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资讯

《桃花深处有人家》完整版免费阅读

时间:2020-11-10 13:35:50分类:都市异能

生活阅读网为您提供《桃花深处有人家》全文阅读,茶茶的小说《桃花深处有人家》txt全集文本阅读下载。

桃花深处有人家这本书其实让我感觉比较单薄,因为里面的人物感觉不够立体,茶茶是真善美的化身,但是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咳咳,里面有些那啥的剧情,具体自己翻阅吧!

桃花深处有人家未婚妻白芷章节试看

突然被粗暴地丢在一间屋子里,迟小小终于回过神来,更是吓得说不出话来了。

十几把大刀架在刀架上,被擦拭得明晃晃的大刀透露出一丝阴冷,几十条鞭子井然有序地排列在桌子上,光滑的表皮闪着亮光。

迟小小不禁打了个冷战,惊恐地说道,“冷云,你不会是要杀人灭口吧。”

冷云不理会迟小小,只是看着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终于害怕了,心里竟想耍她一耍,便走过去拿起一把大刀,二话不说,走到椅子旁,一刀劈了下去,椅子瞬间碎成了两半。

冷云拎着大刀大步流星地走到迟小小的跟前,冷笑了一下,在她面前晃了晃。

迟小小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冷云拿大刀碰碰迟小小的左手,有点哭笑不得,“哎,我还没怎么你呢,你是不是哭得早了些?你等我砍你的时候再哭也不迟啊。”

迟小小看着冷云,妈的,你都上刀了,还说没怎样,什么,你居然还要砍我?哭得更大声了。

转念一想,不行啊,说好的慷慨赴死呢?可不能让他小瞧了,便立马止了哭,假装底气十足地说道,

“你要杀要剐便趁早动手,别磨磨唧唧的。”

说着便闭上眼睛抬高了脖子凑到冷云跟前去,倒有些慷慨赴死的味道。

冷云用大刀拍了几下迟小小肉嘟嘟的脸蛋,啧啧道,“哎,可惜了,这俊俏的小脸蛋瓜儿。”

接着便收回大刀放回了刀架上,在椅子上坐了下来,拿起案上的茶吃了一口,抬头说道,

“你且说说,今日为何骂我?说得在理的话,我便饶了你,如若不然,我便剁了你。”

迟小小睁开眼睛,松了一口气,哆哆嗦嗦地说道,“你指使你的手下砸了我的摊子,还,还抢了我的银子,你怎么还有理说剁了我?”

声音虚弱得像蚊子。

“抢了你多少银子啊?”

迟小小有些支支吾吾,终于说道,“一两银子吧,大概是。”

冷云一听,便肆无忌惮地笑了起来,差点笑出了泪水,“迟小小,一两银子就值得你不要命地冲上来,你的命是不值那一两银子吗?”

想来是手下给自己报仇去了,这手下也真是,报仇便报仇,这一两银子有什么好抢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冷云已经穷到什么地步了呢。

迟小小第一次见到冷云笑,竟然觉得这家伙长得还蛮英俊的,可是他居然嘲笑我,心里便有些不爽,扭头说道,

“你自然看不起那一两银子,那可是我辛苦了好多天才挣来的,你可以瞧不起我,但你不可以瞧不起我的劳动成果。”

想到这几日所有的努力和希望都没有了,迟小小心里便有些难过。

冷云平静地从怀里掏出十两银子,走到迟小小跟前,递上去,“给你,剩下来的就算是我冷云给你的补偿。”

迟小小横了冷云一眼,没有接,“我只要一两,多了不要,不需要你的施舍。”

不知好歹,冷云又掏出一两银子来,丢到迟小小手里,郑重其事地说道,“听好了,日后,我的人若是还去砸你摊子,你尽管来找我,我剁了他。”

迟小小在心里嘀咕,那些人不就是你找去的,说得好像他们自己去的似的,还天天说剁了这个剁了那个,未免太霸道太自以为是了吧。

当迟小小终于从冷府出来的时候,她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又一次从杀人不眨眼的冷云手里活下来了。

