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资讯

《家妻难追》小说完结版免费试读 家妻难追小说全文阅读(云小小 百里风)

时间:2020-11-13 15:38:14分类:古代言情

《家妻难追》是在网上发布的古代言情小说, 家妻难追最新章节全文阅读,请随时关注更新最快的小说推荐网站生活阅读网。

家妻难追

推荐指数:8分

《家妻难追》在线看

家妻难追这本书其实让我感觉比较单薄,因为里面的人物云小小 百里风感觉不够立体,是真善美的化身,但是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咳咳,里面有些那啥的剧情,具体自己翻阅吧!

家妻难追初体验章节试看

小小儿,小小儿......云小小面色有些古怪。

但她还是起了身,跟随着媚娘的脚步,一边走一边问,“我们现在就过去吗?”

她看了一眼还在排队的长龙,有些疑惑。

媚娘不以为然,每走一步她的长发就随之晃荡,她扶着酥胸,风情万种的走着,“我手底下的人什么实力我清楚的很,这些,不过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罢了。”

云小小欲言又止,其实她也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来的.....

媚娘突然转身,停下步子,云小小还在低着头,冷不丁的撞了上去。

好死不死的,正好撞进媚娘的怀里,脸颊触碰到的软物,让她一时间羞红了脸。

媚娘也没想到会是这么个情况,微微一愣便笑了,她比云小小要高些,见眼前的小姑娘红着一张脸顿觉好玩。

微微弯腰,她凑近她,轻声问:“感觉如何?软嘛?”

云小小蓦然瞪大眼睛,这让她怎么说?

媚娘大笑,“哈哈哈哈,你可真好玩。”

云小小:“.......”

两人一前一后,走向房门,门外站着一个小姑娘,看样子年纪和云小小不相上下,此时她正一脸紧张的捏着自己的成品。

那是一块粉嫩色的手帕,上有鸳鸯戏水图,大概只是作为一个成品,所以手帕的边角有些随意。

云小小瞥了一眼手帕上的图,那是一块单刺绣品,从成品上看,属于上品。

因为是单面刺绣,所以看上去有些呆板。

云小小只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也不多言,静静的跟在媚娘的身后。

小姑娘看上去很是紧张,在这腊月的天里额头竟还冒了些汗,见着媚娘,她微微点头请了个安。

“媚娘姐姐。”

媚娘仿佛对谁都是一幅笑脸,对谁都是自来熟。

见着小姑娘便亲亲热热的摸了把小姑娘的头,然后笑眯眯的问,“小喜儿紧张啊?”

身后的云小小一愣,抬头看了一眼媚娘,然后收回目光。

她算是知道了,媚娘管谁都是叫小什么儿,中间加上姓氏就行了。

简单方便,又显得亲切。

名叫小喜儿的姑娘闻言点了点头,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回道:“紧张极了,刚才赵姐姐进去没一会就出来了,我听着人家说下一位,那赵姐姐应当是没过,赵姐姐的手艺那么好都没过,我这......”

媚娘面色平静,没有一丝诧异,她摸着小喜儿的秀发,似笑非笑的安慰:“别紧张,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尽力就好。”

小喜儿点头,“嗯,小喜儿知道。”

媚娘笑了笑,继续道,“小喜儿若是紧张的话,不如让小小姐姐先进?小喜儿也可以再调整一下。”

这冠冕堂皇的理由,着实让人汗颜。

见着小喜儿微微一愣,云小小本想说算了,刚上前一步打算开口,却没想道原本有些呆愣的小喜儿却突然长呼出一口气。

云小小微愣,然后就见小喜儿果断又干脆的点头,“好啊好啊,正好我现在还有些紧张呢。”

云小小:“.......”

所以,这是答应了?

