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资讯

一世暖融在线看,一世暖融无弹窗

时间:2023-05-19 10:00:33分类:现代言情

涛图日记第一时间提供《一世暖融》最新章节及全文阅读,一世暖融由人气作家倾情打造。看精品小说,上涛图日记!

一世暖融

推荐指数:8分

《一世暖融》在线看

一世暖融这本书写的很细腻,最后几章最精彩。我个人觉得这本现代言情书在语言功底上真的很赞。可能作者对哲理有一定研究,所以写的东西让人感觉风格很独特,很新鲜。

《一世暖融》近况 在线精彩试看

  “木柴,要不是刚听了你的事情,我当真会以为你们是和乐融融的一家子,听你跟那个小孩说话,那是温柔的能掐出水来。”原来大家都会这么误会的,叶芷薪也只能随大家了,可见眼见着的事情,耳听着的事情也不一定能信的。

  “她呀对那个孩子是真得疼到骨子里了,不过那孩子也真是伶俐讨喜的紧。当年陆晟清和傅潋芸是人人羡煞的一对,相貌家世学识样样登对,他俩的孩子也是不会差的。”沐淼淼端着茶盏,慵懒的倚在藤椅里,淡淡地说着,“那孩子长得粉嫩软糯的,卖萌耍宝样样了得,我看着都眼馋,把个孩子养这么乖巧懂事,木柴这些年也是真用了心的。”

  “那我就好奇了,工作这一年我见着的孩子也多了,可爱讨喜的也有很多,但听个孩子被你这么个夸法,我还真想见见来着。”万鑫鑫在一旁接了话。

  “呵呵,就给你看些照片吧,以后我和陆晟清分了,木木估计也是不能再带着了,你们也没有机会见到了。”叶芷薪心里也是万般舍不得木木的,这孩子是真贴着她的心的,可选择一旦做出,人世就被生生辟成了两半,舍了一种可能的选项,也须得舍了与之命脉相连的另一半人世,这是迫不得已的无奈,也是一种无能为力的妥协。

  万鑫鑫和栾炎接过叶芷薪的手机看了小家伙的照片,“果然是个灵活讨喜的,看这眉眼,目露精光却笑眼弯弯,他很腹黑吧……”这点沐淼淼倒是深有体会。

  “把他照片给我一份吧,以后多看看这个小家伙,说不定以后我的娃也能这么可爱,我就照着这个版本努力了!”栾炎在一边咂巴着嘴羡慕的紧。

  “小家伙鬼精着呢,也挺讨人喜欢的!”叶芷薪言语之间是满满地骄傲,“小家伙自个主意也多,家里都不能给他拿主意呢。”

  沐淼淼笑着应着,临了叶芷薪肯定是会舍不得木木的,与陆晟清的牵扯因着陆晟清的冷淡慢待这么些年也散了大半,断起来不会摧心断骨的,可木木不同,那孩子对叶芷薪是浓浓的信赖和依恋,要割舍估计是要剜去叶芷薪的心头肉了,不过偏是极致的痛孕出极致的美,凤凰涅槃也就是如此了,叶芷薪历过此痛,也会豁达坦然多了,人生幸与不幸有时仅仅就是差了这么点豁达坦然。

  “金子,你最近有新动向吗?”对于四个没有结婚的女人,孩子的话题也就只能闲聊几句了,叶芷薪转了个话题。

  万鑫鑫往一仰,靠在靠背上,虚打了个哈欠,“没动向,我还没学来炎儿的洒脱,也做不来你和阿水的坦然自持,我还在相亲这条路上走着,估计还得有很长一条道要走。”

  “死心不改啊!”沐淼淼是恨铁不成钢。

  “上次听护士提起你导师给你找了个条件不错的,你不考虑吗?”栾炎提起来。

  “这事都传你们外科去了?唉,我这点破事都能给你们添个话题……”万鑫鑫有些懊恼的说着,“那人年纪比我小,刚在**上联系那会,他一个劲的问我周末做些什么,要不要一起做饭之类的,我接受不了两种人,一种是比我小的,一种是黏人的,他刚好两样都占,我就接受无能了。”

  “这些都不是硬伤,有啥好端着的,真是事儿妈,有重大性格缺陷才是个要紧的。你说人家要不想有进一步处的意思,能这么上赶着约你吗,不进一步处能知道合不合适吗?”沐淼淼都替万鑫鑫急,也是30出头的人了,“大家现在都是奔着结婚去的,想要个有滋有味的青涩恋爱,你也过了年纪了吧!”沐淼淼说话是重了些,不过她也是为着万鑫鑫好,她们四个知根知底了,这些话背后的用心万鑫鑫也是懂的,可万鑫鑫就是扭不过弯来。

  叶芷薪也是无奈地摇了摇头,不只是万鑫鑫,她、栾炎和沐淼淼都有些偏执的东西,不同的只是程度罢了,看着别人的偏执觉得可笑,其实自己在被人眼里也同样可笑,有些亲密的朋友在身边就是有这个好处,可以相互提点着,也不至于生些逆反情绪抵触这些善意的提醒。

  “这是个聊不完的话题呀,金子也会自个想明白的,咱们再逼她她一时半会也拐不回来了!”栾炎打了个圆场,“我现在是更没有时间陪她说话了,身边的同事又是公事公办的多,我估计再过段时间她就能对自己下狠手了!”有些事真是不到山穷水尽船覆身死的地步,总会抱着点柳暗花明夙愿得偿的渺茫期许。

  叶芷薪就这么任由自己沉入无可奈何无能为力的暗自神伤中,一时无话,电话恰巧在这时候响了,“木柴,你今天的业务还真多!”万鑫鑫嘟囔着。叶芷薪歉意的笑了笑,低头看了一下,是个陌生号码,叶芷薪犹豫了一下,想着可能是推销什么东西的,但还是接了起来。

