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资讯

蜜爱婚深:娇妻宠翻天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大结局无弹窗

时间:2020-11-13 09:18:21分类:总裁豪门

生活阅读网为您提供《蜜爱婚深:娇妻宠翻天》全文阅读,九非炉的小说《蜜爱婚深:娇妻宠翻天》txt全集文本阅读下载。

本文作者九非炉文笔流畅,小说情节紧凑,形象的描绘了‘自古深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的故事,而且冷静理智毒舌主角的诙谐幽默对话也是一大看点,穿插全文使蜜爱婚深:娇妻宠翻天原本沉重的狗血虐恋梗看起来欢乐轻松:

蜜爱婚深:娇妻宠翻天004沈砚你混蛋!章节试看

刚走出公司,秦轻予口袋里手机就响了起来。

  她掏出手机看了一眼,看到‘沈砚’两个字,立刻摁了挂断,随即将手机关了机。

  即使刚才在薄虞淑面前没有输掉半分尊严,可秦轻予的心里还是像有团火一样要燃烧起来。

  她不想再看到这对母子一眼,现在更不想听到沈砚的声音。

  有了钱,秦焱的手术当天就安排出来了,手术定在两天后。

  昨天一夜都没怎么休息,在医院忙碌一天,秦轻予的脸色看着十分憔悴。

  病床上,秦焱欲言又止的望着正在为自己削苹果的秦轻予。

  “姐,手术的钱,是不是那位哥哥给你的?”

  嗖的一下,水果刀从苹果皮上擦过。

  秦轻予眼底闪过一抹慌乱,手指微颤的捏紧水果刀:“什么哥哥?我不是告诉你了吗,这钱是你顾叔叔帮忙贷款过来的。”

  说完,她故作镇定的抬头看着秦焱笑了笑:“你又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我妈不懂,姐,你骗不了我。”

  秦焱苍白的面容上露出一抹歉意的苦笑:“就算是薇薇姐家帮忙给我们贷款,钱也不可能当天就拿回来。”

  他神色认真的看着秦轻予,重复问道:“是那位哥哥给的吧?”

  秦焱没有说那个哥哥是谁,秦轻予也猜测出他在说沈砚。

  两个多月前,喝的烂醉的沈砚深夜潜入她的房间。

  那一夜他们什么也没做,但天亮后,沈砚还躺在她身边睡着觉。

  张莲虽然耳聋,可不眼瞎,秦轻予胆战心惊的叫醒身旁的男人,推着他离开的时候,却与突然回家的秦焱撞了个正着。

  好在当时她跟沈砚都穿戴整齐,她侥幸的随口编了个理由糊弄了过去,没想到秦焱会一直都记着。

  “你说的是那天在家里见到的哥哥吧?。”秦轻予故作镇定的回头笑了笑:“当然不是他啦,上次跟你说过了呀,他就是我的普通朋友,那次去家里是去给我送东西。这次的钱是我跟顾叔叔借的,到时候贷款下来了,直接把钱还给他。”

  秦焱眼底闪过一抹疑惑。

  即使他不相信这个说法,但秦轻予明显不愿说的态度,他也不好再继续问下去。

  吃过晚饭,张莲留下陪护,让秦轻予回家休息。

  秦轻予确实很累,没有推脱,先回了家。

  到家后,她一边换鞋一边摸索着去摁灯的开关。

  黑暗中,身后突然伸出来一只手搂住了她的腰身。

  秦轻予吓得尖叫一声,挣扎着欲要大喊,身后的人拦腰抱起她,动作粗鲁的将她扔在了沙发上。

  秦轻予被摔的头昏眼花,紧跟着男人沉重的身体与熟悉的气息压了下来。

  嗅着男人身上熟悉的气息,秦轻予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战栗起来。

  “放开我……唔……嗯……”

  柔软而又温热的嘴唇堵住她抗拒的声音,灵活的大舌熟练的抵开她的牙齿,在她的口腔里搅弄。

  腰间,那只大手娴熟的解开她的短裤纽扣,顺着她的腰线攀进上衣里。

  秦轻予捂紧胸口推搡挣扎。

  可那只手并不打算放过她,下巴被他捏的生疼。

  想到白天薄虞淑的辱骂,秦轻予心里的怒火与委屈瞬间涌了上来。

  被他母亲羞辱了一番不说,晚上还要再承受他的欺辱?

  “沈砚你混蛋!”

  “啪!”

  清脆的把掌声在静谧的空间里显得格外响亮,秦轻予的手掌被震得发麻,眼泪却在这时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她不知道自己今天怎么了,委屈,难过,让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秦轻予强忍着不然自己哭出声,但眼泪不受控制的朝下流。

  沈砚双手撑在她耳边,借着微弱的路灯灯光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低沉的嗓音冷淡的开口道:“打了我,你哭什么?白天那股不怕死的脾气呢?”

