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资讯

《继承者:霸娶惹火娇妻》小说,《继承者:霸娶惹火娇妻》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0-11-13 18:18:31分类:总裁豪门

生活阅读网提供了晗晗晗创作的小说《继承者:霸娶惹火娇妻》干净清爽无错字的文字章节:《第15章 他的礼物》在线阅读。

继承者:霸娶惹火娇妻这本书没有白莲花,没有恶毒女配,也没有恶毒的家人,朋友都特别好,很可爱,很仗义,主角也不是特别小白兔,也不特别拽,给人一种风轻云淡的感觉,放心,只要不是喜欢虐文的,相信你一定会喜欢晗晗晗哒!

继承者:霸娶惹火娇妻他的礼物免费试读

司君霆微微颔首,“嗯。”他早就知道蔚蓝和妹妹天心的关系了。

“所以你一定要帮帮我家美人儿。”君天心一手挽着蔚蓝,一手挽着君霆,左右各亲一下,笑的风情万种,“我家美人儿可绝对不能嫁给那个糟老头!”

蔚蓝期冀地望着君霆,一双亮丽的星眸里,满含希望的光,等待着他的回答。

司君霆的目光却只是落在君天心身上,语气十分宠溺,“好,只要是你提出的要求,哥哥都会满足你的。”

“哥,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君天心兴奋地在蔚蓝脸上‘吧唧’了一个,然后转头又在司君霆脸上狠狠一‘啵’,“那我们就等你的好消息了!”

“嗯。”司君霆招来季风,“送天心她们回去。”

上了车,季风递给蔚蓝一支全新的手机,“已经补过卡了,还是之前的号码。”

“啊?太谢谢了。”蔚蓝感激地接过,她的手机落在了蔚家,肯定是不要指望拿回来了,她还正想着要去买过一个手机顺带补卡。

不过她也有些好奇:君霆怎么就知道她手机丢了?他的观察力也太敏锐了吧。

“多少钱?我转账给你。你卡号是?”蔚蓝说着就熟练地登录了网银。

“是君少送给蔚蓝小姐的。”季风礼貌解释道。

蔚蓝先是一怔,然后摇头,“不,我没有理由接受他的礼物。他已经帮了我很大的忙了。”

虽然刚才君霆明显是看在天心的份上才答应帮她的,但到底是帮了她的大忙了,她还没有感谢他,怎么能再收他的礼物?

季风只是笑笑,没回答,直接启动了车子。

君天心瞅瞅蔚蓝,又瞅瞅手机,突然凑近她耳边暧昧低笑,“这可是我哥第一次送礼物给女人。你好好收着就是。”

第一次送礼物给女人?

那她更不能收了。

蔚蓝认真地看着君天心,“天心,你知道我的。你哥这个礼物,我不能收。你帮我拿钱还给他,或者手机还给他,我自己去买过。”

“我哥送出去的东西可不会收回。”君天心知道蔚蓝的性格,想了想,点头,“那我回去帮你还钱给他就是了。”

心里却在想着:嗯哼,她才不会那么做呢。

这世上,她最喜欢的男人就是她哥--君霆;最喜欢的女人就是闺蜜--蔚蓝。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这个红娘她当定了!

这一边,蔚蓝住进了君天心的别墅,安心等待着司君霆的安排。

那一边,蔚家却已经炸了窝,因为他们翻遍了S市都找不到蔚蓝的踪影。

这对于堂堂公安局长来说,这可是个耻辱。

而更耻辱的事情,将是他到了订婚那天交不出女儿,活生生得罪了岑家不说,还要被同僚们看笑话。

蔚海成想到这些,就要气炸了肺。

“要不然,把订婚仪式改期?先找到小蓝再说?”徐明美在一旁提出建议,她也是要极了面子的人,可不想到时候丢人。

蔚海成气汹汹挥手,“不必!婚姻大事本来就该父母做主!到时候我们编一个她生病不适的借口就是了!和岑家的联姻,势在必行!”

蔚蓝以为人不到场他就拿她没办法了?哼!

他马上就要竞争省局,岑家的这份支持,绝不可少!

于是三天后,蔚家和岑家的订婚宴,如期在S市五星级酒店的大草坪上举行。

今天来参加订婚宴的客人,都是S市有些头脸的人物,媒体记者更是到场众多,虽然岑立博是二婚,虽然岑立博老牛吃嫩草,但就冲着岑家这个姓氏,这个订婚宴就注定是光彩照人,热闹非常。

只是,身为准新郎的岑立博,稍微有些不高兴--因为他临时被告知,新娘子因病缺席。

不过蔚海成身为S市公安局长,身居高位多年,在本市的影响可谓不小,所以岑立博和其他宾客一样,从没想过蔚海成会忽悠了自己,新娘子可能根本就不愿意嫁人!

