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资讯

《十九重帝狱》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十九重帝狱》最新章节列表

时间:2020-11-10 15:45:48分类:玄幻奇幻

十九重帝狱,十九重帝狱小说阅读,玄幻奇幻小说十九重帝狱由网络作家陌上青青草创作,生活阅读网提供十九重帝狱最新章节及txt阅读,十九重帝狱最新更新章节,更多精彩尽在生活阅读网。

十九重帝狱

推荐指数:8分

《十九重帝狱》在线看

最近看到很多小伙伴留言说未完结的小说不想看,字数低于百万字的也不想看。为了满足大家的需求,我特地找了这本《十九重帝狱》小说,字数也多的优质玄幻奇幻小说,箫楠 陌上青青草推荐给大家,希望大家喜欢!

十九重帝狱第8章免费试读

  “箫无悔,箫楠,你们父子惹了大祸,高家登门时,最好有骨气承担罪责,别连累家族,哼。”箫平山冷冷一笑,转身离去。

  临走时,意味深长的扫了箫楠一眼。

  箫楠明白,这老家伙认为他中毒已深,熬不了多久了…

  箫星洗长老们神色复杂的离去了,箫无悔父子展现出来的天赋太惊艳,可惜和家主一脉势同水火,为了家族的辉煌,他们只能站在家主这边。

  九泉之下,祖宗也会支持吧。

  “父亲,生死决斗将至,孩儿打算去南屏山试炼,争取修出人拳合一。”箫楠收回目光,朝箫无悔道。

  家族的无情冷酷,没有摧毁他的斗志,只是将一颗微冷的武道之心铸的更加坚硬,时间自会证明箫家错了,现在该做的就是努力提升自我。

  静修已难以突破了,实战才能磨砺自己,除此外,要开启十九重帝狱,谁规定一定得人类帝王?

  妖兽,应该也有妖兽之王,南屏山毗邻天南镇,是无尽妖兽的乐园,历练时,一边搜集妖兽王血。

  箫无悔眉头一皱,随即舒展道:“你和箫霸霜有生死决斗,决斗没有分出胜负前,高家会静观其变,确实可以前往南屏山修行。”

  “楠儿,你修行出人拳合一了?让为父看看你的拳道。”箫无悔捕捉到关键讯息,眼眸倏亮,透着激动。

  要知道,没有足够的天赋,武者根本无法触及人拳合一。

  整个天南镇年轻一代,只有箫远仙和王家那位天之骄子做到了,箫楠若能修成,于拳道上大有裨益,可提高生死决胜算。

  “好。”箫楠扬手便是五相雷拳,在父亲面前,没什么好隐瞒的,

  一道天雷音如鼓响,紧接着第二道,第三道,足足三道,如雨点又急又快朝箫无悔袭来。

  “来得好!”箫无悔颇觉惊艳,箫楠的拳决竟是黄级中品,他化掌迎拳,用的是斗级五品,元灵五重的力量,毕竟箫楠要对付的是箫霸霜。

  掌拳一碰撞,他顿时神色一动,眼里浮现惊诧,一股股发麻的雷力涌入掌心,朝五脏六腑蔓延,身躯发麻…

  他解开封印,后移一步,以柔劲将箫楠弹出数步外,再看掌心,紫意蔓延,运转元力才消弭掉,不由讶异:“楠儿,你的实力竟强大以至此!”

  他和箫家绝大多数人想的一致,箫楠和箫霸霜对决的胜算不大,可眼下看来,箫楠的确触摸到人拳合一了,还修成不俗的黄级中品武技!

  他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心情,楠儿的武道天赋竟然如此惊艳,短短时间内,从尘埃中再度崛起,当真让人刮目相看。

  得子如此,此生何求!