云小小还有些懵,却见一旁的媚娘朝自己眨了眨眼,随后自己的怀里就被强行塞入了一个荷包。

云小小低头一看,这荷包她认得,正是她前些日子带回家今日来交的货,那上面的一针一线的确出自她的手笔。

媚娘朝她笑了笑,“进去吧,这东西就当我借你的,用完记得还给我哦。”

俏皮的话从这么一个美人嘴里吐出,真是毫无违和感。

云小小抿了抿唇,朝媚娘道了谢,“谢谢。”

“去吧。”

恰好这个当口,原本紧闭着的房门骤然打开,随即而来的还有一道尖锐的嗓音,“下一位。”

这等鸭公嗓般的声音,着实难听。

可眼下,再难听云小小也没有多余的心思去在意,她捏紧了手里的荷包,拎着裙角朝房内走去。

房间很大,云小小跨入门框后才发现里面别有洞天,外室宽敞明亮,金丝纱帘,屋子正中央有一道房梁,自上而下垂着飘纱,朦胧不清。

云小小猜想,往里走里面应该是一间内室。

刚走了几步,云小小就听见一道伶俐的声音传来,带着些抱怨,“皇叔,你说这诺大的一个绣衣坊,怎么连一个好点的绣女都找不到啊,烦死我了。”

皇叔?朝堂中人?

云小小不动声色的听着,面色平静。

被女子叫皇叔的男人似乎有点困倦,一直哈欠连连,光是从门口走来这几步路的距离,云小小就已经听他打了五六声哈欠。

少女话音一落,男子慵懒的声音便应声响起,“我说欣阳啊,这都一上午了,要不我们回吧,你皇叔我可困死了。”

男子说完,又是一道哈欠传来,看来是真的困了。

女子却不依,声音甜甜糯糯,“我不要,我要找出最好的绣娘给母后做一件世上最好看的衣裳。”

男子有些无奈,“这御衣坊的绣娘你都没看上,难不成这民间的绣娘就能入你的眼?”

“我......”女子有些哑然,被他这话堵的说不出话,一跺脚干脆破罐子破摔,“我不管,我就不信,这京都第一绣坊连个像样的绣女都没有!”

男子又是一声哈欠,语调慵懒,“那便随你吧,我先回去了。”

男子说完似乎就要起身,可女子哪里愿意让他走。

朦胧飘纱,看不真切。

但云小小还是依稀看见两个人影晃动,只见女子也随之起身,然后一把抱住男子的胳膊,撒娇道:“不要嘛,皇叔,你陪我一起嘛~”

男子任由她晃悠,不为所动,“欣阳啊,我这都陪了你一上午了,你放过我,放我回去补觉行不行?”

女子的声音越发甜腻,“哎呀,皇叔~你就陪陪人家吧,反正你回去也没事做对不对,我不管,你就要留下来陪我!”

“嘶~你这小妮子真是........”

“皇叔~”

“........”

“皇叔~”

“.........”

两人旁若无人的说着,完全不在意屋子里是不是还有别人。

云小小静静的站在外室中央,耳边尽是女子甜腻腻的撒娇。

这声音,实在是太甜了,甜的有些....发腻.....

云小小不着痕迹的往身边看了看,却看到身边的那位鸭公嗓一脸平静,毫无波澜。

不由一愣,暗自惊叹。

被少女磨了好一会,男子终于忍受不了,他有些不耐烦的开口,“行了行了,再陪了你一会,若再没找到你想要的,我们就走。”

少女见此,欣喜的答应,“好。”

男人重新坐了回去,懒散的很,斜靠在一旁的椅背上,一幅半吊子的模样。

等两人商议好,女子终于才正眼看向大厅中站着的人,大致的扫了云小小一眼,不耐烦的问,“把你的绣品拿给我看看。”

云小小诧异女子的变脸速度,比之刚才,眼下这语调真是天壤地别。

云小小拿着手里的荷包,刚要上前,便被一旁的鸭公嗓挡住了去路。

微微抬眸,只见鸭公嗓挡在自己面前,垂目看向自己,面色平淡的伸手,“给我吧。”

云小小没太大反应,点了点头便将手里的荷包交给了他。

既然是皇室中人,难免会有一些独特的癖好,比如说像自己这等平民是不能与之直接接触什么的。

自骨子里散发出的尊贵,在看向平民的时候更甚。

鸭公嗓接过荷包,双手递了上去,轻轻掀开轻纱的一角。

云小小不自觉打量了一眼,恰好看见男人的下巴。

棱角分明,干干净净,皮肤白皙。

原以为少女口中的皇叔应当是个三十来岁的男人,却没想到,是个年纪不大的青年。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保养的好的缘故,光看下巴,这人属实年轻。

