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资讯

《暖婚之靳少的宝贝》小说完结版免费试读 暖婚之靳少的宝贝小说全文阅读

时间:2020-11-13 16:40:12分类:总裁豪门

《暖婚之靳少的宝贝》最新章节要你查的,查到了吗和没有孩子,他能坐稳位置吗?由网友提供,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作品,生活阅读网免费提供暖婚之靳少的宝贝最新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

对于主角的心里描写的非常细腻,看完暖婚之靳少的宝贝之后真的会感叹世上怎么会有作者(默菲)写出如此惊世骇俗好的好作品来。

暖婚之靳少的宝贝要你查的,查到了吗免费试读

“陈先生,我们靳总吩咐了,您跟徐女士到医院对面的酒店去休息吧,这边有护工照料,这是房卡!”一直跟在靳起身边的男人忽然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冒了出来,手里捏着一张房卡。

陈迎丰越发局促,声音都有些发抖,“不……不用,我们就在这里就行,你忙,你们忙!”

“我们靳总不善言辞,所以,这事儿就吩咐给我了,如果办不好,我也不好跟他交代,陈先生?”男人晃了晃手里的卡,脸上笑着。

陈迎丰左右为难,脑子有些不够用了,总觉得自己想的理由都那么苍白无力。

男人看了眼身后,有护工上前,“我送陈先生和徐女士过去,楚先生放心便是!”

楚桀勾唇,笑的和煦无伤害,“麻烦了!”

护工心头一跳,下意识避开了他的凤眸。

护工声音低柔的劝着,没几句,陈迎丰夫妻俩都同意了,跟楚桀道了谢,看了眼病房门口,这才跟护工走了。

楚桀挑了挑眉,交代另一位护工照顾好沈呈呈这才离开。

地下停车场。

楚桀拉开黑色奔驰的副驾驶门坐了进去。

后座,靳起阖着眸子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他刚系好安全带,闭目养神的人忽然开口。

“三分钟!”

楚桀动作微顿,略有些尴尬,“别介,这不是得跟人家客套两句吗?”

靳起冷笑。

楚桀举手,他丫没事儿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挖坑玩儿,他脑子抽了,闲着没事儿跟靳起说三分钟就能搞定,多一分钟就回楚家一趟,多了三分钟,按靳起的性格,那是三倍,九趟,丫这不是活埋自己?

亏了他没说多一分钟就娶那谁谁,“OK,下月一号开始‘行刑’!”

两人说话间车子已经出了地下停车场,今天阳光不错,天放晴了,路两侧比较洼的地方还有积水。

“嫂子怎么来了?”楚桀转头,他跟靳起的关系很微妙,他是少数能入了他的眼睛里的人,也是他楚桀死皮赖脸的硬赖上来的人。

说敞亮些,他跟靳起之间就是利用与被利用的关系,当然,他是被利用的人。

楚老爷子身份不一般,生意上的事儿,靳起必须得通过老爷子的关系,而他,就是靳起打通关系的渠道或者交易品。

有些悲凉,但也就是那么个关系。

对靳起,他知道的比别人多些,却也只限于生意上。

靳起睨了他一眼,“要你查的,都查到了吗?”

“查了,房主是京都人,这些门头是这五年来陆陆续续买下的!”说着,他把一张图纸递给靳起,图纸上画的是城西市场的简易布局,红笔标识的是他所谓的被人买走的门头。

白色的图纸上,一个标准的Z字由北向南,真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

一个小商小贩自主形成的批发市场,当年可是连个像样的房屋都没有,不少都是铁皮屋,能值多少钱?

尤其是近一年不少商户朝城北新建的市场搬迁,这里生意也惨淡经营。

加之这块化工区太多,建居民房肯定不行,空气质量太差。

市重点单位这两年陆续迁往城北,公安局,市政府都坐落于城北,大型的体育中心也设立在了那块,就连长途车站也于一年前转移到了那里,自然,城北成了重商人争夺的宝地。

城西,便如同废城一般,如果此时有人接手,市政巴不得把这块地儿给送出去,不管对方规划成什么样,只要别像现在这般破破烂烂影响整体市容就行。

而靳起这趟凉州之行就是为了凉州城西的这块地,可就在他以为很轻松收购时,这里百分之四十的门头房都被人在五年里陆续买了过去。

“也就是说,你没查到购买人的具体信息?”靳起清冷的眸子里看不出什么情绪,却不知道怎么的,楚桀有种毛骨悚然的颤栗感。

暖婚之靳少的宝贝要你查的,查到了吗免费试读

沈呈呈被送进了抢救室。

也亏了是护工机灵,谁能想到她睡觉也能过去?护工是学护理专业的,趁假期在医院打工。

吃完午饭,想叫醒沈呈呈,结果叫了几声人都没应,她这才发现不对劲儿。

站在走廊上,护工良子腿抑制不住的发抖,第一次感觉到生命这般的不可预测,她以为好转了就是好了,原来不是!