看着手里那一两银子,终于笑了起来。

俗话说得好,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心情也不由得舒畅了起来。

迟小小拿着银子赶紧回家去,刚回到家门的时候,便发现门口站着一个女子。

那女子一身白衣,面容清丽脱俗,发髻优雅美丽,应该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小姐左顾右盼的,约莫是在等人罢。

迟小小瞧了那女子几眼,便越过那女子,正欲进门去,却听到女子唤道,“夫人,且留步。”

迟小小回过头,环顾了一下四周,没有人,方才说道,“小姐,莫不是是在叫我?”

那女子轻轻点头,便迈步走上前来,纤细的腰肢晃得迟小小的眼睛都睁不开了,温柔地说道,

“想必你乃是秦大公子的夫人吧,我与他是多年的好友,特来看望一下他,虽感冒昧,但求夫人代为引见。”

迟小小看着那女子的举止行为甚是优美得体,给人一种柔弱轻盈之美。

不由得对比了一下自己,膀大腰圆,举手投足间皆透露出一股乡野村妇之态,不禁羞得低下了头,沉沉地说道,

“你且随我来。”

迟小小带着那女子穿过大堂走到她和秦子修的卧房,路过大堂时,她感受到秦子洛和赵暮云惊讶的神情,但是迟小小不以为然,以为他们只是看到这般美的女子感到讶异吧。

终于来到了卧房,秦子修正在作画,听到声响,便抬起头来,手里的笔突然落在了刚做好的画上。

迟小小明显看到了秦子修眼里的惊讶与欣喜,不知为何,迟小小心里觉得酸酸的,以前总想秦子修能高兴起来,今日却不喜欢秦子修这般欢欣的眼神。

迟小小收拾好秦子修作废了的画作便退了出来,她不想也不能和如此美丽的女子一同站在秦子修的面前,那样会让她无所遁形的。

最重要的是,她不愿看到秦子修望着那女子的眼神,那是她从没有见过的,她会很难过。

刚刚走出门口迟小小便被秦子洛拉到一边,秦子洛用疑惑的眼神看着迟小小,仿佛迟小小是什么怪物一般,用手摸摸迟小小的额头,“嫂子,你没事吧。”

迟小小不懂,拿开秦子洛的手,“我能有啥事?”

不禁苦笑了一下。

秦子洛摇摇头,啧啧道,“嫂子,你真厉害,能亲自把情敌送到我哥的房里去,还让他们单独相处,心可真是宽哪。”

迟小小懵了,情敌?莫不是这小姐便是秦子修原来订了亲的未婚妻白芷?迟小小心情跌倒了谷底。

难怪,刚才他俩眉来眼去,甚是诡异,原来是旧相好的,敢在我眼皮底子下整幺蛾子,还真的是不把我迟小小放在眼里,这白芷胆子也忒大了些,想着便要往屋里走。

走到一半又停了下来,自己这样闯进去算什么,秦子修本来就不喜欢自己,况且自己和白芷差得不止是一星半点,这样小肚鸡肠的话会让秦子修更加厌烦的吧。

那我不进去,就去门口听几句总可以吧,迟小小走到门口凑耳朵去,还没有听到半个字便听见门口有人在喧闹,还有赵暮云呼唤的声音,不得已舍了偷听走出门口去。

刚走到门口,便看到一个***倜傥的男子,一袭白衣,拿着一把扇子不断地摇晃,身后跟着三四个仆人,迟小小心里纳闷,怎么这样瞧着甚是眼熟。

那男子朝迟小小唤道,“喂,把我妹妹交出来,否则今日我不会让你们好过的。”

白轩,迟小小终于想起来,原来是你这贱男,好啊,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今日我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想着便走白轩跟前去,

“呦,这不是白轩公子吗?怎么?来我秦家有何贵干啊?”

白轩不屑地看了迟小小一眼,“你怎么知道我是白轩?”