心下诧异,只一眼便收回了目光,像这些位高权重之人,还是不要牵扯上关系的好。

云小小有着自己的考虑,收回目光后便不再乱看,因此也恰好错过内室那个原本慵懒的男人,在看到她后眼里一闪而过的惊讶。

女子唤男子为皇叔,那么身份无疑就是公主了。

鸭公嗓将云小小荷包递过去之后,欣阳公主便接了过来,她自幼生活在皇宫内苑,对于精细自然分得清。

乍一看到手里的荷包便忍不住惊叹,“这是.....双面绣吧?”

这位公主看来是个识货的人....

云小小这般想着便点了点头,回道:“是的,这荷包的确是用双面绣绣的。”

双面刺绣是姑姑的绝学,早些年为了学这个,云小小的一双手没少遭罪,但幸好,学有所成。

相比于单调的单面刺绣,双面刺绣最大的好处就在于可以将图案绣的更加生动,更加栩栩如生,宛如活跃在布料之上。

当然,这等好绣法可不是人人都会的,学习难度一般人根本承受不住,因此,民间会这种绣法的人并不多,可谓是百里难挑一。

如今好不容易被欣阳撞上,她说什么也不会放过。

她猛然抬头看向大厅中央的女子,连忙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云小小察觉到她语气里激动,心下了然,不卑不亢的回答,“小女子姓云,名小小。”

云小小.....在心里细细品味了一遍,一旁的男子不禁挑了挑眉,目光似不经意间瞥了云小小一眼。

“云小小,好,就你了。”

欣阳心里欢喜,二话不说便做了决定,她眉眼带笑,看向云小小的目光也有些灼热。

这下,终于可以给母后准备一件大礼了!然后.....然后.....

她目光一转,转而看向自己身旁的男子,小脸一红,满脸娇羞。

然后便可以顺势跟母后请愿,要求嫁给皇叔,这样一来,她就可以和皇叔在一起了.....

越想越觉得美好,连带着她脸上的热度也高了不少,害怕皇叔察觉,她连忙正了正脸色,转而看向一旁的鸭公嗓,道:“先拿五十两定金给这位姑娘,剩下的,等成品出来后再一次付清。”

“是。”鸭公嗓点头应答,随后便从一旁的桌上端起一个托盘。

托盘不大,同样也不小,上面盖着一块红绫,鸭公嗓端着走到云小小面前,翘起的兰花指掀开一角,露出里面白花花的银两。

“你清点一下,看有没有少。”欣阳公主看了她一眼,开口道。

云小小扫了一眼,便接过了托盘,低垂着眸子,“不必了,我信得过公主。”

冠冕堂皇的话还是要会说的,毕竟不管什么人,总是喜欢听好话。

欣阳公主也不例外,她成功的被这句话取悦,她高抬起下巴,高傲又尊贵。

“那就好,既然定金已收,那么一切就按照我刚刚说的来,你家住在何处?两日后我会派人送图纸和布匹前来,届时还请你点收一下。”

云小小犹豫了一下,她并不太想告诉这位公主自己的住址。

皱了皱眉,思索片刻,她道:“小女子家境贫寒,住的偏远,不如小姐就将布匹送至绣衣坊吧,我两日后来取便是。”

她的防备令欣阳有些不舒服,但也没说什么,毕竟人家说不说,是人家自己的意愿。

“那就这样吧,两日后你再来,可以出去了。”

云小小点了点头,便往后退。

欣阳没再看她,而是看向一旁的鸭公嗓道:“去告诉坊主,人我找到了,另外再与她交接一下。”

对于绣衣坊的坊主,朝阳是下意识的防备的,那女人长得很妖精一样,风情万种的。

她可不能给她一点机会,万一一不小心把皇叔给勾走了,那她上哪哭去?

再说了,皇叔本就是风流之人,见着那坊主还不自己送上门?

为了避免这种事情发生,她绝不可能让皇叔瞧见那个狐狸精!

