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资讯

《恨余年》小说完结版精彩试读,《恨余年》最新章节列表

时间:2020-11-13 10:24:17分类:古代言情

恨余年,恨余年小说阅读,古代言情小说恨余年由网络作家恨余年创作,生活阅读网提供恨余年最新章节及txt阅读,恨余年最新更新章节,更多精彩尽在生活阅读网。

恨余年

推荐指数:8分

《恨余年》在线看

恨余年这本书没有白莲花,没有恶毒女配,也没有恶毒的家人,朋友都特别好,很可爱,很仗义,主角也不是特别小白兔,也不特别拽,给人一种风轻云淡的感觉,放心,只要不是喜欢虐文的,相信你一定会喜欢恨余年哒!

恨余年祸事免费试读

  三婶子看到我这个反应,暗自抹泪:“小念如果有心,明天过来给娟子上炷香吧。”

  爷爷原来是村里的白事操办,如今爷爷不在了,我父亲接了这个工作,但是却没有我爷爷会的全面,他只会吆喝两句,至于那些禁忌事项不是特别明白。

  说到娟子的死,我父亲也摇头叹息:“娟子这么好的姑娘,刚结婚没有多久,一天好日子还没有过就没了,真是有些可惜。”

  我刚想将自己在村口看到的情况说出来,却又咽了回去,从三婶子与父亲的谈话中,能够确定娟子肯定死了,我先前在村口看到的极有可能是鬼。现在我听到这个字眼,浑身就不断的打哆嗦。

  试探的询问三婶子:“娟子是什么时候没的?”

  “三天前。”对于娟子的事情,三婶子也不想再提。这种痛失至亲的心情我了解,每次提及关于亡者的信息,对人家都是一种折磨。

  三婶子与父亲商量了一下具体的操办流程,就回到了家里。

  父亲知道我和娟子感情深厚,没有等我询问就将事情经过说了出来,娟子与村东的二强好了。

  那二强子我知道,是村里有名的混混,因为村里的青壮年大多数都出门工作了,二强仗着自己身体强壮,在村子里面几乎横着走。娟子那么好的姑娘,怎么会和他好上呢。

  父亲满脸苦笑,说娟子被二强搞大了肚子,嫁给二强也是迫不得已。本来像娟子这么好的姑娘,十里八乡都不见得有一个,娶回家哪个不好好对待,但是二强却是不然,娟子怀孕七个月的时候,还让她下地干活,或许是在地里摔了一脚,娟子就不成了,肚子里面的孩子也没有保住。

  听完这话,我恨的牙根痒痒,这山村的观念与城里不一样,山村里面思想观念迂腐,对于女人的名节十分看中,娟子未婚先孕在这山村可是一大丑闻。为了堵住悠悠之口,三婶子将娟子嫁给二强也无可奈何。

  让我真正气愤的是二强的做法,那家伙摆明了是想和娟子玩玩,根本没有把她当做一回事。不过,这其中还有一件事情我觉得有些奇怪:“就算是流产,大人应该也没有事情吧,怎么会变成这样?”

  父亲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嘱咐我安心睡觉:“这些事情明天再说。”

  我遵循着父亲的话回屋睡觉,迷迷糊糊中,就梦到娟子浑身是血的出现在我的面前,嘴巴一张一合,好像再跟我说什么话,纵然我努力倾听,可惜始终听不到娟子再说些什么,我从睡梦中惊醒,冷汗已经打湿了我的衣衫,呼吸都变得急促。

  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十一点四十了,敲门声响起,随即父亲招呼我起床:“小念,娟子明天就要下葬,你如果有什么话,现在就过去说吧。”

  这是我们村子的习俗,三天之后,四散游荡的魂魄会返回自己的躯体,如果有什么话,可以在最后一晚的子时说,因为这个时候亡者才会听的最真。

  我起床梳洗一下,就去了二强家里,此刻二强家中灯火通明,与我意料中的寂静不同,院子里面如今十分噪杂,听声音,这人数还真不少。

  我推门进去,就看到几个男子正在打牌,二强子叼着烟,或许是抓了一手好牌,叫唤的最欢:“特么的,别动,老子搞死你!”二强嚣张的叫唤着,从他的脸上丝毫看不到丧妻之痛。

  场内几个男子玩的高兴,娟子的棺材在草棚之下,烛火摇曳,是这样的孤单单凄惨惨。我的到来引起了那几个男子的注意,二强打量我一眼,吐出一口烟气:“你谁啊?”

  我根本没有看二强一眼,径直来到棺材面前:“我是顾念,来找娟子说说话。”

  “顾念?”二强眼睛上下看了看:“几年没见,你比原来漂亮多了,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二强想了一下还是没有想起来,踢了旁边的同伴一脚:“狗子,那叫什么话来着?”