迟小小笑了一下,半捂着嘴说道,“哟,谁不知道白轩啊,那可是我们这儿最有名的***才子了,是哪儿有漂亮姑娘便往哪儿钻的,我们谁人不知?”

众人听到都忍不住笑了

白轩本稍稍有些得意的脸变得煞白,“我不与你这肥婆娘说,你叫秦子修来,我与他说。”

白轩这一句肥婆娘,可算是对迟小小火上浇了油,迟小小即刻便夺了白轩的扇子丢在地上用脚一踩,

“又不是大热天,拿着把扇子装什么装?我丑婆娘?我今天变成这个样子还不是因为你,你怎么还有脸说我?”

迟小小步步紧逼,白轩不明所以,有些惊慌地说道,“你这丑婆娘,胡说八道些什么呀?”

迟小小终于白轩的讽刺,便上手和白轩扭打了起来,迟小小力气大,白轩不敌,便唤家丁来帮忙,三四个人一起好不容易才把迟小小和白轩分开来。

迟小小朝白轩翻白眼,“你这个没用的孬种,你有种和我单挑啊。”

白轩的头发被迟小小抓得是一片混乱,昂贵的衣服也被迟小小撕裂了,“我平生不打女人,否则,你这婆娘定死我手里。”

迟小小眼睛都红了,朝着白轩阴阳怪气地说道,“是,你白轩是不打女人,因为你只杀女人。”

特意加重了杀子的语气,直直地看着白轩的表情。

白轩这回倒是不说话了,脸色只是愈加苍白,竟有些站不稳了,这时,恰巧白芷从屋里走了出来,说答应和白轩走,

“对不住,秦夫人,是我哥哥的不是,我替他向你道歉了。”

白芷说着便朝着迟小小缓缓地鞠了一躬,迟小小扭过头去不愿看她。

迟小小看着白轩和白芷走远的背影,阴森地笑了笑,白轩,总有一天,我要你血债血偿。

桃花深处有人家未婚妻白芷章节试看

终于等到白轩兄妹走了,迟小小回头看到秦子洛站在门口,呆呆地看着白轩兄妹远去的背影,神情和往常有些不同,便在她面前晃了晃手。

“子洛,看什么呢?”

秦子洛终于回过神来,神色有些慌乱,“没事。”便低头跑回屋去了。

迟小小一时间觉得莫名其妙,总觉得秦子洛有点不对劲,可是又说不上来是哪里不对劲,算了,自己尚且自顾不暇呢。

迟小小心里很不舒坦,今天摊子不仅被冷云的人砸了,秦子修的过气未婚妻找上门来,自己还成了白轩的手下败将。

真的是祸不单行啊、

总感觉自己心里堵了一口气,怎么也上不去,亦下不来,迟小小心里难受的很。

当迟小小想家人说了摊位被砸掉时候,赵暮云笑了一声,“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这下,难堪了吧。”

迟小小当时就想上去撕裂赵暮云那张嘴,但是想起秦子修叫她忍一忍便好,无需计较,便活生生地把胸中熊熊燃烧的怒火压下去了。

想到秦子修,迟小小心里更是难过了起来,

秦子修,秦子修,你的未婚妻都找上门来了,她是不是后悔当初没有嫁给你,现在又来和我抢你了?

那你是不是也后悔娶了我呢?

迟小小心里很难过,她如何是白芷的对手,白芷长得天仙似的,而自己则一言难尽。

看来唯一的办法就是死皮赖脸地跟着秦子修了,反正她才是明媒正娶的,就算是白芷秦子修想和白芷好,那白芷也只能做小的。

如此一想,心里便好受了许多。

晚饭过后,迟小小把那几盒还算是完整的口脂放在案上,托腮安安静静地看着。

该怎么样才能赚多一点银子呢?如果不改变策略,每日收入一两银子,到时候肯定是不够还的,冷云又那么霸道可怕,这该如何是好呢。

可是口脂应该怎么卖才能赚到更多的银两呢?