他只是觉得这个蔚蓝不太懂事,娶回家以后他非好好的调教一番不可!

“小蓝病的严重吗?怎么昨晚上都没听你说过?”听说蔚蓝病的都不能出席自己的订婚宴了,欧阳逸立刻焦急地询问蔚莹莹,“她是不是后悔了不想嫁了?不嫁也好,岑副总毕竟是二婚,年纪也太大了……”

都够做小蓝的爹了。

他一直都相信,小蓝还是爱着他的。突然决定嫁给岑副总,肯定也不是图钱,一定是因为太伤心于他和莹莹的事情,才会冲动的做出这样的报复行为。

若是他一开始就知道这件事,肯定要去劝小蓝别糟蹋自己的幸福;可惜他到昨晚才被告知蔚、岑两家的联姻之事,都到这个地步了,他也就不好说什么了。

但心里其实一直都不太舒服。

蔚莹莹对于他这么久了依然对蔚蓝关心备至而心中不快,但面上依旧是温柔甜美地好声安抚,“你别担心呀,只是重感冒而已,但是鼻子眼睛都红通通的有些肿了,小蓝嫌这样的自己不好看,所以才不肯出席的……你知道的嘛,我们女孩子对自己的容貌很在意的,尤其是订婚结婚这样的大事,肯定不想给人留下不完美的印象嘛。”

三言两句,蔚莹莹轻松地打消了欧阳逸的疑虑。两个人再次手挽着手,恩爱般配地陪着父母应酬宾客,顺带收获无数的赞美羡慕,叫欧阳逸的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

到了仪式致辞的时候,蔚海成笑容满面地站在了高台上,“……今天是小女蔚蓝和岑家副总岑立博的订婚宴,因为身体不适她暂时缺席,让各位见笑了。”

“新娘子肯定是最近太忙太累了。”众人十分捧场地善意笑道。

话音刚落,一辆拉风的布加迪豪车却突然闯入了宴席,径直停在了高台前。

众人正在莫名其妙之际,就听见一道嘲讽地嗓音从车内响起,“听说今天是我的订婚宴?怎么我却不知道呢?”

这句话信息量可真大!

一刹那间,众人几乎齐齐抬头,就看见拉风的豪车内并排坐着一男一女,其中男子的脸隐在光影中,看不清晰,但周身内敛冷酷的傲人气质,一看就知道出身非凡。

而说话的女子则是容貌清丽,气质简约,从头到尾都亲昵地依偎在男子身侧,显出两人关系亲密。她望向蔚海成的目光,十分的讽刺,“我的订婚宴,却不邀请我和我家亲爱的出席,你们可真有意思。”

岑立博这个老江湖老人精,立刻察觉了不对劲,低声怒问,“蔚海成,这是怎么回事?”

他一眼就认出那个清丽美人正是蔚蓝,说好了嫁给他的蔚蓝。

可是现在她却在别的男人身边!还说不知道今天她订婚?这岂不是要丢尽他岑立博的脸?!

蔚海成的脸色阴沉地难看:他怎么也没想到,蔚蓝居然胆敢闯进订婚宴,并且还是以如此高调的方式,这简直就是在赤果果地打他的脸!

而且蔚蓝根本就是故意的!

故意要来报复他!

真是气死他了!

“蔚蓝,不许胡闹!”蔚海成当即厉声呵斥道,“还不快点过来给岑副总道歉!”

“道歉?”车内一直不曾开口的司君霆,此时终于缓缓出声,“我未婚妻的道歉,可不是谁都受得起的!”

“未婚妻!”

“蔚蓝居然已经和别人订婚了?”

“那蔚海成怎么还敢忽悠了岑家,要把女儿嫁给人家?”

满座宾客顿时窃窃私语起来,声音还不小。

岑立博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已经可以确定:蔚蓝根本不愿意嫁给他!是蔚海成骗了他!让他堂堂岑立博丢尽了脸!

蔚海成则是被车内男子吸引了注意力:快速在脑中搜索,他并不记得S市内有开这辆豪车的富少?那么,这个男人到底什么来头?

欧阳逸更是一脸震惊+懵圈,“莹莹,这是怎么回事?小蓝、小蓝已经订婚了?”小蓝明明一直爱着他的呀!怎么可能偷偷和别的男人订婚去?