  “爹,孩儿可以去南屏山了么?”箫楠笑道,他知道父亲是想摸底,现在应该对他有点信心了吧。

  箫无悔瞪了他一眼后,默默点头,在没有丹药的情况下,楠儿想提升实力,去南屏山历练是个办法。

  “剑道,有人剑合一,刀道,有人刀合一,只是名称不同,入了这领域,后面的观微之境,心照之境,神御之境,增幅的道,本质上是一样的。”箫无悔和箫楠讲解起人拳合一的精妙。

  他主修剑道,但世间万法都有相通之处,箫楠能触及人拳合一,很难得,不过触及是一回事,修成又是一回事,有些人触及后,三年五载都未必能踏入。

  他在尽一个父亲的义务,让箫楠了解这领域,倒没指望箫楠在南屏山历练数日,就修成人拳合一。

  箫无悔说的精妙,有些箫楠知道,有些是他不知的。

  毕竟他的记忆里,也唯有这世天分卓越,余下之世十分平庸,尽为凡尘,于武道上有很多地方需要学习。

  箫无悔离去了…

  箫楠略略驻留别苑,思索了下拳道,便开始前往南屏山。

  箫家,风波汹涌。

  下到仆从,上到嫡脉,矛头一致指向箫楠,因为他,结怨高家,将家族带入危险境地,无疑是家族罪人。

  箫无悔虽然强大,但面对高家是龙得盘着,是虎得卧着,庇护不了箫楠一世,好在即将到来的生死决,箫楠必败,或许可以稍稍平息高家的怒火。

  箫家九成的人断言这场生死决,将以箫楠落败为结局,除此之外,更少不了一些诛心的讽刺。

  箫楠,被温家退婚,天剑宗劝退,注定一世卑微。

  他,被箫二小姐铁鞭抽打,不敢反抗,贱如蝼蚁,如此人物,家族耻辱,命贱如草。

  箫楠已经走出别苑,听到沿途的议论,浑然不放在心上,他现在是弱小,卑微,可曾经也辉煌过,比这些人站的都高,未来也会凌驾他们之上。

  他们也只能陶醉于别人一时的卑微,通过羞辱他人来寻得优越感,和这些人相比,本身就不是同路人,又何必耿耿于怀。

  他想的是南屏山的历练。

  南屏山,横贯九分之一的大元帝国,疆域无尽,妖兽众多。

  天南镇地处的是最安全地带,虽然遭受过兽潮,却历来规模最小,不深入的情况下,基本不会有危险。

  可据说南屏山外围的妖兽,早在经年累月中,被神魂武者剿灭一空,若非妖兽繁衍能力惊人,都很难寻到兽影,自己想要磨砺自身,还得冒险深入。

  “堂弟,看你急冲冲的样子,可是打算前往南屏山?临阵磨枪,怕是晚了吧!”箫楠距离府门尚有距离,迎面走来一行人,竟是箫平山第三子,箫霸意。

  他看到箫楠,既意外,又振奋,狭长的马脸上浮现狰狞,一边走上前来,伸手拍向箫楠肩膀:“跪下朝咱磕头,咱心情一好,或可代你求情,饶你一死。”

  一个被温家退婚和师门弃徒的废物,竟也敢废掉五弟,仰仗死狗老爹,欺辱二姐,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今日得让他知道,箫家谁才是主人,哼!

  他那些爪牙脸上尽是讽刺,等着看箫楠出丑,都很不爽一个废物,整天拽得牛气冲天,以为自己还是家族第一天才?

  箫楠脸上还有二小姐鞭打的痕迹,意公子这掌下去,恐怕得膝碎人跪,变成死狗,沦为世人践踏。

  箫霸意身后隐隐浮现起巨大猿影,浑身毛发如冰刺,正是斗级四品神魂,冰猿,配上这一掌元灵三重的力量,威势强悍。

  “找死?滚!”箫楠心头掠起狞意,箫霸意这样的实力,连为敌的资格都没有,竟也感挑衅他?

  肩膀一耸,箫霸意直接被强势至极的光辉弹飞。

  轰!

  他于地面上拱出一米长的大沟,大片地砖翻飞,尘烟四起,满头血污,声音里掩不住凄厉怨毒:“啊,你,你,你。”

  “怎……会!”箫霸意的爪牙下意识散开,仿佛鸟兽躲避天敌,无不骇然的望着箫楠,不断倒吸冷气。

  箫楠,强大到这一步了?

