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资讯

《我们给老师打分吧》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我们给老师打分吧小说全文

时间:2020-11-13 16:45:41分类:其它

生活阅读网提供我们给老师打分吧最新章节《第6章 谁是衰老师,谁是帅老师》全文免费阅读,页面清爽无弹窗!

我们给老师打分吧开篇有股浓浓网文的气味,加上各种虐(作者潘亮真的虐太多,还不修),但其实我们给老师打分吧是一篇还不错的金手指爽文,到底有什么样的表现呢?快来看看吧:

我们给老师打分吧谁是衰老师,谁是帅老师章节试看

每当历史课的上课铃打响的时候,肖小笑就头疼头晕心烦意乱。这也难怪,他们的历史老师“老胡”绝对是个“老古董”:一身褪了色的蓝大褂,裤子上的补丁打了又打,酒瓶底一般厚的镜片,眼镜腿还用透明胶带粘了又粘……老胡夹着教案和课本,背微微有些弓,摇摇晃晃来到讲台上,一开口露出满嘴黄牙,吐出的第一句话永远是那句:“唉!你们安静一点儿好吗?”

“真是个衰老师!”在同学们看来,田田这么评价一点儿也不过分。

什么?不过分?简直是恰如其分!你瞧瞧人家6班的小李老师,永远是衣着光鲜,多帅!再瞧瞧4班的“阿臻”老师,头型那叫酷毙了!唉,为什么自己班的老师却这么“对不起观众”呢?

可是今天,历史课上居然上演了“大变活人”。“衰老师”摇身一变,成了“帅老师”!

“踏踏踏——”

听!老胡的身影还没出现在教室门口,从走廊里传来的脚步声就已经让大家备感惊奇:咦?怎么今个儿老胡的步子变得这么清脆,不像以前总是拖沓着那双比全班同学年龄都大的旧解放鞋。莫非老胡今天吃了返老还童药?

等那个脚步声踏进教室,大家才恍然大悟:原来来者并非老胡,而是一个陌生的老师。二十四五岁的样子,个头少说也有一米八五,衬衣的商标上标着“PLAYBOY”,裤子则是皮尔卡丹,足踏高贵的鳄鱼皮鞋。全班的男生眼镜集体放光,全班的女生嘴巴集体张大:那真是从头帅到脚,又从脚帅到脚趾头!

“你们的胡老师生病了,这节课由我来代上。”帅老师说话时把一只手优雅地插在裤袋里,怎么看怎么舒服!

“老师,您姓什么?”田田忍不住没举手就叫了一声,她差点儿没说成:“老师给我签个名吧!”

帅老师帅气地一笑:“和你们的的胡老师一样,我也姓胡。为了和以前的胡老师有所区别,你们可以叫我‘小胡老师’,但不要简称为‘小胡’,更不要叫我‘胡子’。”

小胡老师一句话逗得满堂大笑:看来还是个挺幽默的老师!

“我们开始上课!”小胡老师说着把教室里新安装的那套多媒体教学设备打开,调出精美漂亮的电脑课件。同学们都瞪大眼睛盯着屏幕,老胡哪儿会摆弄这些东西呀?记得还是去年,老胡带来了几张幻灯片想演示给大家看,可他折腾了五六分钟也没搞定那部老式幻灯机,最终还差点儿把它烧坏。从那以后,老胡再也没碰过除了粉笔以外的其他教具。

再看小胡老师,他讲课的时候经常掺和进一段笑话,引得大家发笑;而且还旁征博引,告诉大家一些好玩新鲜的事儿。以前的老胡可从没这么上过课,他不是捧着书念呀念就是捧着备课本读呀读,再有意思的东西也会被念得淡索无味。

熊豹豹是全班公认的“最讨厌历史”的同学,他总是抱怨历史最没劲最无聊。可是今天,他手托着下巴听入了神,甚至嘴角还留出了口水!真是入了迷了!

下课铃打响的时候,同学们都大吃了一惊:时间过得真快,他们还以为才刚刚上课十分钟呢!