  “我就是不怕死怎么了?有本事你就杀了我。”

  “杀了你?”男人低沉的声音冷哼一声:“让你活着不是更好?”

  死了痛快,活着被他禁锢着才是最折磨的。

  压抑在心里的愤怒与憋屈,在这一刻全都蜂拥而出。

  但她刚吐出一个字,声音就忍不住哽咽起来:“不管你要报复谁,这两年多的时间,应该都让你满意了,你到底怎么样才能放过我?”

  压在她身上的男人忽然没了声,仿佛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她这个问题。

  两人身体紧贴着,即使没有开灯,但透过窗外照射进来的光线,彼此也能清楚的看到彼此的面容。

  沈砚微微抿紧唇,幽深的双眸依旧是那副冷淡的样子看着她。

  半天后,他望着身下满脸泪水的女孩,沉声问道:“你认为我在报复谁?”

  不等秦轻予回答,沈砚已经从她身上起来,动作泠然的整理自己的衣服。

  秦轻予还未反应过来他的举动的时候,沈砚从桌子上拉起一个盒子扔在了她的身上。

  “后天晚上严荀会去学校接你,到时候换上这套衣服。”他低头看向她,冷峻的面容隐匿在黑暗中。

  说完,他拿起搭在一旁的西服外套,拉开门离开。

  沈砚走后,秦轻予躺在沙发上睡了一整夜。

  但一整夜她都在做恶梦,梦里,沈砚化身吸食人血的藤蔓,紧紧的缠绕着她让她无法呼吸。

  等她惊醒过来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亮了。

  她精神疲惫的坐起身,洗漱完前往医院。

  晚上学校还有课要上,秦轻予将银行卡交给张莲后准备回校。

  离开医院时,张莲忽然一反常态的坚持要送她到公交车上。

  “婶婶,你回去照顾小焱吧。”

  张莲站在车门外,比划着手势嘱咐她在学校好好照顾自己。

  在车门快要关上的时候,张莲忽然从口袋里掏出几百块钱,塞到了她手里。

  秦轻予没来及拒绝,公交车就已经启动。

  她抓着扶手回头看过去,隐隐看到了张莲用愧疚的神色望着她。

  秦轻予看的一脸莫名其妙,不知道是为什么。

  张莲在公交车站台上站了许久,直到公交车完全看不见,她才转身回医院。

  这时,一辆灰色宾利缓缓在她面前停了下来。

  车窗降下,当她看到坐在后座的男人后,吓得瞬间僵在了哪里。

蜜爱婚深:娇妻宠翻天004沈砚你混蛋!章节试看

沈砚缓缓回头朝她看过去,自然上扬的嘴唇微抿,俊朗的面容冷峻严肃,内敛而又漆黑的双眸里透着瘆人的寒光。

  张莲手足无措的与他对视着,想要离开,双腿发软的无法抬动。

  坐在身旁的沈长风,顺着沈砚的目光看了眼张莲,诧异的问道:“怎么了阿砚?认识的人?”

  沈砚收回目光,一边示意司机开车,一边淡淡的应了一声。

  见他没有否认,沈长风有些好奇的又回头看了眼站在站台边的张莲,打趣道:“两年不见,阿砚你的口味倒是越发的重了啊,从公司出来,特意让司机绕到医院这边来,就为了和那位大婶‘深情’对望一眼?”

  沈砚随手拿起一本杂志翻看,头也不抬的说道:“在国外待了两年,你找抽的本事倒是见长了。老张,停车,放二少下去锻炼锻炼身体。”

  “哎,别别别。”沈长风笑道:“我惹不起我们家老三还不行吗?”

  沈长风双手托着后脑勺,闲适的依坐在那,感叹道:“走来走去,还是待在国内舒服。”

  沈砚随口问道:“这次回来不打算走了?”

  沈长风喟叹一声道:“不走了,国内的日子这么舒服,再走你二哥我就是傻子。”

  “哎,对了。”沈长风回头看向沈砚问道:“前两天嫣然跟我视频时,说你要订婚了,真的假的?”

  修长而又骨节分明的手指随意的翻着书页,沈砚的声音也多了几分随意:“是真是假又能怎么样,总要走这一步。”

  沈长风‘啧’了一声,稀奇道:“这话可不像是我桀骜不驯的三弟说的啊?怎么,受我三叔三婶逼迫了?”

  啪的一声,沈砚合上书抬头看他,岔开话题道:“言廷后天回来,阿坤后天晚上开场子为你们接风,你别忘了过去。”

  “言廷也要回来了?”沈长风诧异道:“他不是去执行任务,今年一年都不能回来的吗?”

  沈砚道:“不清楚,大概是任务提前结束了。”

  沈长风笑道:“还不知道你未婚妻是谁呢,后天带过来给我们认识认识?”