鸭公嗓道了声是,便随着云小小退了下去。

安排妥当,欣阳便转身朝身边的男子开口道:“皇叔,既然人找到了,我们也回去吧。”

话音刚落,她却发现自家原本慵懒的皇叔此时正似笑非笑的盯着门口,眼里晃荡着幽光。

她皱了皱眉,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待看到云小小的身影后,她心下一紧。

家妻难追初体验章节试看

下意识捏紧了手里的手帕,她眯着眼问:“皇叔在看什么?”

男子不为所动,他细细的看着,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淡笑。

见此情景的欣阳更加气愤,随一起身,刚要发难,便听自家皇叔用他那温润好听的声音道:“欣阳,你有没有觉得今日的王公公走姿有点不对劲啊?”

欣阳一愣,嗯?原来他是在看王公公?

王公公便是刚才的那位鸭公嗓。

欣阳哑然,再次转头看了一眼往门口走去的二人,王公公得了命令便也朝着门外而去,恰好和云小小走在一处。

因此刚才,欣阳下意识的误以为皇叔在看云小小。

心下松了一口气,欣阳重新坐下,展颜欢笑道:“没有啊,王公公正常的很,欣阳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啊。”

男子挑了挑眉,笑道:“这样啊~”

尾音拉的老长,婉转动听。

欣阳瞧着他的侧脸,胸口砰砰乱跳,脸颊微微羞红,她真是爱死了皇叔这副模样。

男子无视身边小姑娘爱慕的目光,透过薄纱,他看向王公公身边小小的人儿,眼里划过一抹笑意。

眼睑微挑,意味不明。

......

云小小一进去,没一会就出来了,加上她一脸平静,所以大伙自然而然的就认为她也落选了。

就连一旁的媚娘也是这般认为,她有些惊讶,云小小的手艺她是见识过的,没想到这也没能入公主的眼?

暗自感叹,就在她打算上前安慰一波的时候,云小小身后突然冒出个人。

大家排了这么久的队伍,对于王公公自然也是认识的,原以为他会像之前一样喊下一位,却没想到他竟然径直走到了媚娘面前。

饶是媚娘,一时间也没反应以来这是何意。

她看了一眼云小小,小姑娘安安静静的站在一旁,见她看来还朝她笑了笑。

媚娘一愣,转而看向王公公。

王公公是个不苟言笑的人,见着媚娘倒是露出了一点笑意,他先是朝媚娘点了点头,以表敬意。

随后便直接开口道:“我家主子已选好人选,正是这位云姑娘,今日打搅坊主半日,主子深感抱歉,这一点小心意,还请坊主笑纳。”

说完,便从衣袖里掏出一锭金子,抬手放在媚娘的手里。

媚娘心下惊讶,脸上却端的是欣喜,她柔若无骨的小手在金子上摸了摸,指甲上的丹蔻被金子衬托的更加绚丽夺目。

她笑的妖魅,“说打搅真是太客气了,还请小哥回去告诉你家主子,以后这种打搅的事可以多来一些。”

众绣女嘴角一抽,她们发现自家坊主的脸面真是越来越厚了.....

王公公也没想到对方竟然会这么说,微微一愣后便点了点头,随后看了一眼云小小,然后转身进了屋子

有了适合的人选,自然是有人欢喜有人忧。

云小小在屋里的时候,便将托盘里的银子用上面盖着的那块红缎包了起来,出来时抱在怀里,大伙也没注意。

眼下王公公都说了人选,大伙也就看到了她怀里的东西,鼓囊囊一袋,不是定金又是什么?

银子这东西,谁不喜欢谁不爱?

瞧着云小小的模样,有人就有些眼红了,阴阳怪气的开口:“先来后到都不懂,仗着坊主撑腰就可以插队么?”

云小小面色一僵,没有说话。

低垂着眸,她早就料到会是这么一个场景。

一来她不是绣衣坊的绣女,本来参与这个活动就会有人不满,二来她还中途插了队,没被选上还好,可这一被选上,那些连门都没进的人自然就会有意见了。

正式比较过便也心服口服,可这连门都没进,看都没看一眼就输了,换谁谁心里都不服气。

本来碍于媚娘,大家伙也就忍着没说,可这突然有人挑起了这个话题,大伙心里的那一点不服气也就被挑了起来。

一个个的盯着云小小看,眼里的情绪一模一样,就连身旁的小喜儿也是如此。

云小小大致的扫了一眼,没有做声。

事实上,她也无话可说,如果再来一次,她还是会这样做,毕竟,她真的需要银子。

紧了紧怀里的包裹,她低着头,一言不发的站着,任凭众人的目光将她吞噬。

媚娘看着看着就看不下去了,身子一扭便挡在了云小小的面前,她难得的沉了脸。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自己技术不过关还要怪罪他人,平日里我就是这么教你们的?”