“老师,下节历史课还是您来上吗?”小胡老师快要走出教室的时候,田田再次忍不住大声问他。

小胡老师微微一笑:“你们的老胡老师的病马上就会好的,下节课还是由他来上。”

这句话让全班同学集体在叹了口气:真是可惜呀!

范弥胡做出一副关心状:“拜托您还是让老胡老师在家安心养病,身体要紧,不要急着给我们上课,累坏了怎么办。让他先休息三两个月再说……”

大家在心底会心一笑:这个范弥胡,真是精明,从表面上看他是关心老胡老师的身体,可实际上,他是想多留小胡老师几节课呢!

“好,好,谢谢大家,我一定转达大家的慰问!”小胡老师在全班同学的夹道欢送中走出教室。

肖小笑总是忘不掉他们“铁三角”给老师打分的计划,他大声嚷道:“现在,我们来给小胡老师和老胡老师打分!”

他的话音刚落,阳光晨便在下面喊了起来:“我打90分!”

“90分?你这是夸小胡老师还是在损小胡老师?”熊豹豹对阳光晨打的分数很不满意,“要我说,怎么着也得打98分!”

“100分!”又一个同学喊道。

“对,给小胡老师打100分!”全班同学一起响应,包括阳光晨和熊豹豹。

肖小笑在黑板上记下:

小胡老师:100分

“我们再来给老胡老师打分!”肖小笑又说。

“59!”话音未落,林臻便扯开嗓门叫了起来,大家都转过头嘲笑他。原来,连着两次历史考试,老胡都给林臻刚好打了59分,让他心里别提多窝囊了。这一回林臻可算是报了仇,也让老胡尝了一回59。

看到其他同学都没什么意见,肖小笑在黑板上又写下:

老胡老师:59分

胜负已经分明,肖小笑大声宣布:“根据打分结果,小胡老师当选‘帅老师’称号,老胡老师当选‘衰老师’称号!”

“班主任来啦!”不知道是谁一声信号,肖小笑赶紧把黑板上的打分结果擦掉——“给老师打分”可是学生间的机密,绝不能让老师知道!还好,肖小笑刚刚擦完最后一个字,石老师就走进了教室。看到肖小笑手里拿着黑板擦,还以为他主动为同学服务,专门表扬了一番。

“上一节课胡老师生病了,由另外一位胡老师来上的课,不知道大家习惯不习惯?”石老师问同学们。

“习惯,习惯,太习惯了,习惯得不能再习惯啦!”肖小笑太激动了,一连说了五个“习惯”还嫌分量不够。

“我们请求让小胡老师一直给我们上历史课!”田田明知道这不太可能,可还是脱口而出,她太喜欢小胡老师了。

“为什么?”石老师笑眯眯地看着她。

“因为……因为小胡老师长得帅!”田田红着脸说。

石老师乐呵呵笑着说:“你们呀,就知道帅哥啦美女啦的。告诉你们,你们老胡老师在年轻的时候也是个大帅哥呢!而且不光帅,他还才华横溢,满腹经纶。”

这么一说,全班同学都不敢相信。

“什么,老胡老师也算才华横溢?他连幻灯机都不会用!”

“有这么衰的帅哥吗?”

……

石老师强调:“我是说,在老胡老师年轻的时候!”

“老胡老师也年轻过?”肖小笑实在想象不出老胡老师年轻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你们感兴趣的话可以到办公室来,我找一张老胡老师年轻时候的照片给你们看看!到时候你们就知道老胡老师有多帅了!”石老师说完离开了教室。

范弥胡一直没有说话,等石老师一走,他开始发表意见:“我觉得石老师说的还是很有道理的,大家想想,我们拿二十多岁的小胡老师去和五十多岁的老胡老师相比,这公平吗?就连足球赛还分国家队、国青队、国少队三个年龄段呢,比谁帅谁不帅,当然不能不考虑年龄因素!”