  三日前,武技阁,流传着着四公子箫霸霜折辱箫楠手中的事迹,一个时辰尽悟四部黄级下品武技,惊艳箫家。

  前几个时辰,他展露出元灵三重的修为,又让人震撼。

  可是现在,竟然直接震飞拥有斗级四品神魂,元灵三重境的箫霸意,这意味着他或许真有资格和四公子对决。

  “箫霸意,你太弱了,五子中,你和箫霸虎一样废物。”箫楠弹去肩上的浮尘,大步朝府门走去,不再看这群人一眼。

  他的心装着无尽天宇,又怎会为这群鼠辈停留一瞬间。

  可恶!

  箫霸意摞紧地上的黑泥,双目赤红,脸上充斥着不甘和痛苦,箫楠竟然说他太弱,和五弟一样是个废物?

  他送给箫楠的评价,被原封不动的奉还,却又是那么的刺耳!

  辱人者,人自辱。

  箫家很多人看到这一幕,为箫霸意默衰,又一个步了箫霸虎后尘的人,欺辱箫楠不成,反被吊打,他们或许都错了,箫楠远没有想象中那些弱啊!

  “这就是南屏山了。”箫楠已来到南屏山脉前,一片赤红色的无尽峰峦拔地起,形似一只沐火圣凰开屏,睥睨九霄,妖之气息让人心生敬畏。

  他第一次见到南屏山,先前的认知都来自记忆,慢慢朝里深入,妖族有极强大的领地观念,等级分明,外围的都是弱小存在,可就怕万一。

  “元级一阶?金背鸟?”箫楠朝前跋涉,眼前出现一片仓林,看到一只覆背金丝,目有凶狠的禽鹤立在苍木上俯望他,随后翅膀一振,疾冲而下。

  妖兽也有品阶,对应人类境界品级,从气息上分辨衡量。

  元级一阶,是最弱的,他随手就能抹杀。

  这种妖兽没什么智慧,在武者没有释放威压的情况下,连危险都感觉不到,属于最底层的猎物,武者猎杀它们,它们也被天敌猎杀,唯一的优势就是繁衍能力惊人。

  “继续寻找。”箫楠直接击杀这只冲下来,视他为猎物的金背鸟,随后朝里面深入,渐渐遭遇二阶和三阶的妖兽。

  这才谈得上对拳道有淬炼,武者就是要在压力边缘下,才能最大限度的激发潜力,提升自我。

  这就是强于忧患,弱于安乐。

十九重帝狱第8章免费试读

  箫家的议事大厅,箫星洗等长老齐聚一堂,正商议两个月后的青城学宫招生大事。

  学宫招生是惯例,录属青城的百来个城镇,都会有世家弟子参加选拔。

  选拔的方式,设二十小镇为一武试台,有专门的学宫长老主持试炼赛,排名前列的可以得到莫大的嘉奖。

  “十六岁前,弟子皆可参加选拔,一个家族有三个名额,箫家合适的人选是箫痕,箫霸意,然后箫楠了。”箫星洗出声,说到箫楠时微有犹豫。

  “哼,就凭他?不说和箫痕相比,我儿霸意都可稳压他,他去参加学宫武试,丢人现眼。”箫平山一挥手,充满对箫楠的不屑:“不必多上这废物了,上报两个名额足够。”

  他还有一句话没说呢,这小畜生中了奇毒,能熬到生死决之日就不错了,还参加学宫选拔,简直笑话。

  箫家历年来,学宫选拔的成绩都十分不错,周围二十乡镇的试炼考核能稳进前十席,也就王家可以一争,前年是箫霸虎赢得第九位,今年想必是老三了。

  虽说箫痕实力更强,但知会下,会让给老三的,有箫痕相助,霸意孩儿于试炼中定可披荆斩麻,荣耀入青城学宫,也不枉多等一年,以博取更高名次。

  “报,禀告家主,大…,大事不好了!”议事大厅外,一道身影急冲冲闯进来。

  箫平山拍桌而起,还来不及质问他为何这般没有规矩,只见弟子扶着门板高声道:“箫楠,打伤了三公子。”

  “嗯?”箫平山正沉浸自己的算盘中,闻言倏然动怒,仿佛被烫到脚板的鸭子,怒声咆哮:“不可能,我儿霸意何等实力,岂是箫楠那小畜生能胜的!”