提升价格?那样买的人就会变少,不靠谱。

她百思不得其解。

秦子修看见迟小小一个人呆呆地坐在椅子上,不言不语,直勾勾的看着哪几盒口脂,便以为她还放不下摊子被砸的事儿,便说道,

“这口脂被砸了也就罢了,再多做几盒赚回来就好,你盯着它们看,又不会生出花儿来。”

迟小小抬起头静静地看着秦子修,心里嘀咕道,是不会生出花儿来,可是会长出银两啊,

“我是在想怎么才能卖多一点口脂,多赚一点钱,你看,我今日一共也就挣了一两银子,两个月下来怎么也不够两百两,两个月后就没法儿还钱给冷云。”

秦子修怔了一下,有那么一瞬的晃神,看着迟小小认真地说道,“对不起,小小,如果不是我,你就不会有这么大的压力了。”

迟小小笑了笑,“我们是夫妻,就该患难与共,你说这些倒像是把我当外人了。”况且,能为你做点事儿我心里也很高兴。

秦子修沉默了一会,坐直了身子,看着迟小小的双眸,“小小,你为什么从来都不问那些银子我是拿来做什么了?”

迟小小傻笑了一下,“你不愿说,我便不会问,等你什么时候愿意说了再说,再说,那不都是过去的事儿了吗?还说那个做什么。”

说不想知道是假的,她这样说是不想让秦子修有太大的心理负担,而且她想让他心甘情愿地和她分享,无论是美好的还是伤心的,而不是自己要求他说。

秦子修喃喃道,“是啊,都是过去的事儿了,何苦还放在心上呢,人都应该往前看才对。”便和迟小小一起想办法怎么才能把口脂买多点。

“小小,你这口脂一天能卖多少盒?”

“二十盒吧。”

“二十盒也不少了,要是想在多卖多点似乎……稍微有些难了”

“是啊,所以现在才要想办法怎么才能卖出去多一点。”

两人都托腮想了起来,大眼瞪小眼,气氛一时间便安静了下来。

秦子修开口说道,“娘子,若是口脂卖不了这么多,是不是可以考虑一下卖其他东西呢?”

迟小小突然猛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对啊,不是只有口脂这一条路啊,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啊。

手舞足蹈地跑到秦子修的跟前,“对啊,我们除了买口脂,还能卖面脂啊,说不定还可以卖其他的呢。”

突然高兴地跳上床搂住了秦子修的脖子,用力地亲了一下,“相公,你真的好聪明啊。”

秦子修突然被迟小小搂得紧紧的,不知该作何回应,只得僵硬地挺直了胸膛,任由迟小小抱着,轻轻地把手放在迟小小的后背上抚着。

许久,迟小小才回过神来自己做了什么,立马松开秦子修,脸不禁有些滚烫,***啊***,不禁低下头来,自己竟高兴得有些得意忘形了。

气氛有些尴尬,迟小小手不知道该放哪儿,倒是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秦子修也不说话,迟小小偷偷抬头瞄了一眼秦子修,看到他正怔怔地看着自己发呆,脸不由得更烫了,“那个,我们,还是睡觉吧。”

说完后迟小小想死的心都有了,自己怎么把这句话说得那么暧昧,好像是自己腰和秦子修怎么样似的。

还是解释一下吧,要不然秦子修以为自己想那啥呢,便支支吾吾道,“那个,我的意思是,我们睡觉吧,就是,你睡觉,我也睡觉。”

天啊,真的是要疯了,迟小小头更低了,就快要撞到床板上了。

秦子修低下头伏在迟小小耳边,暧昧地说道,“嗯?娘子,你这是在邀请我吗?”