大家也都觉得范弥胡的话很有道理。

“可是……”田田还是有些不服气,“小胡老师就是二十多岁,老胡老师就是五十多岁,不这么比我们又能怎么比?”

“这好办!”范弥胡说,“我们去找石老师要照片看,不就的得了!”

下午的活动课时间,肖小笑、范弥胡和田田来到办公室,石老师掏出一本影集,翻找老胡老师的照片。

“那时候的老胡老师呀,是全校年轻老师中的大帅哥!”石老师陷入深深的回忆,“学生们都争着去听老胡老师的课,就像你们现在争着听小胡老师的课一样!”

“啊?老胡老师的课也有人爱听?”肖小笑一百个不相信。

“那当然了!因为胡老师的课生动幽默,知识面广。那个时候没有这么多教学资源,胡老师就自己发明制作教学用具,我记得其中还有一个在全国获了奖!”石老师说,过去的事情历历在目。

田田怀疑石老师说的是不是另外一个人,她说:“可如今老胡老师怎么就变得连电脑都不会用了?”

石老师叹了口气说:“现在科技发展太快,稍不留神就落了伍。电脑是属于你们年轻人的,年龄大了学起来可要吃力多了!”

田田想起暑假里她试图教爷爷奶奶玩电脑,可花费了好几天,他们连开机关机都没学会。看来,年龄大的人接受新鲜知识的能力就是慢,怪不得老师们总是说“趁着年轻,多学习知识”,原来就是这个原因呀!

石老师找到了老胡老师的照片,“铁三角”围成一圈,抢着看老胡老师年轻时候的“风采”。

那是一张照片已经发黄了的黑白军装照,那个时候的老胡老师还真的挺英俊,腰板笔直笔者的,脸上一点儿皱纹都不见!

“嗯,没想到老胡老师年轻的时候也挺帅的!”肖小笑不得不这么说。

“为什么老胡老师变老了以后,会没有以前那样帅了呢?他就不能也穿上名牌,去美容院整整容吗?”田田问石老师。

“那是因为老胡老师的心思,已经转移到其他地方去了!”石老师说。“铁三角”你望着我,我望着你,大家都不明白:老胡老师的心思,究竟哪里去了呢?

从办公室离开后,“铁三角”商量着该怎么给两个胡老师重新打分,可意见始终不能统一。田田还是坚持认为小胡老师帅,范弥胡一口咬定老胡老师帅,而肖小笑依旧只当中间派,谁也不得罪,他说两个胡老师一样帅。

又一节历史课来到了。

“突突突——”

老胡老师拖着老式解放鞋走进教室,还是那身蓝大褂,还是那个酒瓶底眼镜,还是那句话:“唉!你们安静一点儿好吗?”

说完后,老胡老师抬起头,这才发现今天其实没有一个同学在说话,教室里已经很安静了。

大家都仔细打量着老胡老师,暗自想:当年他可是全校老师中才华横溢的大帅哥!

老胡老师开口讲课了:“上一堂课我没能来上课,咳咳……”老胡老师的病看样子还没有完全康复,“我儿子来替我带了一节课……”

什么什么?教室里火爆成了一片:小胡老师居然是老胡老师的儿子!

“怪不得看照片的时候,觉得照片上的老胡老师跟小胡老师很像!”范弥胡小声说。

“唉!你们安静一点儿好吗?”老胡老师这句话终于派上了用场。

田田举起手站起来问:“老胡老师,小胡老师真的是您儿子?”

“那还有假!”老胡老师说,一提到儿子,他就激动得要命,“我辛辛苦苦培养他二十几年,如今他也成了一名老师,而且比我还受欢迎,比我还要帅,比我还有才华,我高兴得很哪!什么时候你们也能够成才,我也会一样高兴!每当在报纸上看到某某成功人士是我以前的学生,我都特别开心……”老胡老师说着说着动了情,眼睛里流出了泪。

“老胡老师的心思,已经转移到其他地方去了!”石老师的话响在耳边,肖小笑终于明白这句话的真实含义了:老胡老师的心思,已经转移到培养子女和教育学生上了;老胡老师当年的帅,也已经转移到小胡老师身上了!所以呀,小胡老师越帅,老胡老师也就更帅!