  “三公子在府门碰上箫楠,起了冲突,被一击崩飞。”那禀告的弟子将战斗过程迅速复述一遍。

  场中,箫星洗,箫晦海等长老面露震撼,这样的事,家族很快就会人尽皆知,禀告弟子根本不敢说谎!

  “我意让箫楠参加学宫试炼赛。”箫星洗陡然抬头,转变主意道,声音于空旷的议事大厅十分有力的回响着,余下的长老执事下意识看向箫平山。

  箫楠先前废掉箫霸虎已足够惊艳,现在又一击战胜箫霸意,箫霸意可是斗级四品神魂,元灵三重境,必须重新审视他的实力了。

  “我,附议!”

  “附议!”

  一众长老眼神坚毅,咬牙表态,家族最重要的是利益,上报青城学宫的名额有三个,何必删掉一个箫楠呢,能否通过生死决,是另外一回事。

  “好,好得很,你们支持这孽障,可别忘记他对家族的恨意,你们是在养虎为患,愚不可及!”箫平山脸色铁青,代表家主权柄的位置,竟让他感受到丝丝冰凉。

  他才说箫楠要为箫霸意稳压,参加学宫武试是自取其辱,可转眼间就狠狠打了他一个耳刮子?

  箫楠能战胜箫霸意,也意味着可以极限运转神元,代表奇毒失效了?

  这小畜生先前的模样都是装出来的,该死,好歹毒的心计,好深的谋划!

  箫平山心里生出一抹吐血的冲动,整个人呆呆的落回原座,内心深处,竟然产生一抹来自于对箫楠的惧念!

  箫家议事厅,众人看着失态的箫平山,又见他渐渐平静下来,神色甚至有些惨然,倒有些意外。

  家主最敌视箫无悔父子,要是以前,绝少不了大训特训。

  今日,倒是难得的乖巧了。

  南屏山,箫楠渐渐推进…

  他浑然不知家族中正掀起一场风暴,只是数着击杀的妖兽,竟有十七只了,而境界隐隐突破元灵三重中境。

  果然实战才是最强的磨刀石。

  他抵达一处红灌木遍布的峡谷,一群三阶的炎狼群涌而出,中央的一只狼王散发着血腥的气息,锋锐的獠牙挂着腐肉,狼眸幽冷而残酷的锁定他。

  箫楠感受到嗜血的气息,这群炎狼是要狩猎了呢,他就是猎物,看来被一群狼轻视了,呵…

  “泰山拳!”箫楠轻吼一声,血液都为之沸腾,掠步而上,一片狼嚎声透出惊惶和凄厉,于空谷回荡着。

  武技并非越强大越好用,实战的过程中要学会计算,群战的话,对手不强,那么耗损神元越少的武技反而越适合施展。

  一场狠斗后。

  箫楠收拳而立,四周躺下一片的狼尸,他的衣袂却洁净如洗,凭他现在的实力,对付三阶的妖兽根本不在话下。

  掌心有一颗金色圆球,这是收获的第一颗兽丹,表面还有玄奥的纹路,透着充沛的元力源泉,可以当做元石和丹药,为武者晋级神魂,增长修为。

  除外,还搜集到妖兽王的血液。

  十九重帝狱果真有发应,狼王血被汲取一空,光芒渐耀眼,只可惜,第一重帝狱仅仅亮了不到半个呼吸,就恢复沉寂。

  箫楠脸色上欣喜凝滞了,帝血太弱?

  半响后,他皱起的眉头舒展开,这毕竟才三阶的炎狼王,就算祭上一身的精血,也榨不出多少帝王气。

  帝狱的要求,看起来真不低!

  “嗯?这里有武者!”