“你少乱说!小蓝不可能嫁给别的男人的!”欧阳逸下意识叫出声。

“姐姐,你怎么能这样任性不懂事呢?”此时蔚莹莹突然惊呼起来,“就算姐姐不满订婚仪式没有完全达到姐姐的标准,也不能这样故意和家里作对呀!你这样花钱雇人演戏,来欺骗大家,愚弄大家,伤的可是两家人的和气,两家人的心哪!在座的都是我们的长辈呀!你怎么忍心呀!”

她这句话一出,在场众人无不下意识地‘喔’了一声:原来蔚蓝竟然是花钱雇人来演戏的!

原来蔚蓝竟然是因为对订婚宴的排场不满意,所以才任性耍脾气的!

原来蔚蓝竟然看不起他们这些到场宾客!哼,真是有眼无珠!

大家顿时对蔚蓝十分的鄙视,并且认定这是一个十分拜金的女孩子。

毕竟只是订婚,蔚家和岑家的联姻又是突然决定的,所以今天的排场肯定是不能和岑家往日的正式婚礼现场规模来比的。

但这到底是岑家的订婚宴,比起本市的许多大家族的婚礼现场,那排场也已经不输了。这样她都不满意,简直是太虚荣了!

众人鄙视的眼神不断射入车内,蔚蓝只觉得悲哀:看看,这就是蔚莹莹的本事。

无论何时都能凭一张嘴颠倒黑白,偏偏,所有人总是相信蔚莹莹。她蔚蓝永远都是一个恶人。

此时蔚海成也已经在脑海中仔细筛查过一遍,确定S市内没有这样一位开着布加迪豪车的富少,便也认为蔚莹莹说说的‘花钱雇人’比较靠谱,顿时脸色更沉,“蔚蓝!立刻给我过来!”

“小蓝,我真没想到,你居然这么不懂事。”从来对蔚莹莹的话深信不疑的欧阳逸,立刻也是语重心长地劝了起来,“你快点下车,蔚伯父和岑副总一定会既往不咎的。”

“既往不咎?”司君霆再次缓缓开口,这一次声音里隐约带了两分嘲弄,“岑立博,还记得6673吗?”

6673是什么鬼?房间号?交易号?保险柜密码?

众人全都一脸的懵圈,只有岑立博,突然一下子变了脸色,难看至极。

“你到底是谁?”他再也沉不住气,朝着布加迪豪车走近了几步,想要看清车内男子的脸:这个年轻人究竟什么来头?为什么会知道他私吞岑氏集团公款的事情?连金额都知道的如此准确!

继承者:霸娶惹火娇妻他的礼物免费试读

奈何男子的面容始终隐在斑驳光影中,看起来虚虚实实,很不真切。

车内飞出一张金卡,准确地落在了岑立博手中。

他只看了一眼,就忍不住低呼出声,“原来是你!”

居然是那一位!

他的脸色顿时像便秘一样,再不能更僵硬更难看。

这些反应,只有离他较近的蔚莹莹、欧阳逸等蔚家几人能看见。

蔚莹莹当即一脸担心地‘自言自语’,“那个男人好像在威胁岑副总啊?小蓝到底花钱雇来的什么人呀?是地痞流氓混混吗?”

她声音不大,可是搂着她的欧阳逸已经足够听清楚,顿时十分生气。

“你究竟是什么人?少在那里装神弄鬼!快点让小蓝下车来!”欧阳逸不客气地拍打着车门,态度十分强硬,“蔚伯父可是公安局长,我劝你最好马上下车认错,免惹麻烦!”

身为欧阳财团唯一的少公子,继承人,可不会被一辆豪车就吓倒了--哪怕这是一部极其昂贵的豪车,他都舍不得买。

尤其蔚莹莹之前那一句‘花钱雇人演戏’,让他潜意识里相信了,所以更加不把车内那气势非凡的男人放在眼里。

车内的人还没反应,岑立博已经大怒,“你在做什么!找死吗!”

他说着用力将欧阳逸一把推远。

“我不知道她是你看中了的人。”岑立博贴近车窗,声音极低,“今天的事情就当没发生过,行吧?”

司君霆淡淡颔首,视线似有若无地扫了一眼外面。

岑立博明显松了一口气,“我会处理的,你放心。”

司君霆这才一挥手,季风启动布加迪,拉风的豪车绝尘而去,一如来时那般的突然。

冷着脸转身,再望向蔚海成时,岑立博的态度再次恢复了岑家人的高傲,“订婚取消!”

一边说着,他一边冷冷地环顾在场的所有宾客和记者媒体,“今天的事情谁敢出去多嘴一句,就等着滚出S市!”