现在,“铁三角”知道该怎么给两位胡老师打分了。

我们给老师打分吧谁是衰老师,谁是帅老师章节试看

肖小笑的老爸今天看起来心情不错,星期天午饭过后,泡上一杯香浓的咖啡,哼着小曲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节目。肖小笑等待这一刻已经很久啦!按照他的经验,老爸最高兴的时候最好说话,只要提出要求,百分之百能答应!肖小笑的那台新电脑就是这么得来的。

肖小笑躲在自己房间里对着镜子排练了好一阵儿,终于下定决心,拉开门朝老爸走去。不过这件事关系重大,比电脑重要多了,需要谨慎行事。肖小笑没有开门见山,而是拿着拖把在房间里拖呀拖,又装模作样把茶几柜子什么的都擦了一遍,这叫“预热”。

“得了得了,你就别挡着我看电视了!”老爸反而觉得肖小笑在眼前晃来晃去有些碍眼。其实他早就察觉到肖小笑又在耍什么鬼点子,只不过故意装傻而已。老爸说:“说吧,又有什么事来找我啊?是想去游乐场,还是要吃必胜客,还是想买新款的MP3?”

忙乎了半天,却被老爸一眼识破,真是失算!肖小笑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他继续装蒜:“哪儿呀……老爸和老妈平时工作那么辛苦,我是在尽我所能帮你们干家务。来,老爸,我帮您捶捶背!”

“你不说?那就算了!”老爸才不上肖小笑的当呢。

“我说,我说!”肖小笑沉不住气了,他笑嘻嘻地坐在老爸跟前,“老爸呀,当今世界风起云涌,瞬息万变,信息化高速发展,跟不上时代的人终将被淘汰……”肖小笑先起了一个很高的调子,然后才慢慢儿引出真实话题,“咱们家是不是也该与世界接轨,推进信息化建设,比如说装个宽带上网什么的呀?”

老爸心理诡秘地一笑:哼,这小子终于把“底牌”亮出来了。老爸不愧是“老谋深算”,他一点儿也没表现在脸上,还是盯着电视屏幕,只轻轻“哦”了一声。

“哦?这是什么意思啊?”肖小笑急了,他使尽浑身解术历数安装宽带的好处,“老爸呀,咱们家要是装了宽带,我就可以在网上查找学习资料,再也用不着麻烦您和老妈了。网上的学习资源可多了,也给您省了请家庭教师的钱不是?还有啊,您不是经常抱怨联系公司客户不方便吗?要是咱们家安装了网络,一封封‘伊妹儿’发出去,多方便哪!还有我表姐不是在美国读书吗?今后也用不着打越洋电话了,在QQ上聊天就行,还有视频呢!”

等肖小笑绘声绘色描述完了,老爸的眼睛还是没从电视屏幕上挪开,他轻描淡写地说:“唔,原来上网有这么多好处啊,看来我们家还真需要装个宽带。”却没说什么时候装。

肖小笑一阵激动:看来还真有戏!他再接再厉补充道:“就连我们老师也说了,未来的世界是网络世界,谁不懂网络谁就是文盲。老爸,我们班有好多同学家里都装宽带了,您总不能眼睁睁看着您的宝贝儿子输在起跑线上吧?”

“唔,你们老师说了……”老爸还是那么漫不经心,可他一下就抓住了肖小笑的破绽。老爸掏出笔在一张便签上刷刷刷写了些什么,递给肖小笑,“那这样吧,你去找你们老师在这上面签个字,我就给你装宽带!”