  “还有死亡的妖兽。”

  一条狭道上行来一群小队,声音飘来,透着意外和惊讶。

  箫楠下意识回头望去,眼里映入三男两女的身影。

  男女都很年轻,两男身穿甲胄,面容上看,酷似双胞胎兄弟,一男执剑,器宇英伟,像是领头之人,两女容貌出众,不在温婉柔之下。

  不同的是一个年龄稍大,一下稍小些。

  大的冷若冰霜,一副生人忽近的样子,年龄小的约莫十三岁左右,乌发的大眼睛转悠个不停,很是活泼灵动。

  “请问,阁下名讳。”年龄稍小的少女很有礼貌的走上前来,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在满地狼尸和箫楠之间转悠着。

  “在下箫楠。”箫楠看着少女身后,余下的一女三男也在打量着他,目光落在地上的残缺狼尸,又是困惑,扫过他手上的兽丹时,却是嫉羡。

  兽丹,妖兽的精华,价值非凡。

  箫南略有意外,对于冷艳少女,他是认识的,同属天南三大世家,箫,王,韩之一。

  两年前在三大世家会议上见过,后来勤于修行,再未相见。

  韩璇儿,韩家的天之骄女,今年十六岁,听说觉醒斗级七品神魂,修为仅比过去的他弱上一线,有元灵六重境,十分卓越,是无数少年心中的完美女子。

  “箫楠?”眼前的少女乌黑的瞳孔微有迷茫,她好像听过这名字。

  耳畔突然响起一声冷笑:“浅浅,别想了,这是箫家的废物,未婚妻都跟他堂兄跑了,自己也被天剑宗劝退,整个天南镇都知道的垃圾。”

  “这里的炎狼绝不可能是他杀的,应该是碰巧经过,得到兽丹,真是走了狗屎运,哼。”持剑男子嘲讽道,浑然未将箫楠放在眼里。

  箫楠皱眉,神色冷冷的望去,这人还真是嚣张啊,第一次碰面就出言不逊,莫不是有什么深仇大恨?

  两目相对,只见持剑男子不甘示弱的冷视他,嘴角上扬,不屑道:“看什么看,废物。”

  “箫……楠?”浅浅眼眸微讶,反应过来后,怒瞪持剑男子:“王腾阳,你不能这样子,相遇就是缘分,口出恶言,有违武者精神。”

  “你别介意,王腾阳就是这样一个人,但他很有实力的,你能加入我们么?一起历练。”叫浅浅的女子很诚恳的邀请箫楠。

  双胞胎兄弟和韩璇儿神色讶异,闻言,同时皱起眉头。

  最近听了箫楠很多传闻,不曾想竟见到本人了,传说中的废物,看来炎狼的确非他所杀,他不具备这样的实力,既然如此,邀请入队有何意义?

  “我看算了吧。”箫楠摆手,有一丝无奈,自己废物之名竟响彻天南镇了,人人都知道。

  他自然可看出这群人中,除了浅浅不嫌弃他外,其余人压根不屑一顾,如此,加入何益?

  倒是知道了持剑男子的身份,王腾阳,天南镇王家的种,有意思。

  天南三大世家,箫家最强大,王家紧随其后,韩家最后,但箫家和王家关系最为恶劣,斗了几百年,都想压其一筹,想必是因为这层关系,王腾阳才恶意针对他。

  “韩璇儿姐姐,让箫楠留下来吧。”浅浅不愿放弃,转而求助般的看向冷艳女子,看来队伍中,她才是最有权威的,也对,毕竟是韩家第一天才。

  “留下来吧。”韩璇儿皱着的黛眉舒展开来,淡淡的摞下一句话,便转头离去,留给众人一个惊艳的背影。

  她和箫楠是见过面的,不过箫楠如今已是名副其实的废物,她却是高高在上的天之神女,不在一个世界。

  收他入队伍,算是给浅浅个面子。

  “浅浅,你真是心善,一个废物罢了,加入队伍,也不过累赘?”王腾阳脸色阴晴不定,哼了声,显然不满。

  “箫楠,太好了,你也是队伍中的一员了,不要理王腾阳,脾气太臭了,哼,我向你介绍下他们吧。”浅浅很省跃,拉起正在愣然中的箫楠,跟了上去。

  箫楠感受着手腕上的柔软,心里道,罢了,南屏山很大,多几个人也可应变,相处不愉快,大可离去。

阅读全文
十九重帝狱

十九重帝狱

帝掌苍穹,主宇世生灭,帝御万灵,众生皆为尘?帝者,霸道,强大,是至尊,是一切法,一切理,一切道,臣者生,逆者死,高高在上,和日月同辉同尘同朽。可这世间,还有十九重帝狱。

玄幻奇幻|陌上青青草

小说详情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