丢下威胁,岑立博愤然地甩袖离去。

订婚宴就此不欢而散。

留下蔚家人面面相觑:那个男人到底什么来头?连岑立博都惧怕三分?

回到蔚家后,蔚海成阴着脸坐在沙发上,半天没吭声,客厅内弥漫着一股令人不舒服的低气压。

蔚莹莹好言哄走了欧阳逸,这才坐回自己父亲身边,体贴乖巧地泡茶,按摩肩膀,“爸爸,我觉得您不用太担心的。您记得吧,这位岑副总做事可是不怎么谨慎的,他今天一定是有把柄落在那个男人手里了,才会那么轻易被吓的不敢娶小蓝了。”

蔚海成顿时眼前一亮:可不是?他的实力就不如岑立博,但是他手里就握有岑立博的把柄,当然岑立博自己不知道。

这位岑家副总,行事风格确实不怎样,否则也不至于被个遗腹子掌握了岑氏集团的大权,自己四五十岁了还只是混了个副总。

这样说起来,今天那个看起来很厉害的年轻人,或许未必势力很大,不过是恰好戳中了岑立博的软肋而已。

可惜了他辛苦谋划的联姻,不但没有给他带来利益,反而因此得罪了岑立博,得罪了岑家。

“那个死丫头,永远都学不会你的懂事,只会扯爸爸的后腿。”想起蔚蓝,蔚海成又是一肚子气,忍不住愤声责骂。

蔚莹莹轻声叹气,“说起小蓝,我很是担心啊,爸爸,那个年轻人装的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到底什么身份?小蓝会不会吃亏上当受骗呀?”

“叫她回来亲自解释就一清二楚了!”蔚海成愤怒地拨通了蔚蓝的电话。

看见蔚海成给蔚蓝打电话了,蔚莹莹眸底有阴险的光一闪而逝:今天那辆布加迪,市价最少2500万一辆,若真是那男人的座驾,可见那个男人家世非常显赫。

她绝对不允许蔚蓝过的比她好。蔚蓝就算攀上了豪门,她也一定会想办法破坏掉的!

布加迪内,此时正十分安静。

出了酒店以后,蔚蓝当即对司君霆真心道谢,“谢谢你今天帮我,君少。”

“谢你自己。”司君霆只是淡淡道。

蔚蓝知道他的意思。

今天一大早,君霆就电话她,问她想要亲自到现场处理这件事,还是他全权处理。她选择了亲赴现场。

如果不是她表现的足够强势坚定,君霆未必会帮她到这一步,替她永绝后患。今天到场的都是本市有头脸的人物,蔚海成再也别想拿她蔚蓝去联姻了,人家不会答应的。

短短几天相处,蔚蓝已经看出来,君霆就是一个寡言少语的人,而且似乎极其不喜欢被打搅。

所以她也不再说话,毕竟她现在的情绪正十分糟糕,其实也没有心情再说什么。

她只是偏头静静地望向窗外,全身都散发出一种忧伤至极的气息。

这让离她最近的司君霆,完全无法忽略她,因为哪怕是盛夏的炙热阳光,却也照不暖她冰凉的身心。

不用问,他都能猜到她心中此刻在想些什么--一定是非常的失望和绝望,一如当年的他。

本该是最亲近、最信任的家人,却深深的伤害了自己,背叛了自己,那种感觉,正如一把锋利的匕首,一刀一刀,不断在心口凌迟。

哪怕时隔多年,每每午夜梦回,依旧心如刀割,痛心疾首。

他的家人已经够冷血,够极品。

然而她的家人,更加卑鄙无耻。

联想到她这些年都是几乎一人独自生活,努力着不给真正关心自己的人添麻烦,他心中某一处,突然涌现些莫名的情绪--和他很像。

‘滴铃铃’此时一阵简约的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司君霆的思绪。

他下意识转头看向铃声来源,便看见蔚蓝脸色僵硬地盯着手机屏幕,半响不动:蔚海成打来的。

不用接,她也知道蔚海成会说什么:一定是让她马上滚回家给他们一个解释。

呵呵。

凭什么?

她嘴角突然浮现一抹苍白惨笑:她凭什么就该乖乖被他们卖掉,毫不反抗?

果断按下关机键,蔚蓝望着窗外,长长地,叹出一口气。

司君霆对她的反应很满意--没白帮她这一次。

如果她愚蠢的选择再相信蔚海成一次,回去蔚家,那么以后他再不会理会她的死活。

他没发现,自己居然不自觉的用了‘以后’这个词。

无意识中,他已经开始默认,允许她在他的世界中一直存在。

低头,司君霆给君天心发了条短信:天气越来越热了,你要不要去海边别墅小住几天,避避暑?

