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资讯

《暖婚之靳少的宝贝》大结局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0-11-10 13:32:00分类:总裁豪门

《暖婚之靳少的宝贝》是默菲在网上发布的总裁豪门小说, 默菲的小说暖婚之靳少的宝贝最新章节全文阅读,请随时关注更新最快的小说推荐网站生活阅读网。

对于主角的心里描写的非常细腻,看完暖婚之靳少的宝贝之后真的会感叹世上怎么会有作者(默菲)写出如此惊世骇俗好的好作品来。

暖婚之靳少的宝贝你不该打开的,沈呈呈免费试读

“那难不成,她知道你要买这些铺子,所以先你一步把这些铺子都买了?”

楚桀顺着靳起的意思说道,因为他知道靳起的决定很少有人能反驳,也没人会去反驳,可是沈呈呈她是靳起的新婚太太,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来和靳起对着干呢,这对她来说似乎是一点好处也没有的。

“似乎是一点理由也没有,我实在想不到她这样做的原因。”靳起看了看窗外的大雨,“而且,也没有理由。”

“你说,这会不会只是巧合?你看,男人都会有藏私房钱的习惯,她会不会只是想购置一些私人的资产,以备日后?”楚桀问道。

“其他女人会不会我不知道,不过她,一定不会做这种没有意义的事。”靳起终于点燃了那根香烟,轻轻地吸了一口,淡淡的烟草味道从他唇角涌出,“而且,在城西买商铺,1实在不算什么好投资。”

“那现在你打算怎么办?”楚桀问道。

“买过来,实在不行我给她两倍的价钱。我相信她没有理由拒绝。”靳起胸有成竹的说道。

“我看没这么容易,起码,三倍,而且这不就是你的习惯吗,哈哈。”楚桀笑着看着靳起。

靳起没有说话,端起咖啡杯嘬了一口,果然,他还是更喜欢没有味道的白水。

沈呈呈看着手机屏幕上的短信,露出了一个胜利的笑容,她知道,她快要成功了。

“等我出院了,我们再谈这个好吗?”

她这样简短地回复道,靳起的性格并不是那种绅士,不过她觉得有必要让他等一等。

放下手机,沈呈呈听着窗外的雨声,大病初愈的她还未完全恢复就这样在雨声中沉沉的进入了睡梦中。

在梦中,她梦见一个男人站在远方看着他,但是四周都是白茫茫的浓雾,她想努力走前去看清楚这个男人长什么样子,可是她发现自己怎么也迈不开步子,她感到很着急,可是却无能为力。

这时这个男人开始向她招手,示意她过去。

就在那不远的前面,她很想走前去,可就是没有办法。这时突然起了一阵大风,把浓雾全部吹散了,她被风吹的睁不开眼睛,等到风停了下来时,她发现站在那个位置的男人此时已经不见了。

她发现自己站在一片空地里,而在她的四周,竟然笔直地立着几根水泥柱子!

她走向其中一根水泥柱子,这就是工地上能够见到的,非常普通的用水泥铸造的支撑房屋结构的柱子。

但是沈呈呈走近时,却发现水泥柱上有一个把手,仿佛有人在水泥柱上开了一扇门一样。

她小心翼翼地伸出一只手,打算拉开这个门,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是她就是觉得有什么在驱使她这样做,好像不这样做,自己就会陷入那个没有尽头的深渊中一样。

把手是金属做的,沈呈呈觉得自己的手触碰到把手的一瞬间,好像自己被人浸泡在了冰水中一样,那种感觉是那样的真实,那样的可怕。那种感觉,是死亡一样的冷酷,仿佛来自那个无边的深渊。

水泥柱上的暗门被沈呈呈缓缓地拉开,她发现,水泥柱里面竟然是空的,什么东西也没有。

“你不该打开的,沈呈呈。”

沈呈呈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就在她打算转过身想看看这个人是谁的时候,她的腰上突然感受到了一阵力量,把她狠狠地往前推了一把。

她被推进了那根水泥柱被掏空的空间里面,随后,暗门被人砰地一声关上。

四周一下子变得伸手不见五指,沈呈呈心急如焚地想要转过身推开暗门,却发现自己变得不能动了。

她感到自己快要被四周的黑暗逐渐吞噬了,这种死亡的感觉,竟然没有让她变得慌乱,没有大声呼喊,也没有惊声尖叫。

让沈呈呈感觉到恐惧的不是周围的黑暗,而是那一声熟悉的声音。

那会是谁呢?

