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资讯

诡门棺最新更章节 大结局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0-11-13 19:15:32分类:悬疑推理

生活阅读网最新更新《诡门棺》,本章内容为第4章 绳子和第5章全文阅读页,诡门棺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页面无弹窗,访问速度快尽在生活阅读网。

诡门棺

推荐指数:8分

《诡门棺》在线看

刚入悬疑推理坑被推荐的第一部小说,但第一时间并没有看诡门棺,总觉得名字不太喜欢,但经不住大家的疯狂“看过绝对不后悔!”我就看了,看完之后发现诡门棺是真绝对不会后悔系列的小说。

诡门棺绳子章节试看

拿到钱后老邢开始收拾行李,让我把晾在外面的衣服都收起来,我还没动身,工地传来一阵敲锣打鼓的声音。

有人边敲盆边大喊,“后山出事了,死人啦……”

我对老邢说,“怎么又有人死了?”

老邢声音有点低沉,“拿到钱就走,你管他谁死了?”

我说,“好歹同事一场,去看看吧!”

老邢倔不过我,放下行李陪我去后山。

跑到出事的地方,我没有看见尸首,却看见工友们一个个张大嘴,伸长脖子在望着天,那场面就跟有人正开着飞机从天上撒美元似的。

我也把头抬起来,没看见美元,只感受到了惊吓。

有股电流从身上穿过,我的脸在颤抖,超出了正常人的频率。

被吊死的人是工头!

工头上吊时光着身子,那根吊死绳笔直地插向天空,在绳端的另一头,却看不到固定物,好像垂在天上,我的手电筒光沿着吊死绳延伸上高空,根本照不到底,头顶黑漆漆的一片。

这根吊死绳,仿佛从云层里伸下来。

所有人都看傻了,整个后山鸦雀无声,大伙全都伸长脖子,傻傻地看着这一幕,好像一群看热闹的猴。

气氛诡异,又沉默。

“鬼呀!”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工友们一窝蜂全跑下山,我吓出一头汗,正要跟着工友们往山下跑,老邢脸色难看地拽着我,从牙缝里蹦出一句话,“钱是从哪儿来的?”

我吓得不能喘气了,结结巴巴地说,“老邢,我真没骗你,下午还跟工头见过面,是他亲手把钱交到手上,不知道为什么他又……”

话刚说到半截,我手背都出汗了,我想到工头开门时那张不正常的脸,肌肉不自然地颤抖。

老邢的话多了几分森怖的味道,“那就是你见鬼了,工头肯定不是刚被吊在后山的,他死掉有些时候了……”

我脑门响了个炸雷,大腿忽然就软了。

“别坐下,没出息的样子,快跟我爬到树上把工头弄下来!”老邢也在发抖,可他强装镇定,非要弄下工头的尸体。

我快哭了,“老邢,我们还是走吧,赵大虎前两天刚死了,现在工头也……死得一个比一个奇怪,你不怕吗?”

老邢机械地回头盯着我,“不把事情搞清楚,你以为能走掉吗?”

我心都缩成了针眼,冷汗大股往外流,“老邢你别吓我,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先把工头弄下来再说。”老邢背过身子去,哆哆嗦嗦摸出一支烟,打了好几遍火才把烟点燃,“我年纪大了,爬不上树,只能你去了。”

我一万个不情愿,可还是被老邢强逼着爬上树,工头尸体悬在半空,脚尖笔直地垂向下,舌头拖到胸口了,整张脸发青、透着紫红色,五官扭曲不成样子,眼珠子居然是睁开的,眼角开裂瞪出了血丝。

我沿着工头脖子上的吊死绳往上看,根本看不到绳子的尽头……

老邢站在树下大喊,“别磨蹭,快把绳子解开!”

我浑身一哆嗦,颤颤巍巍地去解绳子,尸体坠落到树下,脚尖笔直地插进松软的地面,好像一根从天而降的钉子。

他居然站定了!

尸体落地后只是晃了晃,像个不倒翁,居然没有倒下!

“卧槽!”我差点从树上跌落,老邢的脸硬得好像块石头,他凶巴巴地瞪我,“别鬼叫,死人有什么好怕的?”

他嘴上说不怕,可嘴边的烟头却掉地上了,脸比我都白。

我七手八脚地爬到树下,“老邢……这特么太不正常了,工头的尸体为什么不肯倒,他是不是不想走啊?”

“闭嘴!”老邢脸上的皮都抽筋了,样子特别吓人。

我不敢再待下去了,赶紧说,“老邢,尸体都弄下来了,你还不走?你不会想背他下山吧?”

老邢瞥我一眼,“你肯背吗?”

我脊梁骨一股冷气上涌,使劲甩头,“不成,打死我也不背!”