“先来后到?呵,自己是个水平自己心里没点数?没数的不妨在心里比较一下,比起之前那批进去了又出来的人,你们的技术究竟能不能比得过人家!”

“还好意思说先来后到,机会是需要自己创造的,没排到前面还怪别人了?有本事在这里讥讽别人,不如看看自己手艺,能不能做到入别人的眼!”

媚娘向来好说话,这还是头一次对着大伙发难,众人听着她的话,大气都不敢出,惊讶之余还有一丝恐惧。

被挡在背后的云小小也有些惊讶,她没想到媚娘竟然会站出来给自己说话,她微微抬眸看向眼前的女子,小嘴微张,心里涌过一股暖流。

这么一大段话说完,媚娘素手一指便指着云小小带来的货继续道:“那是小小的的手艺,不服气的可以去看看,看看人家的作品,比之你们,究竟强在哪里!”

媚娘说完,便转身拽着云小小的手腕往外走,留下身后的众人面面相觑。

就在众人还在呆愣的片刻,突然,一声惊呼,“双....双面绣!”

众人闻声看去,只见小喜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跑到了刚才媚娘所指的地方,手里拿着的,正是云小小亲手绣的荷包。

她面色有些发白,看向众人,脸上有些尴尬。

众人一愣,顿时拎着裙角走了过来,三三两两,一大群人挤在一起。

人手一个荷包,大眼瞪小眼,相对无言。

.....

门外,媚娘还有些心气不顺,她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瞧着云小小,用手指戳着她的额头道:“要是我不出声,你就任由她们这般说你?”

云小小抬头看她,嘴角扬起灿烂的笑,她感激媚娘对她的出手相助。

“无碍,左右她们说的也是事实,我确实不是绣衣坊的绣女,也确实插了队。”

“你.....”媚娘气急,挥手挥衣袖,“罢了,你这个当事人都不急,我在这瞎操个什么心。”

云小小笑看着她,突然出手拽住她的衣袖。

媚娘一愣,“做什么?”

云小小目光真诚,“媚娘,谢谢你。”

媚娘轻笑了一声,不以为然,“小事一桩,正好借这事调教她们一番,你不用太在意。”

云小小摇摇头,又真诚的说了一句,“谢谢你。”

不管是因为什么,云小小都是要道谢的,在那么多人面前,挺身而出,光是这一点,就足矣温暖到她。

以往,在百里府,除了祖母,没有任何一个人像媚娘这样,毫无保留,没有犹豫的保护过她。

没有得到过东西总是格外珍惜,云小小也不例外,对于温暖,她一直都缺稀。

一连两句真诚的道谢,饶是媚娘都不禁一愣,她抿唇淡笑,问:“真要谢我?”

云小小一眼不眨的看着她,点了点头。

媚娘笑的越发妩媚,她扶着酥胸,眉眼流转,然后下巴一抬,道:“那这样吧,你给我买串糖葫芦,我就接受你的道谢。”

“.........”

云小小一愣,侧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糖葫芦小摊,有些状况外。

媚娘微微蹙眉:“怎么?这都不乐意?”

云小小连忙摇头,丢下句等我,随后便将怀里的银子一股脑的塞进媚娘的怀里,拎着裙角便朝着糖葫芦而去。

而站在原地等媚娘则是一脸懵,她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红缎包裹着的一堆银子,哭笑不得。

这小姑娘未免也太信任她了吧.....难道就不怕她卷银跑路?

小姑娘动作很快,没一会的功夫就买了两串糖葫芦,手一伸递给了媚娘。

媚娘好笑的接过,这还是这么多年头一次吃糖葫芦,还是自己亲自点的。

晶莹的糖包裹着里面红彤彤的山楂,看上去格外诱人。

媚娘看了两眼便移开了目光,随后将怀里的银子还给她。

“你这银子倒是随便放,你就不怕我....”