君天心很快就回复过来:是个好主意!正好能带着我家小蓝去海边安静安静,散散心,顺便让她好好做设计图。

于是片刻后,季风直接就将蔚蓝和君天心送去了郊区海边别墅。

两人在郊区海边别墅足足住了一周,才回到S市。

而这期间,蔚海成已经派人调查到了那一日宣称自己是蔚蓝的未婚的男人,原来那根本不算个人物,不过是个平平常常的人,这更加让蔚家人和欧阳逸确信,蔚蓝并没有攀附上什么厉害人物,不过是花钱雇人来演戏而已。

但他们根本想不到,他们调查到的信息早已经被人做了手脚。

因为不想被蔚家人骚扰,蔚蓝和君天心在别墅的一周时间,从手机到电子信箱全部关闭,所以手机一开机,蔚蓝就看见自己有无数个未接电话和信息,飞快扫一眼,全都是蔚海成一家三口打来发来的,她直接毫不犹豫地删除了。

等到她洗澡出来,又是两个未接电话,却是小舅舅安浩远打来的,她连忙回了过去。

“小蓝啊,你这些天你去哪儿了?舅舅到处找不到你,可把我急坏了。”安浩远最是疼爱这个外甥女,不仅仅因为她是姐姐唯一的牵挂,更是血浓于情的天性使然。

听见舅舅开口就是关心她,一句责备都没有,蔚蓝当即就红了眼眶--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真心关爱她的亲人,就只有小舅舅了。

忍住想哭的冲动,她简单的解释了一下,说是为了寻找设计灵感,和同学去了深山采风,信号不好才导致无法联系。

然而安浩远却并不相信。

他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始末,知道是蔚海成意图逼迫蔚蓝嫁给岑氏五十多岁的副总--岑立博,蔚蓝才会逃避藏起来。

但既然外甥女不想他担心,他就领这个情吧。

有些事情,在大人的世界里解决就好。蔚蓝还年轻,不应该掺和进来。

舅舅的心意,蔚蓝并不知道。

她此刻想的是,她要怎么感谢君霆的救命之恩?

没错,她没有夸大,这真的是救命之恩--他不单单挽救了她的命运,也挽救了舅舅一家的命运。

可是,她要拿什么来报答他呢?也不知道他对哪一方面感兴趣?

不经意地,蔚蓝脑中闪过了他性感迷人的薄唇,那微凉的略带酒意的吻,时隔一周,再次想起时却依旧清晰,清晰的叫她一下就红了脸:“天,为什么我记得这么清楚?!”

太羞耻了。

用力拍了拍热烫的面颊,她决定还是咨询一下君天心:身为君霆的亲妹妹,总应该知道他喜欢什么吧?

“我哥的喜好?他没喜好。”君天心懒洋洋地应道,突然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一下子就兴奋起来,“我哥缺个女朋友啊!你正好缺个男朋友啊!所以你以身相许就是最好的报答啦!”

一举两得,完美。

君天心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然而蔚蓝却只觉得无语,“能给个靠谱点的建议吗?亲。”

“怎么不靠谱了?我是非常认真的在建议你啊。”君天心坐直身子,循循善诱,“那不然这样好了,你请我哥吃饭。吃饭总不会错的。”

吃吃饭谈谈情,情到深处,一切水到渠成,再完美不过了。

君天心在电话那头,笑的很邪恶,“就这么说定了,我帮你约我哥,时间地点我通知你,你现在快去把自己打扮的美美的,争取一眼就迷倒我哥!”

阅读全文
继承者:霸娶惹火娇妻

继承者:霸娶惹火娇妻

说好的合约未婚妻,可是某人坚持假戏真做。“你、你这是毁约……”几乎被扒光了的小白兔,颤巍巍举手试图做最后的反抗,“君少,我不干了……”“我干就行。”某人二话不说直接把她压倒,“反抗和顺从我都喜欢,长夜漫漫,我们可以尽情一试……”人人都说君少是禁欲主义男神,只有小白兔叉腰忿忿不平,“全是瞎掰,都是胡扯,明明就是大尾巴狼!”她在人后处处嫌弃他,可他却在人前处处宠溺她,“我只有两个原则:第一,我妻子永远是对的;第二,如果她错了,参照第一条。”揍渣男,殴小三,惹官司,闹人命,收拾渣爹,讨回公道,蔚蓝的世界从来不得安宁。可不论外界如何评论她行为对错,他永远都无条件支持她:“我的女人,永远不会错!”

总裁豪门|晗晗晗

小说详情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