“早猜到了,你先走吧,我去去就来。”老邢瞪了我一眼,走到工头面前,将尸体死死攥紧的拳头掰开。

人死后血脉僵化,肌肉是硬的,工头把拳头攥得很紧,我甚至听到老邢掰断他指骨的“咔嚓”声。

“老邢!”我大喊一声。

老邢吓了一跳,他回头脸上的肌肉都抽筋了,恶狠狠地说,“你鬼嚎什么,知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

我头皮发麻,指着他问,“你掰工头手指头干什么,人都死了你还……”

老邢说,“我在找东西。”

说完他继续掰工头下一根手指,清脆的“咔嚓”声好像我耳边炸响的炮仗,我浑身一激灵,看见工头被掰变形的指缝中露出一个小铃铛。

铃铛是四角形的,很精致小巧,表面有一层铜锈,没等我细看,老邢已经快速把铃铛抓在手里,面无表情地回头道,“走吧,下山。”

我说,“老邢,你从工头手上拿走了什么?”

老邢黑着脸,“别问!”

我只好闭嘴,老邢大步走在前面,比上山的速度还要快,我硬着头皮跟上,他全程不说话,我也不知该如何开口,只是心中越来越奇怪,既害怕,又好奇。

赵大虎和工头到底是怎么死的,他俩的死是偶然,还是存在什么联系?老邢从工头手上拿走的到底是什么,他好像知道什么,为什么却不肯说?

这几个问题一直在我脑子里盘旋,我的脑子跟一团浆糊似的。

我边思索问题边走,没留意脚下绊到一根绳子,“哎呀”一声摔了个狗吃屎,老邢不耐烦地回头说,“这么大个人了走路不长眼睛,快起来!”

我揉了揉腿肚子,嘴里小声抱怨,“有东西绊我……”

说完我把手伸向脚边,想把绊倒我的东西揪出来,起初我以为是树枝,可抓在手上却细细的、软软的,好像一根绳子,我正好奇后山怎么会有绳子,低头一看,吓得“妈呀”怪叫,一蹦三尺高。

是那根吊死绳,这东西刚才还套在工头脖子上!

“真没出息!”老邢返回来扶我,直到他看清我手上抓的是什么之后,脸色顿时也变了,“还拿着干什么?快丢掉!”

我吓抽筋了,丢掉吊死绳赶紧往老邢身后躲,“老邢,吊死工头的绳子怎么到山脚下了,难道它……它一直跟着我们……”

诡门棺绳子章节试看

我吓得有些麻木,舌头打结说不出完整话来。

老邢心不在焉地说,“可能是被风吹到山下的,没事。”

我不自然有些不自然,“老邢,不会有鬼吧?”

走在前面的老邢后背绷紧了一下,很快他肌肉松弛下来,“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你在害怕什么?”

我舌头打结道,“可是,这根吊死绳怎么会无缘无故绊倒我,我……”

“没事,只是巧合。”老邢背过脸,看不到是什么表情,只听他自言自语似地说,“你没接触过棺材,不可能有事。”

棺材?

我一下想到了什么,赶紧追问,“难道所有事都是那具棺材闹的,棺材在哪儿呢?”

老邢脸色难看地回头,“你很想看?”

我连忙说,“不想,我只想离这邪门的东西远一点。”

说话间我们已经返回了工地,这次老邢反倒不急着走了,他返回工棚后一直坐在床上抽闷烟。

我急着收拾行李,见他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连屁股都没挪一下,我不解道,“老邢你发什么愣啊,你不是说要走吗,怎么还不收拾行李?”

老邢“啊”了一声,好像刚回神,“哦,天黑了,还要往哪儿走?”

我说,“没事,我用手机叫顺风车,反正咱们离市区不远。”

老邢干巴巴地笑了笑,“你打吧,我先收一下行李。”

他背过身去拖行李箱,我点开叫车软件,“滴”的一声,有人接单了,手机提示司机会在十五分钟内赶到。

我长舒一口气,坐在床板上抽闷烟,老邢翻来覆去叠衣服,我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后背发愣。

不知道为什么,我盯着老邢的后脑勺看半天,忽然有种把它敲碎的欲望。

我无法自控,身体一下子弹起来,脚步飞快地冲向老邢,耳边有道很冷的声音在响,“敲碎它,敲碎它……快!”

我环顾左右,没有找到下手的东西,一摸裤兜,口袋里却是鼓鼓的,我脑子有点迷糊,想也不想把手伸进口袋,一下就摸出了绳子,顾不上思考这绳子从哪儿来的,又是怎么塞进口袋里的,一心只想勒死老邢!

趁老邢没注意,我把绳子环过老邢的脖子,双手拽着绳子两端,使劲往后一勒!