暖婚之靳少的宝贝你不该打开的,沈呈呈免费试读

四周是如此黑暗,沈呈呈觉得这黑暗就像液体一样,将自己完全包裹在了里面,她想要喊出来,喉咙却发不出声音,她想要推开这梦境,手脚却不能动弹。

呼吸逐渐变得困难了,隐隐约约中,沈呈呈觉得自己快要不行了。就这样结束了吗?强烈的窒息感夺走了其他的感官,仿佛自己正在坠入那个深渊……

“沈姐姐,你怎么了!快醒醒啊,护士!护士快来啊,病人快不行了!”

沈呈呈虚弱地睁开一点眼睛,看到了神色惊慌的良子,然后便陷入了昏迷中。

……

长江市场是凉州市城北一处批发市场,离这里一个公交车站远的地方是福兴街,现在街边正聚集着一群人们。

这群人有老有少,年轻的有十几岁,老的甚至六七十岁都有,他们自带工具,面前放着各种牌子,有的是“通下水道”,有的是“搬家运货”。

这群人正是这座城市最下层的组成,他们每天在这里,等候雇主们上前挑选,为的只是养家糊口。

而这群人中,有一个60多岁的老汉,手里正拿着一条项链样的东西看着。

“我说老孙,你城西那边的工地咋不去了呢,不是听说一天有两三百的工资吗。”老汉旁边一个约莫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打趣地问道,其实他的真实年龄可能只有三十多岁。

但是干体力活这一行的人,一般都要比那些养尊处优的城里人更容易衰老,在他们眼中可能看上去二三十的小姐们,可能已经早已过了四五十岁的年纪了。

“嗨,别提了,真是倒了血霉了。”老汉把项链急急忙忙地揣进裤兜说,“前几天不是在拆迁那栋旧楼么,谁知道刚把承重墙爆破完,里面滚出了半截水泥柱子,我们过去一看,这一看不得了,那柱子里竟然露出了一截人手!”

“你说瘆不瘆得慌。当时就有人马上报警了,工头还没来得及控制,这边警察马上就到了,立即把现场给封锁了。”老汉干咳了一声,“这不,工钱都还没拿到,那么就停工了。”

“原来是这事啊,我说。“中年男子憨厚地笑了笑,”我听说当时有几个实习的小年轻当时都吓得尿裤子了。对了,那这事后来呢?”

“后来就不知道了,我这几天都没看到新闻里提起过这事,真是奇了怪了。”老汉瞥了瞥嘴,不解道。

“你说,会不会是政府的人把这事给压着呢,那看来死了那人的身份恐怕不简单啊。你说是不是?”中年人压低声音,故作神秘的说道。

“得了吧,还政府的人呢,不就一尸体吗,说不定就是那些天天骑着摩托在街上瞎混的那群年轻人搞的事,那帮生瓜蛋子,为了个女人啥事都干得出来。”

老汉擦了擦脸上的汗。那场雷雨下了几天就停了,紧接着就是好几天的艳阳天,明明是初秋,却热得跟夏天一样。

老孙虽然嘴上这样说,但是眼神不易察觉地转了转,手揣进裤兜里,攥了攥裤兜里的那条项链。

而他却不知道,就在他刚才把项链拿出来放在手里看的时候,对面街上一个陌生男子鹰一般犀利的眼神已经死死地锁定了他,那锋利的目光,让人在这20多度的艳阳天里也不禁打了个寒颤。

“你们两个,还有你,来,这边有活干了。”

这时从街对面走来了一个大腹便便,满脸横肉的中年男子,指着这群人中的几个精壮的中年人说道。

“老板,老板,还差人吗,算我一个,我工钱拿少一点也成。“老孙看到有活可做了,赶紧跟上那几个精壮汉子喊道。

发福的中年男子听到声音转过头,眉毛都拧到一起了,他眯着眼睛,看着老孙问:“你,老大爷你行吗?”

“咋不行,老汉我别的没有,有的是力气。”老孙笑着举起自己粗壮的手臂说道,“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阅读全文
暖婚之靳少的宝贝

暖婚之靳少的宝贝

楚桀说,沈呈呈和靳起是天造地设的一对,都是那样的凉薄,都是那样的善于利用一切能利用的人和物,配套生产,只此一对,绝无仅有!二十九岁的沈呈呈一纸婚书嫁个了三十岁的靳起。她温润,他清冷,她彬彬有礼却拒人千里,他独善其身而不畏世故。从不想白头,因为无从白头,她的生命,每一天都是赚的!从不想留恋,因为无可留恋之人,而她的出现,让每一天都有了留恋的理由!婚姻之于两人不过是利益结合,他要,她在,他需求的,她刚好有,就这么简单!这是他们以为的——然而经验却给了他们另一个答案——靳起说,沈呈呈是他想用一生珍藏翻阅的书,这是他说过最肉麻的话,也是沈呈呈墓志铭上刻着的话。

总裁豪门|默菲

小说详情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