肖小笑看那纸条,上面写着:

征求老师意见

肖小笑申请在家安装宽带上网,现征求老师的意见。如果您同意,请在后面签字。

家长:肖大笑

“啊?还要征求老师意见?”肖小笑没想到老爸会来这么一招。

“对呀,你不是说你们老师都支持你们上网吗?让他们签个字肯定也没问题。”老爸说。

肖小笑后悔刚才不该把老师扯出来,眼看着老爸就要同意了,却被自己一句话弄得节外生枝,看来还真是言多必失哪!

星期一上数学课的时候,肖小笑把老爸的那张纸条拿给范弥胡和田田看,希望他们能帮着出个主意。

“难!玄!”田田只有这两个字的评价,她认定石老师是不会给肖小笑的“贪玩”开绿灯的。这个石老师,太不好说话了。记得上回,田田的表姐结婚,老妈开假条来替田田请一天假去参加婚礼,可石老师就是不批,还说表姐算什么,又不是亲姐姐。可真够固执的!

田田看完后把纸条传给范弥胡,范弥胡从中找到了破绽:“你们看,这上面并没说一定得让石老师签字,只是说随便哪个老师都行!”

“对呀!”肖小笑一拍大腿,发出清脆的响声。幸好数学老师老罗正忙着讲课,没有追究。肖小笑压低声音说:“我们先给老师们打个分,比一比谁最好说话,然后去找他签字。”

“切!这还用打分?一眼就看出来了,葛老师呗!”范弥胡看了老罗一眼,又说,“不过,杀鸡焉用牛刀?让老罗来签字就绰绰有余了!”

对!老罗也是大家公认的很好说话的老师。如果给老师们打“好说话”分葛老师得A,那老罗也肯定不会只得B。

就要下课了,老罗开始布置课外作业。

“罗老师,作业能不能少点儿?”田田开始用她那特有的嗲嗲的声音来央求“老罗”。其他同学也都跟着请求。

“好说,好说!”老罗这句话让大家感到兴奋,他翻开课本说道:“第一题、第三题、第六题……”

“够了够了!”还没刚布置三题,范弥胡就已经嫌多了。

“好说,好说!”老罗却没有停止,“再来个第七题、第八题,嗯,把第十一题和第十二题也算上,这两题简单,跟不做一样,你们就全当做着玩。行了吧?咱们好说、好说……”

“老罗”宣布下课,夹着课本和教参要走。肖小笑捏着老爸的那张纸条,一个箭步冲上去,挡在“老罗”的面前。

“罗老师,您能给我签个字吗?”肖小笑特意给老罗鞠了一躬。

“好说,好说!”老罗连纸条都还没看一眼就这么说,他把纸条接过去,拿在手里认真地看。肖小笑满怀希望地望着他。

可老罗看完了纸条,一切就都不一样了:“这个……我又不是你们班主任,你应该找班主任签字才是啊!”

“他老爸说了,找您签就成!”范弥胡也凑了上来,还有田田,他们来帮肖小笑架势。

“应该找班主任,找班主任!”老罗说着把纸条塞还给肖小笑,然后夺路而逃,嘴里还不住说着:“好说,好说……”

肖小笑呆呆地望着老罗的背影,一脸苦笑:“什么‘好说,好说’,一点儿也不好说!”

“唉!”范弥胡长叹一声,“这个老罗啊,看起来最好说话,实际上‘阴’得很,连石老师都没他难缠!”

“今天的作业也是,说好了少布置几题,可还是布置了那么多!”田田掂着课本说,“还说什么十一、十二两题简单,做着玩。你们看,这两题要是简单,那还有什么题能算难题?”