灼热的气息吹在迟小小的颈上,热热的,暖暖的,痒痒的。

迟小小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真的是要疯掉了,她怕再这样下去自己按捺不住心中的邪恶扑上去,这样的秦子修她是毫无抵抗力的。

便急忙推开秦子修起身,跑到她专属的地铺上,用被子蒙上头。

呼吸不顺畅,心还是彭彭地跳着,脸就像被火烧了一样,秦子修何时变得这般不正经起来了,真是羞死人了,迟小小把被子捂得更紧了,

不过这样的秦子修倒是讨她喜欢得紧呢,哎呀,感觉自己好邪恶啊,哎呀,真的是肥脸都丢尽了。

秦子修看着迟小小这一连串的动作,竟笑出了声,他第一次觉得迟小小原来是那么可爱,貌似自己对迟小小也不再像从前般抗拒,偶尔还会有想让她开心的念头,自己这是怎么了?

说来倒也是怪了,以前的迟小小对自己千般万般好,尚且得不到他半分好脸色,如今的迟小小却突然让他有了不一样的感觉,心里竟有一丝暖暖的,类似幸福的感觉。

突然想起今天白芷来和他说,她父亲已经给她定了一门亲事,她求自己带她走,就算是粗茶淡饭她也愿意。可是我连自己都需要别人照顾,如何能给她幸福?

就算是粗茶淡饭他也未必给得起。

他说要考虑一下,毕竟自己已经有了一个完整的家,她脸上露出失落的表情,临走时说她会等他,秦子修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是好,心里竟有些堵得慌。

迟小小和秦子修两人都各怀心事,一宿下来竟都没有合眼,直至天亮才眯了一会。

天才刚刚亮,迟小小就起床了,预备今日便道集市上去逛逛,看看各家卖的面脂和口脂都有哪些,然后回来和秦子修商量过后再做决定。

如此想着,干家务的手便不自觉地快了起来,帮秦子修和爹娘洗漱完后,喂好了家里的牲畜后,打扫好屋子后,就打算出门。

看到秦子洛手里拿着一株桃花在发呆,便上前去,“子洛,你最近是怎么了?老喜欢发呆?”

秦子洛没有抬头,依旧看着手里的桃花,开口道,“嫂子,你说男子是不是都喜欢艳若桃李的般的女子?”

迟小小觉得有些好笑,秦子洛这问题好生可笑,“可不是么,这天下男子个个都喜欢美丽的女子。”

她以前在青楼的时候,靠这一张妖艳的皮像可是捕获了不少男子的心,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何其之多,不过白轩倒是里面长得最好看的。

只是,他不愿意娶她,所以才有了现在的她,青楼嘛,逢场作戏的地方,谁又知道谁是真心谁是假意。

现在想着倒有些恍如隔世的感觉,都快忘记自己以前的模样了,总感觉那就是一场梦,现在才是抓得住的现实。

“这容貌固然重要,但是我们女人也不能单单依靠容貌来拉住男人的心,那是不能长久的,就像你手中这株桃花一样,总有败的一日,若是花期过了,你又拿什么去笼住男人的魂儿呢?”

秦子洛抬起头望着迟小小,“那,该当如何呢?”

迟小小抬头看着清澈的天,她也不知道,因为没有美貌的她也正在想尽一切办法得到秦子修的喜欢,可是她还没有成功,不是吗。

“子洛,当你遇到那个人的时候,你就会明白了。”

阅读全文
桃花深处有人家

桃花深处有人家

桃花本是花魁牡丹的贴身侍女,用尽了各种手段挤掉牡丹当上花魁,刚被选为桃花馆的花魁还未满两个月,正享受着功成名就带来的喜悦,眼看就要麻雀变凤凰,不料却在逼婚富二代的时候不慎摔下阁楼死了,再次醒来,成了又丑又无脑的肥婆迟小小,真的是气得抓狂,家里有一个帅气的瘸子丈夫,粗鄙的叔叔婶婶、年少的妹妹与年老的父母,叔叔婶婶欺压嫌弃迟小小夫妇,妹妹又和叔叔婶婶抬杠,家里可谓是乱七八糟和一贫如洗。无奈,丈夫是个不中用的,想要生活过得去的话就只能靠她自己了,

都市异能|茶茶

小说详情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