  “您好,请问是叶芷薪吗?”温婉中带着点清脆的女声,该是个淑慧却带了点骄矜的女子吧,叶芷薪不善闻声识人,心里也是猜测着对方会是谁。

  “嗯!”叶芷薪礼貌的应了声,她不知对方是谁,也就不知该端着什么样的态度来了。

  “您好,我是傅潋芸!”对方依旧礼貌,只是叶芷薪愣住了,这么多年了,这还是第一次和傅潋芸交流,虽然是隔着电话,叶芷薪还是慌了,如同一个小三面对正房那么局促。即使再聪慧通透,叶芷薪毕竟没有实实在在演过这些戏码,况且她心里还真有几分歉意。

  “您好,傅小姐!”叶芷薪依旧是礼貌的问候了声,声调放软了许多,怎么也是伸手不打笑脸人啊!

  “伯母说您有事外出了,木木在晟清那里,今晚能让木木在陆家大宅这边留宿一晚吗?”傅潋芸询问着,不是理所当然地通知她,而是来商量,还带着点请求的味道,听不出一丝敌意。

  傅潋芸回来后,木木就一直没有去大宅留宿过,听这意思,难道昨晚木木是睡在了陆晟清公司附近的公寓里,没有回大宅?叶芷薪有些讶异了。不过傅潋芸这般客气询问的态度,倒是让叶芷薪更加吃惊了,木木毕竟是她的亲生儿子,她跟自己儿子处一晚难道还要征求一个外人的意见,如果她真想跟木木处,为什么回来那么久了到今天才问呢,真是不明白了,叶芷薪抬手揉了揉眉心。

  “跟木木商量下吧,小家伙自己主意多,他同意了就可以了!”叶芷薪尽量压着自己的语气,不至于落了傅潋芸的疑心,毕竟人家才是生母,可小家伙有自己的主意,他不愿意的事情叶芷薪也没辙,也不好承诺什么。

  “我明白了,谢谢你!”傅潋芸还是温婉友善的语气,礼貌的挂了电话。

  叶芷薪倒有些糊涂了,她明白什么了,是明白她该询问的对象,还是明白叶芷薪的态度呢?想多了还真是伤神,跟着他们那样的人处还真是累啊,但愿只是自己枉做小人度君子之腹了,叶芷薪有些疲累的放下电话,喝了口茶润润喉拢拢紧张的神态。

  一抬头发现她们三个都疑惑的看着她,叶芷薪笑笑,“是傅潋芸,我还是第一次跟她说话呢,在学校那会也只是远远的瞧上了几眼,刚听着也是个知理的人。”

  “哦,没见着一般情敌见面分外眼红的狗血闹剧啊,不愧是高手过招,无招胜有招!”万鑫鑫似有所悟地说着。

  “都是文化人,谁会整街头掐架的戏码啊,是吧,木柴?”栾炎笑谑着,试图活跃下气氛,掐不住该如何安慰时,她也只会这么做了。

  “是这个理,咱可都是被几千年文明包装过的,得对得起老祖宗的培养,哪能失了礼法!”沐淼淼刻意拉细声线,掐着兰花指,扭着小蛮腰,一脸谄媚的看着叶芷薪,“方才听着姐姐说话倒是大方得体,就是失了俗套,妹妹心里讶异,私心里想着若是姐姐点拨下妹妹,妹妹定会感激不尽,对姐姐你也是极好的。”

  “你这个甄嬛体是学岔了吧!”叶芷薪笑着,到底是她们想着法儿来逗自己呢,也是担心自己,想到这层,叶芷薪心里是暖融融的,“她就是问问我今晚木木能不能在她那儿睡,说话是客气有理的,她是木木的亲妈,还要这样子问我,倒是让我有些尴尬了。”

  “她是高手呀,这招叫做以退为进!”万鑫鑫是一脸了然。

  “你怎么看出来的?”栾炎急切地问了,听戏的倒是比演戏的还急着见剧本呢。

  “你想啊,木柴刚才不是说了吗,小孩子昨天就住过去了,她是孩子亲妈,要孩子再住一晚,这个要求本来就不过分,她却特意打个电话放低姿态求着,这明显是做给陆家人看的,让他们觉得是叶芷薪苛待了孩子和他的亲妈,让他们帮着一起逼木柴离开。”万鑫鑫十分笃定的说。

  “果然是泡沫剧看多了,想这些狗血的剧情,要她是这段数的,早该出手了,哪会沉得住气等到现在呀!”沐淼淼彻底不淡定了。

  “泡沫剧虽说高于生活,可也是源于生活的,你不能否定它的现实成分!”万鑫鑫坚持着。

  “其实听她的意思,昨天木木没有在陆家大宅那边睡,而是和陆晟清在公司附近的公寓里睡的,她好像也是才知道我不在S市,木木是跟着陆晟清的,她也不知道我今天是会回去的,所以不应该是金子你说的剧情吧!”叶芷薪也觉得就刚才的对话,她不像是会被黑的可怜炮灰。

  

一世暖融

一世暖融

  若说一世暖融是叶芷薪前半生苛求的所谓幸福,  为了这份幸福,  叶芷薪做了太多的退让,隐忍了太多的情绪,  那么落雨有声,就是叶芷薪后半生率性的写照,  就有那么一个临界点,把叶芷薪逼出了一味压抑隐忍的脾性,  将自己的盈亏摆到了明处,  要同这个浮沉人世做下一番谈判,干净利落的谈判!  新书《落雨有声》,打算会在近日开坑,姒玥同大伙儿再

现代言情

小说详情