  “女大十八变。”

  “对对,读了初中,狗子这文采确实不错。”二强拍了拍狗子的肩膀。

  我没有理会这些人,心中对娟子说着,希望她下辈子能投个好胎,不要再遇到二强这种人。

  三分钟后,我起身离开,这时候,不知从什么地方来了个要饭的,发须皆白,邋里邋遢,伸出那黑乎乎的手爪就朝二强要桌上的烧鸡。

  二强都懒得理会这人,一脚将他踹到一边:“老棺材瓤子,瞎了你的狗眼,也不看看这是谁家的地盘,竟敢在这里要东西,还伸手就要烧鸡,你个老小子要脸不!”

  这老头子声音浑厚有力:“你这后生真没有礼貌,就算不想给我东西,也不用恶语伤人吧。”

  二强将碗摔得粉碎:“特么的,你如果再不走,老子就要动手了。大半夜的过来,真是有病。”

  老汉看了看那边的棺材,又看了看这边的几个人,深呼出一口气,身体变得更加佝偻,离开了这里。

  “二强,娟子怎么说也是你妻子,你不要太过分了。”我对二强的行径实在是忍无可忍,这家伙欺人太甚!

  “我丈母娘都没有管我,用得着你在这里指手画脚的么?”

  这人无可救药了,我没有再理会他,直接走了出去。在胡同口,我看到那老爷子站在墙角,透过嘈杂的发丝,可以看到他那散发着精光的双眼:“一、二、三……八。”

  我感觉这个人非常奇怪,不懂他的八个数字是什么意思,出于好心招呼他:“老爷子,您如果饿了,可以去我家先吃点东西。”

  从刚才老爷子伸手抓烧鸡的劲头,他肯定会跟我回家,却没有想到这老爷子很不高兴的回了句:“你才是老爷子,你们全家都是老爷子。”这话说完,他轻哼一声,离开了这里。

  如果不是看到他的年纪大,我真想过去给他两巴掌,怨不得二强发火,这人确实有些倚老卖老。

  我回到家父亲已经开始准备明天用的东西,听我说完娟子那边的情况,父亲叹了一口气,沉默不语

  迷迷糊糊中,我是被嘈杂的声音惊醒的,隐约就听到外面传来惊慌的叫声:“二强家出事了!”

恨余年祸事免费试读

  我一咕噜爬起来,外面还是漆黑一片,不过,却有不少手电筒晃动的光柱,不少的人在议论纷纷,我穿衣服的时候,就看到漆黑的小屋内站了个高瘦的人影。下意识的惊叫一声:“呀,谁?!”

  我卷着被子,慌忙爬到床脚,手在床上胡乱抓着,却没有抓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娘子,才一天不见,你见到为夫,也不至于怕成这样吧?”男子调笑的声音传来。

  我紧绷的神经松了松,这家伙虽然是鬼,不过,他觊觎的是我的身体,却不是我的命:“你能不能别老是这么神出鬼没的?”我对他的行径很不满意,总有一天,我会被这家伙吓出病来。

  而且让我泄气的是这家伙的动作,他也太快了,没有想到我躲在老家,这东西还能找到我,他是属狗的,循着气味跑到这里的么?

  “你忘了为夫是什么人?神出鬼没这个词正好适用于我。”他没有正形的笑着。

  我现在可没有心思跟他抬杠,许是见惯了他,起初我的恐惧之心慢慢的消散不少,对他说话也好像变得与平常说话相投:“那个你先出去一下,我要换衣服。”

  听到我要换衣服,他好像更加来劲了:“怕什么,我不是没有看过。再看一遍又能怎么样。”

  这话让我羞愧的几乎想找个地缝钻进来,分明是他强要看的,事后竟然还在这里恬不知耻的诉说,我抓起枕头砸向他。

  枕头穿过他的身体,重重的砸在墙上:“这么用力,你想谋杀亲夫么?”这家伙倒是很会自我安慰:“有句老话说的好,打是亲骂是爱。你再骂我两句那才好。”

  对付这种无视物理攻击的家伙,而且这家伙的嘴皮子那么溜,我怎么会是对手:“快点让开,我要出去!”

  “我知道你要去什么地方,所以不能让你出去。”这人一副不讲理的样子。

  这让我十分无语:“不行,我必须要出去,如果娟子那边有什么事情,我就会恨你一辈子!”我实在是没招了,动手动嘴都不是人家的对手,只能使出这算不得威胁的一招。

  我以为他会把我按在床上,教训我一顿,却没有想到,他倒是很在意我的想法,沉吟一阵就答应下来:“好吧,你可以去,不过,如果遇到什么难以解决的事情要快点回来。”

  这家伙还算是通情达理,我心中呼出一口气,推门走出去,见到村民纷纷往二强家行走,这场面都赶上过年了,可见二强家中确实发生了严重事件。

  我到二强家的时候,这里面已经围了不少的人,父亲与几个身形健硕的中年男子坐在娟子的棺材上,父亲慌忙招呼村民:“快点用绳子把棺材绑好!”