抢救室她是进去不的,具体怎么样她不知道,但她看到李主任把他的老师陈老叫了进去,而且脸色还特别的难看。

她已经给那个楚先生打完电话了,人在回来的路上,听话音,楚先生也很惊愕。

明明看着已经好转了,谁能想到说不行人就不行了?

陈迎丰夫妻俩也在,送沈呈呈进急救室的时候来到的。

电梯叮的一声响,良子回头,靳起步履沉稳的走了出来,神色一如往常,莫名的,看到靳起,她竟然镇定了下来。

“靳先生!”

“嗯!”靳起低头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进去多久了?”

“二十六分钟!”一点整推进去的,“大夫一直没出来!”

话刚落,李主任走了出来,见靳起回来了,他蹙着的眉松了松,“人抢救回来了,她身体机能太差,必须时刻注意着!”

谁也没想到她竟然小小的感冒一觉间转成肺炎,心脏本来承受能力就差,肺部感染更是加重了心脏的负担。

推出来的时候人闭着眼睛,应该是昏迷着,就这一上午的功夫,靳起就听出她呼吸声粗重了很多。

楚桀蹙着眉,目光悠悠的看着移动病床上的人,就这体质,靳起是怎么想的?

靳起需要继承人,这是要成为靳家当家主事人最基本的条件,没有孩子,这位置能坐稳?

陈迎丰知道自己在这儿也没用了,带着妻子回了家,护工出去吃晚饭了,病房里只有靳起,楚桀不知道去哪儿了。

“咳咳……咳……”病床上的人一直没睁眼,唯有咳嗽声时不时的打破着这份寂静。

靳起在看文件,似乎这声音丝毫影响不到他。

沈呈呈一直没醒,九点半,靳起去了里间休息,沈呈呈由护工照料。

凌晨三点多沈呈呈被自己咳醒了。

良子一直没敢睡,见沈呈呈有动静,她赶忙起身,“你醒了!”

“咳咳咳……咳,几点了?”她觉得有些热。

“不到三点半,难受吗?”她下意识的摸了摸沈呈呈的额头,护士每隔两个小时来看一次,体温也是不停的测量,现在她已经成了重点保护对象。

沈呈呈咳的有些厉害,头震的疼,缓了缓,声音还带着些许的喘息,“不难受!”

“喝点水儿!”良子把温水端来,吸管放到沈呈呈嘴角。

沈呈呈喝了几口,勉强压下了即将涌上来的咳嗽。

昏睡了一整天,她现在睡不着了,“你去休息吧,我没事儿!”

“我不困,上半夜是莉莉值的班,我刚睡好!”她跟莉莉两人轮流守着的,她可不敢把她一个人放在这了,万一有个什么好歹,她可负不了责。

下午的时候莉莉还说呢,这就是个纸样的人,经不起一点儿的折腾。

沈呈呈也不再说什么,下午发生的事儿她隐约记得,便由着她了。

“靳先生在这儿守了您一晚上,现在在里面休息!”良子见沈呈呈不说话,怕她觉得凄凉。

沈呈呈笑了笑,“嗯,我知道!”

中间她醒过,只是没睁眼,她听到靳起打电话了。

觉得沈呈呈无聊,她倾身,“看电视吗?”说完她真想给自己一巴掌,心脏病人不能劳神,看电视也是很劳神的,更何况是三更半夜的。

沈呈呈摇头,看了眼紧闭着的窗帘,“外面还下雨吗?”

“早上就停了!”

“帮我把窗帘咳咳咳……拉开吧!”沈呈呈道。

“好!”

良子起身拉开了窗帘,楼层高,暴雨冲刷过的天空格外的浩瀚,新月如钩,残月如钩,繁星点点缀星空。

沈呈呈望着窗外的那方天,静静的望着,眸子清明,看不出伤感还是……

阅读全文
暖婚之靳少的宝贝

暖婚之靳少的宝贝

楚桀说,沈呈呈和靳起是天造地设的一对,都是那样的凉薄,都是那样的善于利用一切能利用的人和物,配套生产,只此一对,绝无仅有!二十九岁的沈呈呈一纸婚书嫁个了三十岁的靳起。她温润,他清冷,她彬彬有礼却拒人千里,他独善其身而不畏世故。从不想白头,因为无从白头,她的生命,每一天都是赚的!从不想留恋,因为无可留恋之人,而她的出现,让每一天都有了留恋的理由!婚姻之于两人不过是利益结合,他要,她在,他需求的,她刚好有,就这么简单!这是他们以为的——然而经验却给了他们另一个答案——靳起说,沈呈呈是他想用一生珍藏翻阅的书,这是他说过最肉麻的话,也是沈呈呈墓志铭上刻着的话。

总裁豪门|默菲

小说详情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