天铎怎么可能会放过她,喜鹊只能不停地磕头求饶,盼着主子能从轻发落。

“老爷饶命啊,奴婢从进院子起,就尽心尽力的伺候郡主,从无二心。”

楚琉光冷冷的看着她,真是嘴硬的很,到了现在还敢狡辩。

曹嬷嬷听了喜鹊的话,再也按捺不住了,这个蹄子自从被指派过来后惯会偷懒耍滑,仰仗着自己是贾姨娘的人没少欺压院子里其他的人。

“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你尽心伺候的只有刚走的那位,郡主这头一有什么动向,你准保第一个跑去贾姨娘那汇报,给你分配的活你哪有做过什么!”

曹嬷嬷是楚琉光身边的管事的,她说的自然不会有假。

楚天铎阴着一张脸,在听到曹嬷嬷的话后,他周围的气压又凝重了许多,楚琉光睨了眼不知死活的喜鹊,决定再添上一把火。

“曹嬷嬷可不要这么说,喜鹊再怎么说也原是贾姨娘的人,她跟贾姨娘汇报我这的事,许是为了让贾姨娘知道我缺少什么。姨娘亲自指派她过来,也必然是好的,哪有连分配的活都做不好的道理?”

曹嬷嬷皱了皱眉头,她家郡主终归是太善良了,这恶仆都欺到头上了,她还这样向着,本以为是长大了转了性子,想来是被贾姨娘逼急了做出来的举动。

要是一直这样下去,怕是迟早被那些目无尊卑的贱人给拿捏住,自己年岁大了,也不知道还能陪在郡主身边多久。唉,也罢,无论以后怎样,只要尚有一口气在,她就一定要护楚琉光周全。

心思定下来了,曹嬷嬷嫌恶的瞥了眼喜鹊,这个丫头,以后自己有的是手段让她领教。

就在曹嬷嬷觉得楚琉光是心软想要饶了喜鹊这次时,楚琉光倒开了口。

“我记得你是被分配到外面伺候,负责日常协助一等丫鬟传膳的吧?”

瞅着楚琉光这棵救命稻草问自己话,喜鹊连想都没想就一连说是。

“奴婢确实是跟在莲儿姐姐身边,往屋里传递郡主的饮食茶点,小厨房的膳食一好,奴婢就恨不得跑断自己的腿不敢耽搁您用膳的时辰。”

喜鹊这么一说,楚琉光眼中玩意更甚,挑眉问道:“噢?这么说,昨个晌午我喝的那碗银耳羹也是你负责从小厨房传进来的了?”

“是奴婢。”说完喜鹊挺了挺跪着的腰杆,好像楚琉光听了自己的话下一刻就会饶了她是的。

“简直是谎话连篇!”楚琉光从楚天铎怀里起了身,指着地上的喜鹊大身怒斥道。

第九章刑责恶奴

“我昨个从未喝过什么银耳羹,我的膳食只有莲儿和曹嬷嬷能插手,就连跟在莲儿身边负责端送的小丫鬟都没有直接接触的机会,你一个外面伺候打扫的丫鬟,为我传的是哪门膳?”

曹嬷嬷见楚琉光如此,脑子一转便懂了她的用意,也跟着楚琉光一唱一和的打着敲边鼓。

“可不是嘛,老奴记得这喜鹊进来分给她的活是在外面打扫杂物的,从没让她负责过跟郡主膳食相关的事啊。”

喜鹊呆住了,一心以为楚琉光这么问是在向自己伸出援手,完全没想过她会在这上面给她下套,自己过来伺候为的就是充当贾姨娘的眼线,那些个丫鬟做的工活她都是偷懒推辞掉,自然也就不清楚分内之事,没想到今天却在这事上让她露出了马脚。

“你个贱婢还有什么可说!”楚天铎眼里的冰冷,就像是一把利剑,直直射向喜鹊。

“求郡主饶命啊,求郡主开恩啊,奴婢再也不敢了,您求求老爷绕了奴婢吧!”她面色灰白,却依旧不死心的还在磕头求饶,惹得楚天铎厌烦不已。

“来人啊,把这个贱婢给我绑了拖到外面去,先打她三十大板再说!曹嬷嬷你带着几个得力的丫头,仔细搜查这个她的屋子,一个角落也不许放过!”

楚天铎一声令下,外面候着的几个小厮很快就进来捆了喜鹊把她拎出去。听见要打自己板子,喜鹊一路哭闹,拎着她的小厮怕扰了主子的清静,不知道从哪扯了块脏臭的抹布,堵住了她的嘴,这才安静许多。

曹嬷嬷看着喜鹊挨板子就觉得解气,但也不忘办正事要紧,带着几个手下就进了下人屋。

遣散了花厅内的其他下人,楚天铎慈爱的轻抚着楚琉光的发丝,混迹官场多年的他,怎会看不出女儿刚才的所作所为,只要她高兴便由着她去,但是楚琉光自小心思单纯毫无心计,如今突然变的似乎不同了,难免另他有些许担忧。

迎上楚天铎担忧的目光,楚琉光甜甜一笑,握住了他的手。

“爹爹不要为那些不值当的事生气,要是气着了身子,光儿可是会心疼的。”

“爹爹不生气,还是我的光儿最懂事。”楚天铎说话的同时,牵着她进了一旁的正厅。

父女二人进来后,楚琉光亲自奉楚天铎入了主座,接过莲儿茶盘上的茶杯,递到楚天铎的手中。

楚天铎看着女儿的乖巧孝顺,心里高兴极了,那个可恶的贾氏真是该死,他进来时不是没看到,女儿院里的下人都是些不中用的,若不是有发妻留下来的曹嬷嬷和莲儿伺候着,指不定他这个心肝的宝贝还要受多少委屈,看来他待会得从新派点可靠的人来伺候才是。

“今个下了早朝,爹爹刚进自己的院子,便看到了光儿让人送来的那盅淮参,爹爹很欣慰,我的光儿长大了。”

楚琉光看着眼中尽显温柔的父亲,想起他前世那般悲惨的结局,内心不断翻滚起来的仇恨,吞噬着她的原本克制住的情绪。楚琉光用力的咬着舌尖让自己清醒,直到发觉口中有了腥甜,那股情绪才慢慢被她压制下去。

“以前是光儿不懂事,让爹爹操心了,爹爹可否和光儿说说白家的事情,毕竟我和玉姐姐姐妹一场。”

阅读全文
妃常宠爱:世子,轻点疼!

妃常宠爱:世子,轻点疼!

天道轮回,含恨重生。当楚琉光手撕渣人无数,正靠在美人榻上大呼痛快,某纨绔居然不经通禀就擅自闯入她的闺房。“光儿...我思想前后了一番,感觉咱们的盟约上少了一条。”“哪一条?你说来听听。”“婚盟!只要光儿嫁给了我,咱们之间的盟约才是最为稳靠的,我也是为了光儿着想啊,不如现在就把这点落实了如何?”“唔...”楚琉光来不及出声,娇嫩的红唇就被黎倾琰俯身封住...

穿越重生|喵sir

小说详情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