  凑近一看,我能清楚的听到棺材里面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直到这院子里面站的人越来越多,棺材里面的响动才慢慢消失。

  二强八个人倒了一地,这几个人面部表情僵硬,脸色煞白,从他们那平稳的胸部可以看出这几个人已经失去了生命。

  看到这八具尸体,我下意识的想到了刚才的那个老者,他查了八个数字,是不是代表了这八个人?

  父亲从棺材上面跳下来的时候,脚步虚浮。他剧烈的喘息两下,稳定着自己的呼吸,看了看东边的天色:“大家不要离开,静等两个小时,我们立刻下葬!”

  这不合村里面的规矩,我询问父亲发生了什么事情,父亲却是没有呵斥了我一句:“这种事情,小孩少打听。”

  我都已经二十多岁了,怎么能算是小孩呢,不过,见到父亲这吃人的目光,我还是吓了一跳,将这话咽了回去。

  这边的事情引起了极大地动荡,村民看到这死尸都不寒而栗,有些七八十岁的老人已经交头接耳的开始讨论这件事情。

  “我说他三大娘,二强这几个小伙子是怎么回事,浑身没有一点伤口,看样子像是被鬼物勾走了魂魄,您说是不是娟子动的手?”

  “该,丧期不说好好守灵,竟然在这里喝酒打牌,惊扰了阴灵,被勾去灵魂也很正常。”

  村里的人对二强的行径早就看不惯了,虽说他死的比较怪异使得村民陷入恐惧,却没有一人因为二强的死悲伤。

  我细心的观察父亲,发现那些人每说一句,父亲的脸色就阴郁一分,我想靠近棺材,却被父亲拉到一边:“女孩家家的碰这些晦气的东西做什么。”

  我撇了撇嘴,从父亲的反应我能够看出,他肯定是看到了什么东西,否则不会这么小心翼翼的。

  我们这一群人,等到太阳升起,棺材与阳光接触,蒸腾起阵阵白烟。黑漆棺木表面凝集了不少的小水珠,腥臭气味蔓延开来。

  浓烈的尸臭味道刺激的场中众人纷纷干呕,父亲用毛巾捂着口鼻,招呼人快点过来抬棺材。七八个壮实的汉子走过去抬棺木,这看上去顶多三四百斤的棺木,此刻却是变得沉重无比,壮汉用尽了全身的力量,都没有能使得棺木移动一分。

  父亲面色凝重,过去抚摸了一下棺木,手不自觉的弹开,我看到这么轻微的一接触,父亲的手上竟然有了一层白霜。

  这棺材难道比冰箱还要寒冷么。

  父亲思虑良久:“我提议将尸体就地焚化。”

  虽然现在政策规定是火葬,但我们这里依然沿袭着土葬,认为没有肉体,灵魂就没有依靠,所以父亲的提议,让三婶子不能接受:“他叔,孩子都没了,就不能给我留给念想么,为什么要让她尸骨无存呢。”

  周围的人对娟子的遭遇都十分同情,纷纷劝说着。父亲满脸苦涩:“娟子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她没有了,我也非常伤心。但是现在的情况大家也应该看到了吧。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是尸气吸住了棺木,所以才使得棺材沉重无比,若不及时处理,只怕会发生大麻烦。”

  见到场中人面面相觑,父亲又爆出了猛料,说他刚来的时候,棺材盖子已经掀开,只看到一只惨白的手臂从中伸出,二强他们受到异力牵制不由自主的走向棺材,被勾去了魂魄。

  父亲看到这种情况,赶紧过去坐在棺材上随后招呼人过来,这才有了我先前看到的那一幕:“如今棺木里面的尸体已经变了,不处理不行。”

  “哇哇哇……”响亮的婴儿啼哭声钻入耳中,我下意识的扭头看向棺木,声音是从这里面发出的!

阅读全文
恨余年

恨余年

相遇是缘,与有情人做快乐事,不问是劫是缘。我运多舛,你愿与我相守一生?他轻抚着我的脸,指向夜空高挂的明月:“我是红尘一粒尘埃,你却似明月,我唯一的向往!”相爱是难,不教岁月留叹息,如是颠簸亦无悔。如果我老了,你还爱我吗?他握住我的手,深情凝视:“苍老是我们同度岁月的见证,皱纹是我们共历风霜的痕迹。这件事还有一个名字,叫做执子之手与之偕老!”

古代言情|恨余年

小说详情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