“差点儿上了老罗的当,给他打了高分。我看,给他打C就不错了!”肖小笑说,可他并不灰心,因为真正的“王牌”还没有使出来。

看来,只能去找葛老师了。

办公室里,葛老师正在仔细备课。肖小笑推开门,站到她的面前。在他背后的窗子上,还探着两颗小脑袋,不用说,正是范弥胡和田田的。

“有什么事儿吗?”葛老师笑眯眯地望着肖小笑,这让肖小笑觉得很和蔼,比老罗的“好说,好说”要亲切多了。

“您能帮我签个字吗?”肖小笑把纸条递给葛老师。

葛老师接过纸条看了看,当即说道:“行,现在就签!”说着她从笔筒里抽出一支钢笔来。

“耶!”肖小笑偷偷冲窗外作了个“V”字型手势。葛老师镇爽快,答应得比想象中的还顺利。

不偏不巧,葛老师的钢笔在这当儿却没有墨水了。葛老师在纸上画了画,又使劲儿甩了甩,还是不出水。

“用我的笔!”肖小笑赶紧递上随身携带的签字笔。

葛老师接过签字笔,突然想到了什么。她放下笔说,表情有些为难:“可是……可是我只是副班主任啊,这事儿是不是还要请示石老师啊?”

“用不着,用不着,您签字就行!”肖小笑赶紧把笔拿起来,重新塞进葛老师的手里,生怕夜长梦多。

葛老师迟疑着,笔尖悬在纸条上方始终没有落下。

“不好,这样不好。”葛老师终究还是没有签,“这事儿我做不了主,得请示石老师!要是石老师不同意,我签了字她肯定会批评我的。”

眼看着煮熟的鸭子飞了,肖小笑急得团团转。可不管他怎么说,葛老师就是不肯签字。

肖小笑怏怏地从办公室走出来,范弥胡和田田围上来问他怎么回事。

“葛老师好说话是好说话,可就是顾忌太多,不敢自己做主,有点儿患得患失。”听完肖小笑讲述的经过,田田说,“可这又有什么责任好担的?胆小鬼!”

“其实葛老师也有葛老师的苦衷,她还是个新老师,当然会谨慎一些了。我们就别难为她了。”范弥胡帮着葛老师说话。

本来以为摊上个好说话的老师,以后就什么都不怕了。没想到却又是个不敢自己做主的老师,你说这急人不急人?肖小笑连连抱怨命苦。葛老师的这个“弱点”让他哭笑不得。

“唉,我还以为葛老师来了,有了她的庇护,我们以后就能放纵自由了呢!”田田愁眉苦脸,“看来还是不行!”

“要不我就不装宽带了,我可不想自找麻烦……”肖小笑打起了退堂鼓。他觉得找石老师去签字根本没戏,石老师才不会那么“纵容”他呢!弄不好宽带没装成,还要被石老师数落一顿,骂自己不想着学习光贪玩,那就真是得不偿失了。

“不去试试怎么就知道行不通呢?”范弥胡给肖小笑做思想工作。

“对!”田田也鼓励他,他把肖小笑重新推回去,“再说,我们也不会眼睁睁看着你往火坑里跳的!”

“嗯,我们一定会闭上眼睛的!”范弥胡说。

肖小笑在办公室门口驻足了好一阵子,最终还是没能鼓起勇气去找石老师,他把那张纸条撕了。装宽带的梦想就只能寄托给期末考试得全班第一了。

晚上,肖小笑怏怏地回到家。他努力克制住不去想宽带上网的事情,可越这样越失望。

推开房门,肖小笑看到老爸正在帮他捣鼓电脑。他顿时高兴得跳了起来:“老爸,你已经把宽带装上了!”

“是啊!”老爸说,“你们班主任石老师听说你想装宽带,还没等你去找他,就主动给我打电话。她说装就装吧,这样有利于你学习。石老师还叮嘱我要看好你,不能无节制地上网,我可不希望我的儿子当一只网虫!”

“老爸万岁!石老师万岁!”肖小笑高喊。他坐到电脑前,登陆因特网,给范弥胡和田田发信息:

你们都给我听好了,石老师才是最好说话的老师,我给他打A!

阅读全文
我们给老师打分吧

我们给老师打分吧

早晨,葫芦小学看大门的刘大爷,一脸严肃地注视阒传达室里的挂钟,他一边倒计时一边把食指摁在电动校门的控制按钮上。只等铃声一响,便会毫不留情地按下去。

其它|潘亮

小说详情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