“陈凡你疯了!”老邢像条活鱼般蹦起来,死死抓住了绳子,“快松手……”

我压根听不进去,用力勒绳子,手背青筋已经鼓起来了,老邢感到了窒息,他双手乱挥像条八爪鱼一样挣扎,因为我勒得太用力,老邢双脚甚至离地了。

他艰难地回头,手上抓了个酒瓶子,狠狠砸在我脸上。

啪!

酒瓶正中我的鼻梁,我吃痛松了手,愣神看着老邢,胸膛剧烈起伏。

老邢使劲咳嗽,咳了半天才抬头看我,一脸愤怒,“你想勒死老子?”

我浑身一震,语无伦次地解释道,“不……我没想过,刚才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这绳子哪儿来的!”

我话说一半陡然变成了惊呼,我认出了那截绳子,跟吊死工头的是同一根!

我不是把它丢了吗?

我呼吸发紧,感到了窒息,身体抖得越来越厉害,一直在往后退,直到后背抵在了墙上。

我和老邢都沉默了。

他没骂我。

沉默了不知道多久,老邢又给自己点了支烟续上,“小陈,你叫的车呢?”

我茫然抓着手机,“打车软件说司机十五分钟就到。”

老邢闷声说,“你好好看时间,已经过去半小时了。”

我脸色一变,低头看时间,果然已经过了半个多小时。

我咬牙切齿地说,“妈的,这么久还不来,我给司机打电话催催!”

老邢想说什么又欲言又止,苦笑说,“打吧!”

我拨通顺风车司机的手机号,滴滴了两声,司机接通电话说,“谁呀?”

我破口大骂,“你特么车呢?说好十五分钟到,怎么现在还不来,是不是嫌工地太偏要退单?退单你特么也不说一声!”

司机乐了,“老弟,我十五分钟前不拉过你一趟吗?你是不是喝多了耍酒疯?刚下车就打电话骂我?神经病啊你……”

啪!

我脸色越来越难看,手机从指缝中滑落掉在地上。

我舌头抽筋,重复了一遍司机的话,“司机说他刚才拉过我,还说我已经下车了,可是我一直待在木棚没有离开……”

老邢惨笑一声,“我猜到了。”

我有点抓狂了,咆哮道,“你猜到什么了?快告诉我!”

日光灯下,老邢的脸比墙灰还白,“有个东西在,它……不想我们离开。”

我差点摔倒,把后背死死贴在墙上,声音在发抖,“老邢……你跟我闹呢?什么东西,到底是什么!”

我很愤怒,尤其是老邢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更让我烦躁不安。

他肯定知道什么。

老邢麻木地抽了口烟,白色烟气从他嘴里喷出,露出一口黄牙,“陈凡,你相信我,知道得越少,你越安全。”

我语气在发抖,“是不是工头他们在后山挖出那口棺材搞的鬼?”

工地一直很正常,所有不正常的事都发生在这两天,两头前正是工头他们在后山挖到棺材的日子,我很自然把所有事联系在了一起。

老邢抽烟苦笑,“你既然猜到了,干嘛多问?”

我牙根都在打颤,“可这一切跟我有什么关系,别说碰,那具棺材我连见都没见过!”

老邢苦笑道,“这是好事,你应该庆幸,假如你跟工头一样碰过那具棺材,可能这些话我只能在去你灵堂的路上说了。”

我吓得不敢抽气,“不会吧老邢,你……只是一具棺材而已,大活人还能被一堆烂木头害死?”

老邢摇头,“你什么都不懂,那具棺材是有来历的。”

我赶紧追问他,“你肯定知道吧,你快告诉我。”

老邢豁然站起来,表情僵硬地捡起了地上的吊死绳,“什么也别问,知道越多越危险,明天你就走,走得越远越好!”

见老邢一脸狰狞地走向工棚外面,我忙说,“老邢你去哪里?”

老邢扬了扬手上的吊死绳,“这根绳子是吊死工头的凶器,不能留,我得尽快把它烧了。”

我脸色不自然地抖动,“我跟你一起烧吧。”

老邢问我是不是怕了,要说这人也真是奇怪,我明明怕得要死,可被老邢这么一问,我却哑火了,硬着头皮说,“鬼才怕呢,我从来不信这些。”

老邢说,“不信最好,我走后你把门关上,再将就住一晚吧,不用担心,你没接触过棺材,应该不会有事。”

他说了两个字,“应该”。

我感受到了老邢的心虚。

老邢一走我就把大门封死了,背靠大门喘气,抽完几支烟,我平静下来。

真可笑,世上怎么会有鬼?

阅读全文
诡门棺

诡门棺

我从未想过,自己的人生竟会因为一具棺材而转折,自从挖到那具诡异的棺材,整个工地都笼罩上了死亡的阴云……

悬疑推理|大虫

小说详情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