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资讯

《恨余年》完结版精彩试读,《恨余年》最新章节目录

时间:2020-11-12 09:38:41分类:古代言情

生活阅读网提供恨余年全文阅读,提供恨余年恨余年最新章节阅读,提供恨余年免费下载!

恨余年

推荐指数:8分

《恨余年》在线看

刚入古代言情坑被推荐的第一部小说,但第一时间并没有看恨余年,总觉得名字不太喜欢,但经不住大家的疯狂“看过绝对不后悔!”我就看了,看完之后发现恨余年是真绝对不会后悔系列的小说。

恨余年娟子的请求章节试看

  这熟悉的呢喃,让我大脑嗡的一声陷入了空白:“娟子!”我这不是在做梦吧,伸手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钻心的疼痛传来。

  娟子披头散发,透过挡在前额的发丝,我能清楚的看到那双散发着莹莹红光的眼睛,她一身黑衣,上面还有大片的血迹,伸出那长着长长指甲的手指,话语阴晴不定:“我前天说过,等我忙完了就过来找你,看你的样子是不欢迎我了。”

  昔日的好姐妹,再次见面,却是人鬼殊途,如今她这副煞气冲冲的样子,实在让我无法与那个善良的姑娘联系在一起。尤其是那双手爪更是挑战着我的心理极限,或许她正是用这双手,杀了二强那些人。

  我浑身不自觉的抖动,强自按下心中的恐惧,刚想招呼娟子,却感觉有什么东西再抓我的裤腿,下意识的低头一看,“呀!”我吓了一跳,我的脚边趴着一个浑身血迹的婴儿,这婴儿还没有发育完全,眼睛都没有睁开,身上还有脐带缠绕。

  我慌忙退后两步,不小心踩到了他的小手,他立刻哇哇乱叫,身形闪动,一下子窜到娟子的怀中。

  娟子抱着婴儿,哄了两声。那小东西停止哭声,扭头看了我一眼,眼窝深陷,黑白相间的液体自眼角流出,小嘴却是带着怪诞的笑容:“妈妈,阿姨的身体很香,我想吃。”

  冷汗浸透了我的衣衫,我就感觉头皮发麻,因为极端的恐惧,浑身的力量都好像被抽空,瘫坐在椅子上。

  娟子轻拍两下怀里的婴儿,扭头对我说了句:“顾念,我这次来是有事情要请你帮忙。我需要你的身体。”

  “你说什么?”我愣了一下。

  娟子已经举起了那双手爪:“顾念,你这么善良就帮我一次,放心,姐妹一场,我不会让你感觉到痛苦的,你闭上眼睛,只需要一秒。”

  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将杀人说的这么简单的:“娟子,你不能再造杀孽了,二强那些人已经死于你手,你转世投胎的时候,难道就不怕受更多的苦?”

  “少在我的面前提二强,我嫁给他后一直恪守妇道,他是怎么对我的?在我怀孕的时候和村西的张寡妇勾勾搭搭也就罢了。我死了后,他连灵都没有好好给我守,他们那些人都该死!”娟子话语中满是怨恨,肃杀之气从她的身上蔓延开来。

  娟子的善念已经完全被仇恨填满,沦为怨恨的工具,她疯狂叫喊一声,双手朝我的脖颈抓来,她的速度很快,我几乎没有反应的时间,她的爪子就到了跟前。

  完了,我没有死在七天之期,与殷重华的手中,难道要死在娟子的手里么?冲天的煞气刺激的我浑身冰寒,就在我快绝望的闭上眼睛的时候,就听到玻璃哗啦响动,一道红光飞来,是一支散发着莹莹光芒的桃木剑横在了我的身前。

  娟子的手与桃木剑一接触,惨叫弹开,史良从窗户钻进来,踮脚捡起桃木剑,盯着娟子嘿嘿一笑:“我就知道你会过来,我这招守株待兔不错吧?”

  娟子浑身煞气蜂拥,手指上的指甲好像又长了几公分,她怀中的孩子伸腿一弹,朝着史良冲过来,史良手中桃木剑灵活转动,划过道道光影,那鬼婴儿被史良打中,惨叫一声缩回了娟子的怀中,浑身都在瑟瑟发抖。

  史良趁胜追击,直接冲杀过去,几剑都砍在了娟子的身上,她口中发出阵阵惨叫,原本殷实的身体已经稀薄了不少,却仍然将婴儿护在怀中。

  娟子与我相识多年,让我眼睁睁的看着她如此凄惨的在我面前魂飞魄散,我还真是有些做不出来,眼看着史良挥剑想斩落娟子的头颅,我下意识的过去抓住了史良的手臂。

  娟子本来都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见到我制住了史良的进攻,目光中闪过奇异之色,她倒是很会把握机会,抱着婴儿从破裂的窗户跑了出去。