  闻言,沈砚意味不明的扯了扯唇角,“你认识。”

  沈长风讶异道:“我认识?谁啊?”

  “肖瑜。”

  “肖……”

  沈长风惊讶的神情渐渐僵了下来……

  刚到学校门口,秦轻予就接到室友的电话。

  “轻予,你还在家里吗?”

  “我到学校了,准备去教室,怎么了?”

  “你先不要去教室,回来宿舍一趟吧,你家亲戚来找你了。”

  “亲戚?”秦轻予诧异的问:“什么亲戚?”

  电话那边,舍长杜冰停顿了一下,说道:“我也不清楚,问了她她也没说,要不你先回来吧。”

  “好。”

  据秦轻予所知的,他们家的亲戚真的是屈指可数。

  除去沈家那边,秦家这边的亲戚早就对他们避之不及。

  现在又会有什么亲戚直接找到了她学校?

  到了学校,推开门看到站在她们宿舍阳台的女人背影的一刹那,秦轻予立刻认出了薄虞淑。

  阳台门口,薄虞淑身着一身深色花纹的长裙,虽然已经是四五十岁的年轻,但薄虞淑的身材看起来依旧不减当年。

  单单从身后看过去,一眼就能看出她与普通中年女人的不同之处。

  秦轻予忽然想起了沈砚。

  沈砚身上的那股冷淡薄情的气质,不就与薄虞淑如出一辙。

  “轻予你回来了。”

  舍长杜冰叫了她一声,听到声音,薄虞淑也回过了头。

  秦轻予扫视了她一眼,装作没看到她一般,走到自己位置前,放下包说:“上课要迟到了,舍长你们先去上课吧。”

  “那我们先走了,我们帮你占位置,轻予你早点过来啊。”

  “嗯。”

  舍友三人匆匆抱着书离开宿舍。

  门合上,刚刚还热闹的宿舍瞬间静了下来。

  秦轻予坐在椅子上,不紧不慢的给自己倒了杯水,慢慢喝起来。

  身后,传来薄虞淑嘲弄的声音:“这就是你的教养?”

  “我该说的话昨天都已经说过了,有些话重复第二遍就不好听了。”

  “想不到你这些年变化这么大。”

  薄虞淑双手抱胸走过来,她的目光如同她的目标一样的准:“你跟阿砚什么时候开始联系的?”

  睡了一夜,薄虞淑所有的疑虑还是被这件事所左右。

  她来回的反复想,沈砚那种的脾气,既不是主动讨好人的人,也不是没有一点警惕心的人,能让他那么利索的借钱出来,必定是跟对方很熟了。

  薄虞淑左思右想了一番,实在不知道沈砚跟秦轻予那小丫头片子什么时候有了交集。

  大早起来后,就让人立刻帮她调查这小丫头的消息。

  她不是怕沈砚借给秦轻予钱,怕的是沈砚跟秦轻予接触,是有别的原因。

  比如,她的丈夫。

  薄虞淑冷哼眯了眯眼:“你妈当年离开沈家的时候,可是满身的志气,说了不再接受沈家人的帮助,你现在是要违背她的誓言了?”

  面对薄虞淑的试探,秦轻予面不改色的说道:“她说不再接受沈家人的帮助,可没说不让我接受。”

  薄虞淑轻呵一声,嘲讽道:“原以为还想夸你两句,看来是我多想了,有其母必有其女。”

  端着茶杯的手慢慢收紧,秦轻予抬起眼,冷着脸站起身。

  薄虞淑站在她身后两步远的地方,双手抱胸,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睥睨着她。

  漆黑的杏眸冷冷的望着她,眼底布满了没有休息好的红血丝。

  但正是因为如此,秦轻予的双眼里满是不屈和恨意。

  薄虞淑以为自己看错了。

  她可以理解秦轻予为什么恨她,但她不理解那股坚韧不屈的倔强神色是什么意思。

  “舅妈这样说,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您和三哥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你说什么?”

  “上梁不正下梁歪这几个字不难理解吧?”

  “臭丫头!阿砚这么帮你,你就是这么骂他的?”

  秦轻予轻笑出声:“舅妈刚才不是说了,没想到我这些年变化这么大,不骂他怎么证明我确实变了。”

  薄虞淑竖起眉头怒道:“既然接受了我们沈家的帮助,就该学着你妈妈夹起尾巴做人,你别以为阿砚……”

  “你弄错一件事。”

阅读全文
蜜爱婚深:娇妻宠翻天

蜜爱婚深:娇妻宠翻天

被‘禁锢’的两年里,秦轻予每天都在祈祷那个男人早点死。事与愿违,那个男人却越活越嚣张,一步步又将她逼进婚姻的牢笼里。

总裁豪门|九非炉

小说详情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