她话还没说完,就见眼前的小姑娘朝她笑了笑,直言道:“我不怕,因为你不会。”

媚娘:“.......”

头一次被人说的无言以对,对于这话,媚娘实在是不知道怎么接腔。

笑着摇了摇头,她回头朝屋内看了一眼,然后挑眉,朝云小小道:“你今天不是来交货的吗?走吧,去结账。”

云小小想了想,没有动。

她抱着手里的东西笑的腼腆,“今天能有这个机会,都是因为媚娘,为表谢意,那荷包的帐就算了吧。”

左右她都是赚到了,做人,最重要的就是要学会知足。

媚娘一愣,有些无奈,“你这小姑娘怎么回事?看不起我不成?我媚娘像是那种结不起工钱的人吗?”

云小小知道她误会了自己的意思,连忙解释:“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

“停,我管你什么意思,是你的就是你的,走,结账去。”

丢下这么一句话,媚娘抬腿率先往里走,背影婀娜多姿。

云小小站在原地,无奈的叹了口气,只好跟上她的步伐。

大厅内已经没有了刚才那种剑拔弩张的气氛,众人一见到媚娘,个个都低着头,不敢说话。

不得不说,刚才媚娘的一阵发难还是有效果的,最起码,她的威严摆在那!

媚娘自然也是察觉到了这一点,她步伐悠闲,晃悠着进屋,那张妖魅的脸上没有什么太大的表情,一如既往的慵懒。

身后,云小小踩着轻微的步伐进门。

众人原本看着媚娘就有点心虚,这会看见云小小就更加是羞愧难当。

想起之前自己的不服气,又想起刚才看到的云小小的手艺,羞愧二字着实紧巴巴的贴在脸上。

云小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觉得这气氛有点奇怪。

看了一眼便收回目光,也不敢多打量,紧跟着媚娘的脚步。

媚娘虽然走得慢,但步子却很大,不一会的功夫便将云小小带到了账房门口。

账房先生是一个老人家,一身灰麻衣裳,留着山羊胡,年纪似乎不算太大,低着头,眯着眼,偶尔抬眼眼里便会露出一丝精光。

应该是个精明的人,云小小暗自打量着。

老先生似乎正在算账,媚娘带着云小小走进屋了都没发现,要不是媚娘出声喊他,恐怕他是真的察觉不了。

“郭老,你可真认真啊!”

媚娘说话懒散,还带着一骨子勾人的味道,无论男女老少,皆不放过。

可这郭老却没有任何反应,听到声音他抬眼看来,原本眯起的眼也松了开,见到媚娘打了个招呼。

“哦,是媚娘啊。”

媚娘找了个椅子坐下,手里的那支烟斗也被她随意的放在桌上,姿态慵懒极了。

一手撑着脑袋,她问的漫不经心,“如何?这几个月可有亏损?”

问到账本郭老一下子就精神了,他将手里的算盘打得啪啪响,一边算一边道:“这两月坊间的生意好转了不少,虽然赚的不多,但也算是不错。”

媚娘闻言皱了皱眉,“不多是多少?”

郭老:“两月的总盈利不足万金。”

云小小在一旁听的诧异,不足万金.....那得是.....

一旁的媚娘听了,却皱了皱眉,语气有些焦虑,“还是有点差啊。”

云小小:“....”

果然啊,人比人气死人这句话是对的,媚娘这不足万金都嫌少,这让她们这些平民百姓怎么活?

不动声色的叹了一口气,云小小暗自安慰自己,知足吧,知足长乐。

也正是这一声轻叹,媚娘才注意到她,懊恼的拍了自己脑门一巴掌,“哎呀,差点把你忘了,郭老,给小小儿结算一下银子。”

郭老闻言抬头打量了云小小一眼,这姑娘他见过几次,还算有点印象。

阅读全文
家妻难追

家妻难追

一纸休书,云小小成为下堂妻。原以为生活将永无光明,后来才发现,原来生活也不过如此。捡个丫鬟,抱个金主,从此日子过的风生水起。却不想前夫找上门...

古代言情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