  史良挣开我手臂的束缚,对我的行为非常不满:“你做什么?这么好的机会就被你这么浪费了。”

  我坐在床上,对自己的行为没有后悔:“她现在已经一无所有了,我们为什么还要对她赶尽杀绝。”

  “优柔寡断!”史良叹了口气:“跟你们女人合作真是麻烦,你知不知道人死后,就会激发出内心黑暗的一面,娟子生前或许是个善良的姑娘,但现在却是煞气逼人,更加重要的是,她的身后还有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玄门修士。”

  史良说出了自己的推测:“娟子今天晚上过来,很有可能就是受了那玄门修士的差遣,你的命格特殊,是炼制小鬼的最佳材料。按照常理来说,你应该活不过十四岁,我虽然不知道你先前用什么办法压制住了身体内那狂暴的阴气,但是如今你体内的阴气已经激发出来。你真是不知道,你现在处在什么样的风口浪尖。”

  这些事情,我从殷重华那里已经知道一些,史良的话并没有让我的心中产生多大的动荡。我对史良的行为很是生气:“你竟然用我做诱饵,引诱娟子上当,如果娟子因为这个魂飞魄散,我这辈子或许都会感觉不安。”

  史良叹了一口气,看样子是对我很是无语,他从背包里面摸出一张符咒交到了我的手中:“这符咒你贴身带好,除了洗澡之外,任何时候都不要拿下来,这对压制你体内的阴气有极好的效果。”

  这符咒入手温热,我伸手触摸了一下,身上的青痕,发现那冰寒的触觉果然减弱了不少,而且我的身体没有丝毫的不适。难道是我错怪了史良,他和我先前遇到的两个道士不是一路货色?

  叮嘱我两句话,史良摸起桃木剑,就想要离开,我问他去什么地方,是不是又要去追娟子。

  “我就算是想追,也要找到人才成,娟子现在肯定被那家伙收回去了。”史良的话语中满是无奈:“我现在自然是要回自己房间,被人家发现我在你屋里,还以为我们之间有什么事情呢。”

  这话使得我心中对史良刚刚升起的那一丝好感立刻消磨殆尽:“给我滚!”

  “咚咚……”急促的敲门声传来,我慌忙制止史良的动作:“你在床下呆一会儿,我应付一下来人。”

  史良这家伙倒是很听话,钻进了床下。我收拾一下心情,打开了门,我还以为是父亲听到我这边的动静过来查看,都已经想好了应付的话语。

  但是当我打开门看到来人的时候,可是吓了一跳,来人竟然是二强!

恨余年娟子的请求章节试看

  这怎么可能,二强的尸体可是我亲眼看着埋葬的,他怎么会冒出来。我揉搓两下眼睛,确定面前的人是二强无疑。

  他身上还有泥土,双目紧闭,鼻孔吸气的声音清晰的传来,死了还不到二十四个小时,手指竟然长出了长约十几公分的青色指甲,好像察觉到了我的生气,这家伙慢慢朝我的身上靠近。

  确定了我的位置,口中发出一声怪异的嘶喊,双手朝我的脖颈抓来。那带有浓郁腥臭气味的空气扑在我的脸上,使得我下意识的闪身躲避。

  从惊恐中反应过来,我慌忙往房间里面跑动,二强竟然随着我动作的加快而加快,途中阻挡他的桌椅在他的冲击下,全部变成了碎片。

  “史良,救命!”看到这活动的尸体,我内心惊恐,根本没有还手的勇气。

  二强伸手抄住了我的衣服,拽过我张口就想往我的身上咬,生死关头,我挥舞着拳头不断地锤击他的手臂,希望他能放开我,但是二强的手臂却如同铁石般坚硬,我锤了几下人家没有什么事情,我双手却是震的生疼。

  我没有时间理会生疼的手臂,二强的嘴巴就已经到了我的跟前,史良大喝一声:“孽畜,你敢!”

  原来厌恶的声音,现在听到却犹如天籁,史良手中桃木剑转动挡在了二强的嘴巴面前,二强体内的阴煞之气与桃木剑上面的正气发生剧烈碰撞,震荡的二强不断晃动,勾着我衣服的手臂不自觉的松开,身体踉跄后退。

  我则是趁机会躲到了史良的身后,怯怯的看着对面的二强。站稳脚步的二强,口中发出阵阵吼叫,长着利爪的双手不断挠抓,胸口的血肉都被他抓了出来,看上去就好像陷入癫狂的凶兽。

  我看到这一幕感觉心里有些发毛,史良却是颇为淡定,想来这种事情,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了。

