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资讯

《昨夜星辰恰似你》大结局精彩试读 《昨夜星辰恰似你》最新章节目录

时间:2020-11-13 13:25:39分类:婚恋生活

新书推荐,昨夜星辰恰似你是一本婚恋生活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夏之桃 司夜寒,本文内容主要讲述了千万不能让他看到和她什么时候瘦成这样?。

这个作者的其他文据说也挺好看,但我还没开始所以不做评价。但是由昨夜星辰恰似你这本书来看,写的其他书应该也不会差,是一本写作风格已经很成熟的书。

昨夜星辰恰似你千万不能让他看到免费试读

夏之桃想不到,司夜寒 真的带着她和穆茵茵来到了医院,那是她的子宫,肚子里还有属于自己孩子,为什么要给穆茵茵。

她被司夜寒 大力拖着来到医院,

夏之桃眸色赤红的抓住他的手。”不要,不要这样做。我一定会好好的生下肚子里 宝宝...“

”对不起,对不起茵茵,都是我都错.”

她的脸也挨了一巴掌,也是又红又肿,难道他看不到吗?但在司夜寒 选择相信穆茵茵,不分青红皂白将她推开的时候,她便彻彻底底的输了。

“之桃,不要自责,你并没有做错什么,你不过是害的我没了子宫,害得我没有了腿,但是我没权利强迫你必须为我生下孩子,把孩子打掉吧。”

穆茵茵转动轮椅,来到她的面前,目光灼灼的盯着她,“只是,肚子里的孩子毕竟是夜寒 的,你欠夜寒 一个道歉。”

“好。是我对不起夜寒 ,原谅我。”只要不打掉孩子,她做什么都愿意。

“一句对不起未免太敷衍了,先磕三个响头给我看看?”

夏之桃不可置信的看着穆茵茵,最后目光落在了司夜寒 的脸上,眸子里尽是哀求。

医院里,人来人往。本就有很多人注意他们了,若是下跪,那她的自尊呢?

“茵茵原谅你,我今天便饶了你。”

司夜寒 开了口,睥睨的眼神,视自己的发妻如同蝼蚁。

夏之桃像是用尽了自己最后一点力气,才掰弯自己纤瘦的双腿,“砰”的一声,膝盖缓慢而僵硬的跪在了二人的脚下,“对不起,是我的错,给我个机会把孩子生下来。”

司夜寒微微垂下眸子,眸色竟渐渐的黯淡了许多,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夏之桃这样低声下气,哪有一点夏家大小姐的风骨?

膝盖痛,不及心痛,她似乎听到了心碎的声音。

她的发丝凌乱,脸色更是苍白,周围的人指着她议论纷纷,卑微的样子,谁能看得出这曾是凉城第一名媛?

这一幕,看在纪凌尘的眼里,心痛的像是被撕扯,他立刻冲向前,一把将夏之桃再地上拉了起来。

“司夜寒,你是不是人!之桃才是你老婆,你要她跪你的小三?这就是我们余少爷的本事?

你知不知道,之桃她得了肺....”

“纪医生,你是在等我打保胎针吗?不好意思今天迟到让你久等了。”夏之桃害怕他讲出自己的病情,立刻拉着纪凌尘的胳膊:“那我们现在就去吧。”

纤细的胳膊交缠在纪凌尘健硕的手臂上,这一幕被司夜寒看着眼里,微微皱眉,心里竟莫名的燥郁几分;“夏之桃,我今天放过你,胆敢再做一次伤害茵茵和孩子的事,我便要了你的命!”

狠戾无情的话砸在夏之桃耳畔,她不禁脚步踉跄几分,幸亏有纪凌尘扶着,“纪医生,谢谢你。”

她,明明已经够惨的了,却不失礼貌,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道谢。

纪凌尘有些心疼:“之桃,你为什么不把真相告诉司夜寒?你为了小三的孩子,不顾自己的生死?”

“这孩子不是穆茵茵的,是我的。我们的婚姻有名无实,这孩子也算是上天送来对我的慰藉了。”她的手摸着小腹,嘴角微微的上扬,淡定的将一切真相告诉他:“一旦这个孩子不在了,司夜寒 便会和我离婚,这个孩子在,还能牵绊的久一点。”

“你为什么这么傻?”

“凌沉,帮我保守这个秘密,另外帮帮我,让我把这个孩子生下来。”逃离司夜寒 和穆茵茵的视线,来到拐角处,夏之桃玩瞎了腰,对着纪凌尘深深的鞠了一躬。

她已经尽了全力,纪凌尘也不好再拒绝,叹息一声答应了:“嗯,我一定尽我最大努力保住你肚子里的孩子,保住你...”

从医院出来,穆茵茵故意转动轮椅慢了几拍,特意和司夜寒 保持着一段距离。

她今天见夏之桃,无非两个原因,第一个,好好的折磨夏之桃找机会羞辱她。第二个,便是来医院的机会拿到关于夏之桃的全部病例。

她的爸爸是院长,刚才假借上厕所的功夫,她便已经拿到了手,但是她还没来得及打开那文件夹,眼前,那道清幽的身影停下,薄凉的开口:“你手里的是什么?”

他来到她的面前,视线停留在那文件夹上。

“嗯?没有什么..”

穆茵茵还没想好借口不知如何搪塞过去,司夜寒 便已经将那一沓资料拿了过去。

骨节分明的大掌眼见着就要抽出里面的东西。

那里面可是夏之桃所有的就诊病例,一旦被司夜寒 知道了真相,那她就完蛋了。

想到自己的阴谋马上就要败露,慌乱的额头上都是密密麻麻的汗珠....

昨夜星辰恰似你千万不能让他看到免费试读

“夜寒,没什么...”

司夜寒反转档案袋,夏之桃的名字瞬间闯进他的视线里,一边的穆茵茵大气都不敢喘。

目光停留在三个字上,脑海里顿时浮现那张毫无气色的小脸,一漆黑如墨的眸子一暗,旋即,档案袋被司夜寒扔到了地上。

“她的东西,你以后也不要碰,脏。若以后再让我听到她想堕胎,那她也不要活了。”

穆茵茵这才松了一口气,悬着的心终于回归原处,看到司夜寒这样讨厌夏之桃,她心里开心极了。

夜晚,悄然降临。

那深入骨髓的痛,再一次卷席而来,她的手死死的抓着床单,痛的浑身大汗淋漓,,温软的大床,就像烙铁一样,灼烧着她的五脏六腑。

她睁开眼睛,知道自己,是再一次的发病了。努力的蜷缩着瘦弱的身躯,痛的微微战栗,她伸出手臂,挣扎着拿过床头柜上的包包,取出白色的药瓶,慌乱的拿牙咬开,倒了出来。

白色的小药片,冰冰冷冷,顿时让她恢复了几丝理智,,她不能服药的,不然会影响到肚子里宝宝。

“我答应你,一定会竭尽全力。”耳边,回荡着纪凌尘的话,手中的药散落一地,她拿起车钥匙离开了。

闷闷的引擎声,还是扰醒了主卧的司夜寒,等她来到夏之桃 的房间,看着空空如也的大床,他拧眉,无名的怒火烧上眉毛:“贱女人,这么晚了还要去哪里?”

他开车追上了夏之桃,跟着她来到了盛华小区,如果他没有猜错,那住在这里的应该是纪凌尘了。

半个小时后,躺在沙发上的夏之桃才微微睁开眼睛,汗湿的头发贴在苍白的脸上,就像被在大海里捞出来一样,“凌尘,给你添麻烦了。”

纪凌尘站在她的身侧,眉心之间尽是疼惜,做医生这么久,从来没见过这么严重的病情,竟然疼到这个地步。

他多想责备她,为什么不能多为自己想一想,但对上她的眼睛,明亮却尽是感激与哀求,他只能默默的叹息。

“之桃,你死了,孩子也保不住,所以照顾好自己。”

“好,我知道了,谢谢你。”夏之桃强力起身,微微一笑,“这么晚了,不打扰了,我先走了。”

即便,司夜寒从未将她看作他的妻子,可她却依旧视那里为自己的家,不管什么情况,都不会在外留宿。

这边,看着她的车进了小区,他便原路折回了。她卧室的地上,白色的小药片洒在床上。

“我拍照发到你手机上了,明早一早把结果给我,查清楚她吃的到底什么药。”

才和助理挂断电话,“咔“门被打开了。

司夜寒目光清冷的锁着她:“做什么去了?”