  “有点意思,我原本以为那家伙只会养鬼,却没有想到他还会养尸。”史良将桃木剑放到一边,从随身携带的背包里面摸出一把短剑。

  屏住呼吸急冲过去,与二强错身而过的时候,手中短剑猛然拔出,我就看到银白色的寒光闪现,二强的脖颈出现了一道细小的伤口,随即浓郁的黑色烟气自伤口喷薄而出,二强口中发出“额呜”一声惨叫,直直的倒在了地上。

  “这就完了?”我看着倒地的二强,还有些心有余悸:“这么凶悍的僵尸,就这么解决了?”我记得原来看电影的时候,那些僵尸可是很厉害的。

  史良将短剑重新放回去:“这有什么,就这种东西再来十几个,我史良也不放在眼中。”最后他又纠正了一下我的说法:“这可不是自然形成的僵尸,而是玄门高手操纵的尸体,虽说也有僵尸的一些习性,凶残程度却不能相比。只能称为行尸。”

  我一个玄门小白,哪里知道这么详细的东西。史良将二强的尸体拖出去,说他要去追查那个玄门高手的下落,这种鬼、尸双修的高手,若是为恶的话,那可就麻烦了。

  “那家伙摆明是为了你来的,我建议你最好赶紧离开。”史良给我提了个醒,他则是要去寻找那修士,希望能在他下次作恶之前将他解决。

  “那个,你能不能把那短剑给我留下,我心里也有些底。”我知道自己的请求,人家肯定难以接受,不过,为了活命,这脸皮也就不那么重要了。

  史良非但没有给我,并且将短剑攥的更紧了:“你的眼光倒是不错,这东西我可不能给你,这可是我师父留给我的神兵利器。不过,我可以借你用一次,一次十万块钱。”

  “一次十万?!”我睁大了眼睛:“你怎么不去抢!”

  史良嘿嘿笑着:“这可比抢更好,看到你曾热情招待我的份上,我可以告诉你一个折中之法。”

  这家伙虽然有本事,不过,为人却十分不靠谱,他不会搞出个什么肉偿吧?想到这里,我下意识的紧了紧身上的衣服,试探的问:“什么办法?”

  “我这东西之所以有这个效力,是因为我这是杀生之刃。”史良给我解释了一下,说所谓的杀生刃就是多次沾惹过鲜血的兵刃,并不一定是杀人的:“杀猪的刀子也一样。”

  这家伙还真是可以,让我一个娇滴滴的姑娘,拿着杀猪刀跟鬼物对抗,真亏他想的出来。史良没有跟我细说,闪身离开了这里。

  我站在窗口,借着外面凄寒的月光,看到史良灵活的在乡村胡同里面灵活穿梭,消失在了我的面前,我眼睛转动一下:“他真的和别人不一样么?”

  “你在说谁不一样?”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我一跳,扭头就看到殷重华站在我的面前,他那身长袍上面如今满是口子,原本惨白的脸色,现在好像变得更白了。

  “你,你怎么来了?”看着这家伙在盯着我,我下意识的躲闪他的目光。

  殷重华欺身过来,霸道的堵住了我的嘴唇,我脑袋轰然响动,在他舌尖的搅动下,浑身轻颤,紧绷的身体酥软下来。

  他大手掀开我的睡衣,在我的腹部游走,在我的耳垂边上呼气,弄得我心里好像揣了好多小兔子,心跳加快,百抓挠心。这家伙怎么老是这么霸道,一点也不在乎人家的感受。

  蓦然这家伙的手逐渐往下,我夹紧双腿,立刻惊醒过来,狠命推着他的肩膀:“走开。”

  看到我手腕缠绕的符文,他目光闪动,终于停下了动作:“这东西是从什么地方来的?”说话的时候,他伸手直接将符咒拿了下来。

  我原本以为这正气浓郁的符咒,就算不能使得殷重华魂飞魄散,也能将他打成重伤。却没有想到这东西竟然对他没有一点作用。这让我对史良很是失望。

  我支支吾吾的没有说什么,如果被他知道史良,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这殷重华的感应能力倒是非常惊人:“你想着别的男人?”这话说出,我感觉周围的空气好像都阴冷了几分。

  “没,没有。”我赶紧解释一下,计上心来:“我是在想你的身上是怎么回事。好像和人剧烈的打斗过。”

  殷重华听了这话,嘴角满是笑容:“你不说我还忘了,我正有一个天大的好消息要告诉你。”

阅读全文
恨余年

恨余年

相遇是缘,与有情人做快乐事,不问是劫是缘。我运多舛,你愿与我相守一生?他轻抚着我的脸,指向夜空高挂的明月:“我是红尘一粒尘埃,你却似明月,我唯一的向往!”相爱是难,不教岁月留叹息,如是颠簸亦无悔。如果我老了,你还爱我吗?他握住我的手,深情凝视:“苍老是我们同度岁月的见证,皱纹是我们共历风霜的痕迹。这件事还有一个名字,叫做执子之手与之偕老!”

古代言情|恨余年

小说详情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