头发上依旧带着汗水,整个人更是一脸疲惫,倒是像运动后的样子,冷然的气息在房间里蔓延着。

“身体有点不舒服,我自己开车去见了医生。”她并猜不到这个男人会偷偷的跟随着自己。

夜会奸夫,这么大的绿帽子,现在想蒙混过关..即便司夜寒从未将夏之桃放在心上,也容不得她的背叛。

他起身大掌抓过她,狠狠的将夏之桃掼在了地板上,“浪货,耐不住寂寞了?”

她是个病人,哪里经得住他这般粗鲁,顿时眼前眩晕,等她清醒回来,身上的衣服已经被男人褪去。

“夜寒。我真的..是真的身体不舒服,你相信我!”她说着,向后退去,“咯噔“人撞在墙角,无处可退。

不听她的解释,司夜寒狠狠的蹂躏着她,“你还是不想生孩子,那就去死好了。”

“不,我想生,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毕竟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亲生骨肉!”撕裂的疼痛远比癌症发作的痛,只一下便将夏之桃的全部意志击退。

疼的大汗淋漓,她不曾掉过眼泪。查出癌症晚期,她更不曾掉过眼泪,但是此刻的夏之桃,眼睛哭的红肿。

她为他不惜生命的代价,他却一次比一次的过分。

"脏东西,你怎么配给我生孩子,就算生出来,孩子也是脏的。"他的动作更加野蛮,不断重复着污言秽语。

夏之桃觉得自己就像一支飘零的浮萍,毫无依靠,求生不得,求死无门。

“你骗我,你骗我。”或许绝望到了尽头,夏之桃忽然奋力推开司夜寒,“啪“一巴掌打了过去。”

“司夜寒,你就是个混蛋!你忘记了自己当年说的话了吗?

当年你离家出走,不就是因为婆婆偏心吗?不是你口口声声告诉我,以后有了自己的孩子,不管生几个,都会公平对待吗?

你真的问了吗?”夏之桃红了眼睛,咆哮道。

像是当头一棒,司夜寒微微一怔,“你是怎么知道的?”

呵呵,他是真的忘了吗?

当年,天降大雪,司夜寒赌气离家出走,衣着单薄的他走在她们家公寓前,便晕了过去,她听到他的呢喃:“妈妈是个坏妈妈,总是那么偏心,以后,我一定要做以一位合格的父亲....”

那年,应该是司夜寒生命中最寒冷的冬天,却温暖了她的一生,因为有幸遇到了他。

她脱下自己的大衣,盖在了司夜寒身上,直到看见他拧紧的眉心在温暖的气息里慢慢的舒展,她才松了一口气。

她用尽全力想要将司夜寒拖进家里,可力气实在是不够,她本想回去叫管家过来帮忙恰巧遇到了穆茵茵和她的母亲王华风。

她不知道司夜寒是司家的小少爷,但是他的身份没逃的过王华风。

当初若是细心点,怎么会看不透她们母女心思,那看到有大腿可抱后的一脸容光,可她一心想到都是尽快将司夜寒拖进家里,因为不忍他在冰天雪地里继续躺下去。

结果,穆茵茵成了司夜寒的救命恩人,成了司夜寒的心尖儿宠。

那件心爱的鹅黄色的大衣,自然而然的被穆茵茵拿在了手里。

害怕真相大白,得到司夜寒真心的穆茵茵,用最快的速度将那件大衣烧掉,唯恐败露。

如果,能够预料到这一切,那天她就不该走,就应该等到司夜寒醒来,或者,她最开始就不应该去管,干脆交给穆茵茵母女。

这样,她的生活不会像今天这样,心也不会像此刻这般痛的难以忍受.....

“司夜寒,我从来没有骗过你,明明当年,最先遇到你的人,是我....是我夏之桃。”

绝望,心痛,疲惫....

坚持了这么久,还是挺不住了,夏之桃突然觉得喉处翻涌,鲜血吐在了地上,眼前一黑。

如果,就这样死了,其实,也算是解脱了....

夏之桃顺然瘫倒在了地上,就像没有温度的布娃娃,司夜寒心猛地揪紧了许多。

他还没清楚真相,他不允许她就这样死了。

他拿过一件连衣裙,慌乱的套在她的身上,将她抱起来,赶往医院。

她明明肚子里怀着孩子,可现在重量竟然轻的像给死人一样。

才认识她的时候,她的脸上还有点婴儿肥,什么时候开始,她竟然瘦成今天这样了?

阅读全文
昨夜星辰恰似你

昨夜星辰恰似你

夏之桃以生命为代价输给了一个残废。

婚恋生活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